返回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听母亲说,我撑过这两个月就没事了。”凝洛看着为她调制蜜水的陆宸说道, “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总归我能忍过去, 你陪着我不吃不喝不睡的又是何苦呢?”

    陆宸端着蜜水走过来, 满是心疼的:“我只恨不能替你难受。”

    “你若能替我难受, 再替我生孩子,就没我什么事了。”凝洛笑了一下, 看起来却苍白虚弱。

    “今日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陆宸将蜜水递给凝洛,坐在床边问道。

    凝洛努力想了一下, 其实她很抗拒想那些吃的东西,因为只是想想都能让她胃里翻腾。可为着陆宸的一片心,她又不得不去想出一样勉强能入口的东西来。

    陆宸看着她,耐心地等她的回答。凝洛喝了一小口蜜水, 感受口中的甜蜜渐渐变成酸涩的感觉, 突然就想到了一样东西。

    那是她上辈子吃过的甜罗酸果, 虽然名字叫甜罗,可那酸果基本上没什么甜味。上辈子也不知是哪个远方亲戚从外地带回来的,杜氏和凝月都不爱吃,便当着林成川的面给了凝洛,说什么是京城中吃不到的好东西。

    那时的凝洛尝了一个, 不知怎么竟吃出些酸之外的甜来,而那点子甜让凝洛喜欢上了那种酸果,她觉得那就像她的人生,虽然酸的厉害, 可到底还有一丝甜在里面。

    后来当那些酸果都吃完,凝洛就再也没吃到过,毕竟产那种酸果的地方太远了,她哪里有资格向家里提什么要求呢?

    如今突然想起那酸果,竟觉满口生津,好像若能吃到便不再犯呕难受了一般。

    陆宸一看她的表情便知她想到了什么,忙欣喜地问道:“想吃什么?”

    凝洛却有些犹豫,那地方也太远了,为了一口吃的跑那么远她总是觉得欠妥似的。

    陆宸看出凝洛的为难,又拉起她的手鼓励道:“只要你想吃的,不管什么我都可以去找,只要你能吃得下,我也就有胃口了。”

    凝洛这才说出那酸果来,谁知陆宸竟在行军途中见过这酸果,一听凝洛想吃那个,立马就派人快马加鞭去取了。

    也不知陆宸派了什么人配了什么马,竟然只用了多半天就将那酸果取了回来,凝洛吃到口中果然觉得舒服了许多,甚至还吃了小半碗清粥,陆宸总算展了展眉头。

    陆夫人几乎每日都带着补品过来,凝洛每每强撑着吃几口却又忍不住吐出来,陆夫人甚至还心疼地抹过眼泪,只道凝洛太受苦了。

    待到听说凝洛吃了酸果能有些胃口,便忙命人去搜罗各种带酸味的水果,一时都堆在了凝洛的房里,让陆宁直感叹进了她的屋子嘴巴里就生出许多口水来。

    “本来我还想着亲手做点什么给你添妆的,”凝洛抱歉地对陆宁说道,“没想到会懒得一动也不想动。”

    陆宁也心疼道:“你哪里是懒,分明是不吃东西身子弱得没有力气了!”

    “再说了,我的事你根本不用操心,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那天花轿来抬了。”陆宁安慰着凝洛,说着自己却红了脸。

    凝洛看着她微笑:“我听说了,魏公子是极好的,相貌堂堂为人正直,对你也很好。”

    陆宁羞着低下头,却顾左右而言他,摸了摸凝洛的小腹:“也不知是个小侄子还是小侄女,让你娘亲受这么多苦,生下来一定要打几巴掌才行!”

    凝洛也不由低头抚摸了一下小腹,因为如今月份还小,她又害喜害的严重,那里似乎比从前还要平些,若是凝洛不是因为虚弱而起不来床,谁会想到那里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呢?

    凝洛突然就想到了未曾谋面的生母,想到当初母亲怀着自己时是不是也这么的受折磨?而那个父亲在那时候应该已经与杜氏勾搭在一起了吧?

    想到那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在最需要陪伴和鼓励的时候,却被父亲忽视着、蒙骗着,凝洛心里的悲伤就止不住地翻滚。

    陆宁看到凝洛落泪吓了一跳,忙向她身上检查着口中问道:“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凝洛忙笑着摆摆手,“我没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哭。”

    陆宁看着又哭又笑的凝洛半信半疑:“没事怎么会想哭?”

    凝洛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她不觉得自己是个爱哭的,可莫名地就很想要掉眼泪。

    “我也不知道,”她拿帕子擦了擦泪,“可能……是因为有孕的缘故?”

    陆宁也不懂了,又见凝洛确实是没事的样子,才再次坐下来疑惑道:“还会这样吗?”

    凝洛努力不再想让她想要落泪的事,又同陆宁谈起她成亲的准备,这才收住了泪。

    正闲聊着,陆宸从朝中回来了,凝洛向窗外看了一眼天光笑道:“怎么回来的这样早?”

