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炮灰不要面子的?(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章 别害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梁玥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几日的功夫,就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仍是懒懒的、没什么力气,时不时地咳嗽一声。

    看着她精神头好些了,红翡倒不拦着她看书了,但也只是些闲书。

    不过,看个书也不得安宁,一只手臂环到腰间,手掌扣住了腰侧,一下轻一下重地按着,只扰得人看不进去一个字。

    梁玥咬着唇不理人,头顶上却传来一声低低的笑,那人竟得寸进尺地把她手里的竹简抽了去。

    梁玥忍不住抬头瞪他,赵旭笑凑过来,“看那些劳什子竹简做什么?它们有老子好看?”

    那脸凑得如此近,梁玥不由晃了晃神儿,又让赵旭趁机偷了个香。

    她有点恼,一时没多想,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又撑身亲了回去。

    赵旭显然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待遇,怔愣了一瞬,手上却反应迅速地搂住了人,不让她走了。

    被亲的晕乎乎的梁玥:……果然,恋爱使人智熄!

    ……

    最后,两人呼吸不稳地滚在了地上,赵旭抱着人平复了许久,才低道:“我六日后走。”

    梁玥……倒不觉得意外,侯家勾结青州派系,又有私通东南卫家之嫌,如今东南的守将偏偏还是侯家人,赵卓怕是早就急疯了。

    而现如今,军中有足够威望接替东南统领、又得赵卓信任的,怕是只有赵旭一人了。

    难得见面几日,又要分离,梁玥心底生出些淡淡的不舍来,但到底知道局势如此,也不再强求。

    赵旭看她脸上表情淡淡,没因为她方才那话有丝毫变动,把人往上一捞,就着脖颈上啃了一口。

    ……没咬破皮,但仍有些疼。

    梁玥:!!

    又咬人!

    她都数不清这是这些日子第几回被他咬了,从那日起,赵旭似乎格外热衷在她身上留下各种记号……大的小的、深的浅的……

    托他的“福”,梁玥再不必担心自己病中着凉了。那斑斑驳驳的印记,迫得她大夏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连稍轻薄些的料子都穿不得。

    赵旭能在临水再留六天,梁玥本打算送走他后再回东平。

    她来这儿,本是为了查清那办学粮款失窃一事。先前因为对胭脂的怀疑,到是阴错阳差地找出了真相,事情既了,她也该回去了。

    可她计划得倒好,万想不到赵旭不按常理来,明明再过六天就走了,这会儿合该在临水收拾行装……再不济,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也行,他竟然、竟然要回东平!

    梁玥大清早地被拉起来上了马车,她还以为赵旭是心血来潮,想去郊游。结果,一路马不停蹄、一直往西走了大半日——这哪儿是郊游啊?分明是赶路!

    赵旭看着那掀开的车帘,也骑着马凑了过去,保持着和马车相同的速度,跟在旁边。

    这么慢的速度,显然委屈了他胯.下的那匹良驹了,走不过几步,就尥一下蹶子。

    不过,赵旭的心思可不在马上,他瞧着梁玥的表情,笑道:“不高兴了?”

    看见梁玥立即警惕起来的模样,他又忍不住闷笑出声,一手拉着缰绳,一手从车窗那伸向她,“车里没意思,我带你骑马?”

    他说的虽是问句,但动作却没有询问的意思,直接拉住了梁玥的手腕,人也往里倾身,看着就要把她从车窗那儿抱出来。

    梁玥看他身下那马都快扬蹄子了,也不敢和他纠缠,反手握住他的手臂,低声道:“我自己出去。”

    赵旭从善如流地松了手,梁玥这才从车门那儿走出去。只是她人方出了车厢,腰间就环上了一只手臂,脚下一阵失重感穿来,等再稳了下来,人已经在马背上了。

    就这么把人抱了下来,赵旭似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当即大笑了起来,那笑声引得他的胸膛都微微震颤。梁玥就这么贴着,心底那点又惊又恼的情绪也缓缓散去,脸上不由也跟着露了个笑。

    下意识抵在他胸前的手臂也放松了下来,缓缓地从他的身侧环过,虚虚地抱住他。

    她尚未抱稳,赵旭倏一拍马臀,那马骤然提速,梁玥原本虚环的手臂一紧,整个人都贴到了赵旭身上。

    刚露出的那点笑转瞬又隐没了下去,梁玥咬牙:她敢打包票,赵旭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实在是气不过,梁玥伸手就近在他腰侧狠狠拧了一下。她出气的意思居多,倒是使了十分的力气。赵旭整个上身都是一绷,闷哼了一声。

    梁玥以为是自己拧得重了,反倒是心疼了。但要是她出言哄他,赵旭定然是得寸进尺,下一次还不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儿呢。

    两厢纠结,梁玥的手不自觉地在他腰侧磨着,缓缓的、一下又一下,好似在安抚。

    赵旭身体紧绷到都有些颤抖了,执缰的手背上青筋绷起,深深吸气呼气好几次才稍平静下来。他咬着牙、抖着手,又把人往近处搂了搂……

    这下到轮到梁玥僵了,她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赵旭,脸色涨红,“你、你”了半天,都最后才憋出了两个字,“下!流!”

