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夫他哥权倾天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可是钟绯云显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愿意多个妹妹一起服侍陆宣,她迫不及待地朝凝洛下手了, 陆宣在梦里眼睁睁地看着凝洛走投无路跳了河, 又看着被蒙在鼓里的自己劝慰着假惺惺哭泣的钟绯云……

    陆宣的这个梦梦了好久, 从他对凝洛一见钟情, 到杜氏母女帮着他得到了凝洛, 从凝洛认命跟着他, 到他一面哄着凝洛一面准备迎娶钟绯云, 从凝洛死心要跑到钟绯云出手加害……

    一切都无比的真实,陆宣完全相信那些事一件件都发生过,他曾经那么真实地触到过凝洛的脸,又因为她的“想不开”而切切实实的伤心,陆宣想从那个梦里醒来, 又想在梦中回到过去救凝洛一条性命。

    在各种情绪的拉扯之下, 陆宣猛地醒了过来,一时间, 他有些不确定今夕是何夕,不知道是钟绯云和他一起为凝洛伤心的世界, 还是凝洛已成为他大嫂的世界。

    愣怔之间,听闻有丫鬟在廊下窃窃私语, 他忙将她们唤进来询问,丫鬟这才犹豫着回道:“听说大奶奶难产, 已经昏死过去了。”

    陆宣一时犹如五雷轰顶,当下便发狂一般拔足狂奔,丫鬟见他甚至光着脚忙拿了靴子追上前, 却无论如何追不上。

    陆宣心中全是悔意,他不该强占了凝洛又不真心娶她,不该在打算另娶他人的时候还哄骗着凝洛留在他身边,最不该迎娶钟绯云这个毒辣的女人。

    他脑中始终想着梦中的那个画面,凝洛跑到了河边,慌乱地回头看着那群强盗,当时她的眼神中是怎样的凄凉和绝望!

    陆宣一口气跑到凝洛房外,等在院里的陆夫人和钟绯云等人都惊诧地看着陆宣光着脚一路发疯般地从院门跑进来。

    得知凝洛生产消息的陆宁也回来了,见状不由出口问道:“二哥,怎么了?”

    陆宣眼中早已没了他人,几步跑到房门处便要进去。陆宸正守在房门口,一把拉住他向后甩去:“你要做什么?”

    钟绯云都看傻了,陆宣大多时候都是斯文有礼的样子,何曾有过这种红着眼睛发狂的情形?

    陆宣被陆宸甩下台阶几乎摔倒,却又不管不顾地迈上台阶口中喊道:“凝洛!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补偿你!”

    这没头没尾的几句话直喊得众人心里大骇,房内那是大少奶奶在生孩子,二少爷在院子里看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宣已经再次站到了廊下,又向房门靠近的时候被陆宸一把薅住了衣领,陆宸看着貌似神志不清的陆宣,二话不说提拳便朝陆宣的面颊挥了过去。

    这一拳陆宸卯足了劲,要不是另一只手还提着陆宣的衣领,想来陆宣能被他这一拳打飞。

    即便这样,陆宣一时也觉眼冒金星,口中也泛起了血腥味。

    陆宸拎着陆宣的那只手向前一推,陆宣整个人便跌落下了台阶,陆夫人忍不住上前骂道:“这是什么场合你跑来发疯?混账东西!”

    就连其他的家长也都纷纷指着陆宣骂了起来,钟绯云呆立在人群之后,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陆宣喊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宣挨了一拳好像清醒了一些,可被众人围着指责谩骂之下更沮丧了,陆夫人却越骂越气,想到这个小儿子从前的行径,如今又在这时候闹起来,一怒之下便罚他去跪祠堂了。

    陆宣被人拖着往祠堂走的时候,拿着靴子的小丫鬟才追上来,一见这副情形话也不敢多说,忙又拎着靴子跟去祠堂了。

    陆宸在打了那一拳之后便不再理会陆宣的事,凝洛在房中生死未卜,他实在是揪心得很。

    陆夫人将院里的事处理好,本想再劝慰陆宸几句,陆宸却向陆夫人问道:“母亲,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了,会不会出什么事?”

    陆夫人见陆宸一脸心疼和焦急,便放弃了谈陆宣的事,只是劝慰道:“那几个稳婆是城中最有经验口碑最好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陆宸好像根本听不进她的话,转回头又凝神听起房中的动静来。

    陆夫人叹了口气看向院中,却见钟绯云正一脸高深莫测地望着这边,不由心中生厌向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成亲这么久,这个钟绯云都没能拢住陆宣的心,想来成亲前被人看到二人衣冠不整倒在床上的情形也是另有隐情了。

    钟绯云也不明白婆婆为什么瞪自己,难道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方才陆宣的那一出让她更加地嫉恨凝洛,听陆宸说房中没动静,钟绯云正想着凝洛就此没了最好,就见婆婆回头瞪了她一眼。

    钟绯云打了个冷战低下头去,心里却忍不住想象,如果凝洛死了,陆宣说不定还会伤心一阵子,可过去也就好了,她还能有机会跟陆宣好好过日子,说不定婆婆还会把家交给她来管……

    凝洛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一切,也不知道钟绯云打的这样的算盘。当她终于再次恢复了意识时,只觉全身都脱了力,稳婆们正在一旁焦急地呼唤着她。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生母,想她在生自己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的难过,而她会不会像母亲那样,生下了孩子自己却丢了性命。

    “大少奶奶!”稳婆扶起她的头端起参汤喂到嘴边,“您一定要撑住,马上就生下来了!”

