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炮灰不要面子的?(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恐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赵旭冲了身上的血迹,又换了衣裳,确认了自己身上没什么不妥了,这才去找梁玥。

    日头已经偏高了些,梁玥的作息一直十分规律,赵旭估摸着,他这会儿过去,应当正碰上梁玥用早膳。

    想着又不由皱了皱眉:为防万一,昨夜宅子里的人都被暂时拘在一间屋里看管了起来,厨子也在其中——没人准备早膳,把人饿着了怎么办?

    想着,赵旭脚步不由加快了许多。

    赵旭昨夜虽走得匆忙,但还是安排了卫兵守着院门,这会儿人手本就不够用,也谈不上什么轮班,那几个卫兵当真是守了一整夜。

    不过看他们的模样,却看不出来丝毫彻夜未眠的迹象来,容光焕发、行礼问好的声音,一个赛一个响亮。

    “辛苦了,去歇着罢。”赵旭冲几人点点头,这么道了一句,就要往里走,孰料有个愣头青竟直接接话道:“不用歇,就是再守上几天也行。”

    赵旭脚步一顿,眯眼去看,那愣头青早被人七手八脚地捂住了嘴,有人干笑着打哈哈,“将军你也知道这宋愣子是个傻的,您别往心里去啊……将军有事儿,弟兄们自当替将军保护夫人……如今将军回来了,属下……属下就不打搅您同夫人共叙别情……属下告退!”

    他说着话,手上拉着同僚往后退。

    “等等。”赵旭一扬声叫住了他,往那暂押人的屋指了指,“去,放个厨子出来。”

    “属下遵命!”那人被赵旭叫住,顿时浑身一僵,却没料到竟是这么个吩咐,忙不迭地点头应了下,脚底生风地跑了。

    赵旭笑了一声,也不管身后这些人如何,转身就往里走去。

    伸手推开院门,赵旭心底不由生出些感慨来,难得见一次媳妇不用翻墙、也不用翻窗。

    不过他那点微妙的心情很快就散了个干净……

    昨夜厮杀刚过,还未及打扫,赵旭的卫兵到底还没有傻到把尸体留在院中,只是那随处可见的刀痕和血迹却仍旧触目。

    当然最为显眼的还是那一道血痕,从房内蜿蜒而出,一直延续到院门口。

    赵旭不知道梁玥晨起时看见这场景会作何想,她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害怕他……

    脑中一会儿是她垂泪的面容、一会儿是她惊惧看向他的模样,两相交错,赵旭神色肉眼可见地焦躁了起来。

    他大步往里走去,越往里走,心底越凉,最后,脚步停在了那昨夜被他踹开的门前。

    只阖了半扇的门扉失了遮挡作用,赵旭一眼过去,就将里面的情景扫了大半。

    房内无人走动,她尚静静地躺在了床上。

    赵旭蓦地松了口气,昨夜睡得那般晚,她今晨起得迟些也尚在预料。

    招呼了人把院子打扫了,赵旭则坐到了床畔,静静地盯着她看。梁玥的睡姿向来规矩,双手交叠放在身前,整夜都不会有什么动作。

    她这会儿阖着眼睛,虽然依旧是世间难寻的美貌,但总比那含着情意的眸子看过来时要来得和缓多了。

    赵旭盯着她看了许久,忍不住倾身往前,在她唇上落了一吻。

    只是未待深入,那滚烫的温度,却让他骤然抬起身来,手掌落在她的额上,赵旭脸色一沉,扬声道:“去找医师来!”

    院中打扫的人高声应是,脚步匆忙的走了,赵旭抓着她的手握了片刻,也忙去院中的井旁打了一盆凉水,拧湿了帕子,贴在她的额头上。

    想起她去岁冬日的那场风寒,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光彩都少了几分……虽说美人病弱也别有风姿,赵旭可一点都不喜欢她那模样,看得人心都揪了起来。

    帕子一块一块的换,不多时,门外就传来了动静,是方才出去的人带了医师回了来。

    那花白胡子的老大夫,一进来就对上赵旭那泛着寒气儿的脸,腿一哆嗦,就那么跪下了,“老朽……”

    他刚吐了两个字,连自己来历都没说,就被赵旭拎着后领子,拎到了床边。

    那老大夫还没从赵旭那一张凶脸中缓过神来,就对上床上那张美人面,一时又是愣了神儿。

    赵旭咬了咬牙,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看病!”

    那老大夫才慌忙回神,抖着手按在梁玥的手腕上,抖了许久才按实了。

    这会儿闺秀诊脉,多是隔了一层纱帐伸出手腕来,手搭上去还得隔着一层帕子。

    赵家也有女孩,不过都是非郭夫人所出的庶女,跟这几个兄弟都不甚亲近,但赵旭也见过这场景。

    就私心来讲,赵旭巴不得这么诊脉,他恨不得就把媳妇藏得这世上只他一个人能见,不过他这想法,年前被梁家的那位贺大夫好一顿奚落,“望闻问切!你个混小子以为大夫是神仙不成?!还隔着帘子、挡着帕子?!我呸!就切个脉,还是不准的脉,老子指着什么配药?!不爱看滚蛋!少来这边碍眼!”