    这两个字落后,赵旭呼吸又是一滞。

    梁玥、梁玥……不敢说话了……

    这么一动不动地僵着其实并不好受,不过一会儿,她身子就有点抖了。

    两人紧贴着,赵旭自然就发现了这一点,他哼笑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背,声音又沉又哑,引得耳朵酥酥麻麻的,“怕什么?……我又不会在这儿吃了你。”

    梁玥咬着下唇看他——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赵旭尤甚。

    染着霞色的面容仰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似染着盈盈水光,赵旭知道,只要亲得重些,这些水光就会化作泪珠落下来,那是比闻名天下的凌云阁还美的景色……

    他牙齿轻轻地磨了磨,因为兴奋都能察觉倒其中的颤抖:不吃,那尝尝味儿……总行罢?这回可是她先撩拨的。

    跟着他们的护卫早就被赵旭甩到了身后,也不知是追不上还是不想追,总之这会儿周围都是密林,除了他们二人再无其他。

    梁玥抬头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脑子里又不知道想着什么废料,刚想要说什么,赵旭却突然狠狠地一拉缰绳,马蹄高高地仰起,梁玥只觉得有一瞬,自己都和地面成了水平。

    那马似乎跃过了什么,梁玥不及看,后脑勺就被赵旭一按,埋首到他的胸前,头顶想起一声低低的,“别看。”

    听到草丛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梁玥倒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兖州郊野盗匪横行,赵兴在时,都为此头疼不已,他们二人怕是正撞上了。

    想着,又不由失笑,这么些年过去了,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遇见劫道土匪就慌得没主意的小姑娘了……

    不过,赵旭这难得的体贴还是让梁玥心底一暖,轻轻地点了点头,环住了他的腰身,就这么贴在他的胸前闭了眼。

    梁玥没有那等听声辨位的功夫,也分不出那群匪徒有几人,那就那动静来开看,显然来人不少。而赵旭只有一人,怀里还护着她一个累赘,怎么看自己这方才是该担心的。

    但不知怎么的,梁玥就是十分放心,心底笃定了赵旭能护住她,竟连点紧张感都生不出来。

    那边一阵粗嘎的笑声,“……瞧瞧,咱今儿竟抓着一对野鸳鸯……小娘皮不在家里……”

    那人话没说完,梁玥就觉得颠了几颠,然后就一声让人牙酸的闷响,之后寂静了一瞬……

    风吹得草丛沙沙作响,夹杂着有人咽口水的声音。

    梁玥本以为这群劫道的应当就这么走了,却听见赵旭在她头顶上轻“呵”了一声。

    她虽看不到赵旭此时表情,但也能脑补出来那是怎么个嘲讽的模样。

    果然,他这笑声刚落,原本生出些退意的劫匪脸上又露出些凶狠。

    “艹他奶奶的!这孙子就一个人,怕个屁!”

    “杀了他,那娘们儿就是咱们的了!”

    “弟兄们,上!”

    ……

    不知是谁起头,那群人又冲了上来,但又是一声连一声的闷响,从喊打喊杀变成颤抖求饶,也就是几息的功夫。

    等到周遭又恢复了寂静,赵旭的另只手甚至还按在梁玥的脑后。

    因为梁玥在怀中,他甚至都没杀人,从头到尾都是用刀鞘把人敲晕……他环视了一圈儿地上四仰八叉躺的一群人,皱了皱眉,又抽了一下马臀,准备离开。

    战后的死人堆里,都得防着有没死透彻的偷袭,何况这一群只是晕过去的大活人。

    ——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那马蹄没走出去几步,赵旭就感觉身后一阵劲风,他脸色都没动丝毫,抱着梁玥往右一歪,一支□□就擦着他的手臂飞过去。然后,几乎是全然下意识地,将腰间的刀往后一扔,刀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轨迹,转眼间,偷袭的那人已经身首分离。

    赵旭这才猛地回神,想到自己刚才的作为,他竟一时不敢去看怀中人的表情,低声喝了一声“驾”,只顾驱马往前奔去。

    四周的景物飞速的后退,颊侧的碎发打在脸上,有点刺刺的疼,梁玥不由将脸贴到了赵旭胸前。

    就这么极速地跑了许久,赵旭才突然一勒马,一声长“吁”过后,那马缓缓减速,最终停在一道浅浅的溪流旁。

    赵旭重重地喘息了几下,终于低头看向梁玥。他伸手按住了梁玥的肩膀,两人距离拉开了一段,梁玥的后背几乎贴上马脖子上的鬃毛。

    梁玥看着他这般严肃的表情,也不由正色。

    赵旭深深地看着向她,嘴唇开合几下,才终于出了声,“……别害怕……”

    别害怕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