    “今日无事。”陆宸简短地答道,大步走到了床边。

    陆宁忙站起来:“那大哥陪着大嫂吧,我回了。”

    陆宸本来从一进屋就看着凝洛,听了这话忙向陆宁道:“没事就过来陪陪你大嫂。”

    陆宁点头:“我有空就会来跟大嫂说话的。”

    说完便向着门口走去:“大哥不必送我。”

    “我在的时候你也尽管来。”陆宸突然看着陆宁的背影说道。

    陆宁身形顿了顿,才一面向外走一面答道:“知道了!”

    只是跨出门去,陆宁也掉下眼泪来,她听出大哥那句话里有不舍的情绪,也听出了弦外之音。她很快就要出嫁了,以后能这样与家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陆宁用手背将脸上的泪拭去,真是的,好端端的流泪,怕是被大嫂给传染了。

    “你也舍不得陆宁吧?”看着陆宸直到陆宁出去很久还盯着门口看,凝洛忍不住出声问道。

    陆宸转过身却嘴硬:“她早该嫁出去了,再留在家里只怕会让老太太和母亲操碎了心呢!”

    凝洛笑了笑,也不去拆穿他,不像她和凝月,陆家的孩子感情都很好,彼此相亲相爱相互挂念着,倒很让她羡慕的。

    “你今天怎么样?”陆宸坐在床边握住凝洛的手关心地问道。

    凝洛轻轻回握住陆宸的手微笑道:“还好,方才陆宁陪着说话都忘了难受的事。”

    “要吃点什么吗?”陆宸接着问道。

    凝洛却皱起眉来,酸果带来的几日胃口好像又没了,凝洛再次吃不下东西了。

    陆宸见状安慰似的拍了拍凝洛的手,笑道:“那我要施展一下我的手艺了!”

    凝洛疑惑地看着陆宸放开她的手,然后帮她揉捏按摩起来,还用手指比量着,像是找穴位似的。

    手法虽有些生疏,可却温热轻柔,渐渐地凝洛竟真的觉得胸口不那么闷了。

    “你何时学的这些?”虽然她一直觉得陆宸无所不能,可连这种缓解的按摩都懂也太厉害了。

    陆宸一边帮凝洛揉按着穴位一面笑道:“觉得还行吗?”

    凝洛不禁连连点头,陆宸这才接着说道:“是跟着宫中的大夫学的,应该会有效的。”

    凝洛心中一阵感动,她蓦地又想到了生母,然后看着对她关怀备至的陆宸又落下泪来。

    陆宸看了也是一惊,忙停下来急切地问道:“可是按疼了你?”

    凝洛流着泪摇了摇头,却伸出双手做出要抱陆宸的姿势,陆宸忙伏过身将凝洛拥在怀中柔声问道:“那是怎么了?”

    凝洛勾着陆宸的脖子靠在陆宸肩上:“就觉得很感动,很想哭一哭,你不用管我,让我痛快哭一下。”

    陆宸早就向宫中的大夫打听过,知道女子有孕时情绪会有各种波动,可能会易怒易悲,所以听凝洛这么说便也稍稍放下了心。

    可他到底不忍凝洛一直流泪,便轻抚着凝洛的背说道:“怎么办?孩子生下来会不会是个爱哭鬼?”

    凝洛本来正感动于自己有陆宸陪着,有他细致体贴的呵护,正放任眼泪流着呢,突然听了陆宸这句不由又笑出声来。

    凝洛在陆宸肩头蹭了蹭眼睛,这才推开陆宸道:“难道我现在如何孩子就会如何?”

    陆宸捧着凝洛的脸用手指帮她擦去余泪:“虽然我能接受现在的你掉眼泪,可却怕你真的伤心,多想想高兴的事,好不好?”

    就这么在全家人的关怀爱护下,凝洛到了孕四个多月的时候,总算好转了起来,不但胃口好了起来,人也能四处走动了。

    只是陆宁成亲那天因为有孕在身的缘故,凝洛并未露面,虽然陆宁说不在意,可老一辈的规矩在那儿,又是陆宁大喜的日子,凝洛还是老老实实地在房中待了半天,直到送亲的陆宸回来才向他打听了一下成亲的场面。

    出尘在豫园的表现出类拔萃,竟然成为被帝王封赏的三位学子之一,一时也是名声大振,人人皆觉其前途不可限量,甚至已有朝中的小官前去结交了。

    出尘考到好名次时,凝洛还没过那种吃不下喝不下的时期,自顾不暇中也就只为出尘感到高兴罢了,如今凝洛觉得一切都好,便派人去请出尘过来做客。

    陆夫人听说了此事便张罗着摆一桌宴席好好款待出尘,甚至连公公也惊动了说也要见见凝洛的弟弟。

    凝洛开始觉得未免有些阵仗太大,可后来想到出尘总是要面对此类的场面,又想到他从前躲在宋姨娘身后的情形,便觉得还是历练一下的好。

    而出尘的表现却出乎了凝洛的预料,让凝洛非常的满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