    “凝洛!”陆宸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进来,“你怎么样了凝洛?”

    凝洛将参汤喝完,然后躺在床上深吸了一口气,她不会像母亲的,陆宸也完全和她的父亲林成川不一样。她和陆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和陆宸做夫妻还没做够……

    当婴儿的啼哭声响亮地传出来的时候,陆宸再也忍不住地推门而入,陆夫人没来得及阻拦,索性也跟了进去。

    稳婆正将娃娃抱起来,见人们都进了来也顾不上拦着,忙嘱咐道:“快关门,莫让大人孩子着了风!”

    陆宸已扑到了床前:“你怎么样了?”

    稳婆已帮凝洛收拾好搭好了被子,凝洛只觉全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了,连动动手指都不可能,只得看着陆宸勉强扯出一丝笑来:“没事……”

    “恭喜陆夫人!”稳婆抱着孩子给陆夫人看,“是个白胖的大小子!”

    陆夫人喜上眉梢,想伸手去接,又怕伤着那个才出生的嫩白娃娃,便向旁边的小床一指:“快放在那儿让我看看!”

    说完陆夫人又往凝洛床边来,却见凝洛正闭着双眼,陆宸正在床边握着她的手静静待着。

    “凝洛还好吧?”陆夫人凑过去轻声问道。

    陆宸没有抬头,怕母亲看见双眼中蓄满的泪水,只低声道:“太累了,说要看看孩子却睡着了。”

    知子莫若母,陆夫人听出陆宸声音中的异样,却什么都没说只向陆宸肩上拍了两下便转身去看孩子了。

    白嫩嫩的胖娃娃好像格外懂事,不哭不闹地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陆宁在一旁看着压着声音向陆夫人道:“好想抱抱!”

    陆夫人的眼神也舍不得离开那孩子,口中却向陆宁道:“你哪里会抱孩子!”

    因为这个孩子陆家上下都很高兴,连下人们走路都轻快了起来,因为夫人说了,这个月大家的月钱都可以领两份呢!

    待到凝洛醒过来时,房中已安静了下来,她睁开眼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想要去摸摸腹部却发现手被人握住了。

    陆宸本来握着凝洛的手在床边陪着,许是在凝洛生产之时太过紧张了,一放松下来不觉竟睡着了。

    凝洛不忍吵醒他便保持着那只手的姿势不变,又听房中有竜竜窣窣的动静,循声望去却见乳母正在小床便帮孩子换尿布。

    乳母也是一早就请好了的,已经与凝洛相处了一阵子,回头见凝洛醒了便笑着轻声问道:“要不要吃些东西?”

    凝洛几乎不出声只用口型向乳母道:“让我看看孩子。”

    乳母忙点点头,小心翼翼地俯身抱起孩子给凝洛送过来,凝洛指了指床内侧,乳母便会心地将孩子轻轻地放在了凝洛身旁。

    凝洛转过头看着儿子,一点也不像别人说的刚出生的孩子会皱皱巴巴,小脸蛋肉嘟嘟的,看起来又嫩又软,直叫人想亲一口。一头乌发也比凝洛见过的要浓密许多,更显得娃娃白嫩清秀。

    许是感觉到了身旁的母亲,娃娃竟干打雷不下雨地哭了起来。陆宸一惊醒了过来,凝洛忙腾出手去拍打着孩子哄他。

    “怎么了?”陆宸站起身向孩子望去。

    乳母也走了过来:“刚换过尿布,方才也吃过了,要不我再喂喂?”

    凝洛舍不得让人把娃娃抱开,强撑着身子要起来:“我先抱抱他吧!”

    陆宸忙扶住她:“我来吧!”

    “我也想抱?”凝洛委屈巴巴地看着陆宸。

    最后的结果就是娃娃躺在凝洛的怀里,凝洛靠在陆宸的怀里,乳母见那一家三口温馨的样子低头笑着退了出去。

    陆宸揽着凝洛,看着凝洛怀里的胖娃娃却对凝洛有着无限的怜惜,七八斤的孩子由那么娇小的凝洛生下来,还不知吃了多少苦。

    “让你受苦了!”陆宸在身后吻着凝洛的头发。

    凝洛却顾不上他,娃娃到了她怀里就不哭了,她想要摸摸娃娃的小手,娃娃却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指,她心里满是感动,看着这个让她吃尽苦头的孩子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