    想起那个小老头子的呵斥,赵旭登时脸色就更冷了,诊脉的那老大夫可没贺大夫那不动如山的功夫,被赵旭看得冷汗都下来了,好容易对脉象有些数了,打算看看面色,就看见床上那姑娘脖颈上的一圈儿掐痕。

    ——造孽啊、造孽……

    老大夫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什么没见过……大凡这等长得周正些的姑娘,一遇到战乱,最先遭殃……

    而现今躺着的这姑娘,这么俊的模样,他活了这大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瞧。

    再看看这脖颈上的掐痕,还有什么不知道呢?无声地叹了口气,倒是希望这姑娘想得开些——这条命啊,才是最紧要的,其它甭管贞洁还是什么,都不打紧儿的。

    老大夫长吁短叹地开了个方子,料想那床边那凶神不会有心思听他的长篇大论,倒是只简单地交代了几句,“约莫是受了凉,就照这个方子,吃几剂药……要是过了五日还不见好,到时再换方子。”

    “吃食清淡为主,这几日也别贪凉见风的……”

    那大夫交代了几句注意的,瞧见赵旭没露出什么什么不耐烦地神色,胆子倒也稍大了些,瞧了一眼那躺着的姑娘,又道:“这病中切不可行房事,一则易伤根本,再者也易过病气。”

    赵旭看了那老大夫一眼,对那点小心思明白得很。但到底懒得解释什么,只把方子给了一旁伺候的人,要他去抓药配药。

    那老大夫忧心忡忡地走了,剩下的人也抓药的抓药、收拾的收拾,不敢在赵旭跟前多留。

    等人都走了干净,赵旭才“啧”了一声,伸指戳了戳梁玥的脸,有颇不忿地捏了一下,“老子像是那种人吗?碰见个人,就心疼你。”

    他自觉克制了力道,却依旧留了个红印上头,正待给她揉揉那印子,却见那长睫颤了颤,缓缓地睁了开。

    她刚刚醒,眼神还不太清明,对着赵旭眨了好几下眼,似乎才辨认出眼前这人。然后,轻抿了抿唇,低道:“疼~”

    她声音因为高热缺水有些哑,这会儿拉长了语调叫人,只让人觉得一股麻痒从脚底窜了起来,赵旭肉眼见地哆嗦了一下。

    梁玥倒没注意他的神情,只觉得身上一阵阵地泛着冷,脑子晕乎乎的、思考都有些费劲。

    赵旭的手还落在她的脸上,梁玥下意识地偏了偏头,在他掌心落下了一吻。

    赵旭烫到一般收了手,梁玥茫然地看向他,却见他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下一刻就生吞了她的表情,“等你病好了!”

    扔下了这一句,他竟转身就走了,梁玥立马伸手去拉他,她身上没力气,动作也格外地慢,手只轻轻和赵旭手背擦过,赵旭的人就走出去了。

    不过那比正常要高出许多的温度碰在手上,到底还是有点感觉,赵旭脚步一顿,转回头去,就见床上那人眼中闪着水光,泪盈盈地看着他,“别走。”

    ——别走……

    这两个字在赵旭脑子里来来回回跑了百十来遍,赵旭才把吸进去的那口气轻轻吐了出来。

    因单宁而起的那点不安被她这两个字安抚了干净,又生出些别的火热来。他几步迈了回去,人又坐到了床畔,攥住了她的手,犹嫌不足,索性脱了靴子上了床,直接隔着被子把人拢在了怀里。

    梁玥的思绪还有些迟钝,拧着眉头想了许久,又道:“红翡呢?”

    赵旭哪知道她把自个儿丫头安置在哪儿啊?况且,这会儿人在他怀里还想别人,他也不大高兴,冷哼了一声没有答,但到底因为方才那句“别走”心情甚好,这点不快也没在心上停留多久。

    不过,说曹操曹操到,几乎是梁玥话音刚落,门口便有了动静,梁玥听出了那是红翡的声音,挣了挣,却被拥得更紧,她不由开口道:“你放开。”

    赵旭撇了撇嘴,方才还不让人走呢,这会儿又让人放手了。

    到底心情不错,也顾念这她正病着,赵旭也不同她争执,顺着她的意思松了手。

    两人折腾的功夫,红翡已经疾步进了来,推开那一半的门,就看见里面的情形,登时脸色一红,疾步就要往外退……门口守的人是傻的吗?知道姑娘和姑爷在办那事儿,也不拦着她?!

    可她没退出去,就被赵旭给叫了住,“去,给你家姑娘接杯水来。”

    他方才正准备去给人倒点水,却被叫了住,瞧着怀里的人唇都干得有些起皮了,要是红翡不过来,他都打算来点别的法子给她润润唇了。

    梁玥可不知正抱着自个儿的人脑子里正转着些什么乌七八糟的念头,这一番折腾,也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推了推赵旭,低声问:“城里现在……怎样了?”

    赵旭:……

    他鼻腔里出了口气,语气颇不好道:“红翡?城里?……你不先问问,你男人有事儿没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