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之女配不逆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7章 江暖,我们断绝母女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小来,你帮我给徐瑾瑜施压好不好?”

    “我不能看着我妈胡作非为。”

    “我爸,就像失去了活下去的生气一样,每天像个行尸走肉。”

    “这件事情,我必须插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家散了。”

    六月,事态发展,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林逾静以前和徐瑾瑜见面,还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发现。

    现在,她的胆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无所顾忌。

    她和徐瑾瑜手挽手的出现在情侣酒店,被娱记报社拍到了高清照片。

    然后对方把照片寄给了江远帆。

    江远帆当晚就气得呕了血,林逾静却沉默着,不承认,不否认,也不解释。

    江暖再也受不了了。

    这件事情,总要有个结果,这么拖下去,对江远帆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小暖,你打算怎么做?”

    “徐瑾瑜对我,虽有亲近,但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很迷,所以对他并不热情。”

    “我会尽力劝阻他,余下的,我大概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小暖,因为他的介入,让江叔和林姨闹成现在这样,我心里很愧疚很难受,对不起。”

    无论徐来是怎样看待徐瑾瑜的,源于血脉的父子关系,终究改变不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把不属于你的罪责担在自己身上。”

    江暖忍不住嗔了徐来一句,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遇到这种事情,他们两个才是最尴尬的。

    她是林逾静和江远帆的女儿。

    而徐来,是第三者徐瑾瑜的儿子。

    他们两个又是互许终身的热恋情侣……

    只希望父母之间的邪火,不要烧到她们身上。

    “为今之计,我只能请外公出山了。”

    “这件事情如果不追根究底的话,错的一方是我妈妈。”

    “我希望可以借助外公,给妈妈施压,她能收心回归家庭,最好不过。”

    “若是不能,总归要有个结局。”

    *****

    林奇瑞到了以后,江暖就带着老外公去找林逾静。

    大概是江远帆无所作为,所以林逾静彻底的放飞自我

    她竟然搬出江家别墅,堂而皇之的和徐瑾瑜同居。

    两人的爱巢,买在离江家别墅不远的一个富人别墅区。

    一栋欧美复式别墅,据说买房的钱,还是林逾静自己出的。

    一开始,江暖想着大家有话好说,所以她礼貌敲门,可别墅里却无人作答。

    江暖用无人机侦察过,里头明明有人。

    “你妈这个混账东西!小暖你走开,让老头子来!”

    一定程度而言,江暖的火爆脾气,其实传承于林奇瑞。

    只见老外公气得面红脖子粗,飞起一脚,那紧闭的别墅大门就轰然倒地。

    别墅大厅里,林逾静惊慌失措的脸,和徐瑾瑜的镇定自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爸?你怎么来了?”

    林逾静是真的慌了,见林奇瑞阔步走来,她只哆嗦着说了一句话,眼泪就飙出来了。

    冷眼瞥了林逾静一眼,林奇瑞脚步一拐,人突然冲到徐瑾瑜面前。

    老外公抡起拳头,对着徐瑾瑜就是一顿胖揍!

    别墅里配备的佣人保镖,倒是想过去拉架,只是江暖带来的保镖太过强悍,不费吹灰之力,就压制了所有人。

    徐瑾瑜孤立无援,只有林逾静尖叫痛哭着,不断哀求林奇瑞住手。

    “爸爸!我求你!你住手好不好?”

    “都是我的错,您要打要骂冲着我来就是了!爸!!”

    林逾静从小备受娇宠,她何曾见过林奇瑞气怒成这副模样?简直和疯了没什么区别。

    就连她跪在地上不断哀求,也没能阻止林奇瑞施暴。

    她慌忙的搜寻着,企图找一个可以帮助她的人。

    直到冷眼旁观的江暖,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这个先前还柔弱可怜的女人,像是受了某种刺激一般。

    她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冲向江暖,江暖刚要说话,林逾静的掌掴就紧随而至。

    “啪”一声脆响!

    在嘈杂的大厅里明明微不足道。

    可林奇瑞偏偏就听到了。

    “江暖!是你!是你把我父亲叫来的是不是?”

    “你这个贱人!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是不是?!”

    “你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

    “你为什么不能帮帮我?你眼里为什么看得到江远帆?!”

    女人歇斯底里的质问着,似乎觉得还不解气。

    在江暖捂着脸愣愣的看着她时,她又抬手,一巴掌扇到了江暖脸上。

    “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江暖,从今天起,我们断绝母女关系,我就你从一开始就是死的……”

    林逾静几乎是怒吼着说出这番话。

    她脸上泪水不断,可是她看向江暖的眼神,却冰冷仇视。

    仿佛她们不是母女,而是生死敌人。

    江暖一直以为,她作为一个半路穿来的灵魂。

    她根本就不在乎林逾静这个娇弱又矫情的所谓母亲。

    所以,她以为她可以平静的面对林逾静。

    因为她不在乎,她不喜欢她,对她这个当妈的没有一丁点的濡慕之情。

    可是,为什么此时此刻……

    在听到林逾静,用决绝的声音当众宣布。

    她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的时候……

    她的心,会那么痛?痛到她喘不过气来?!

    江暖捂着锥心般疼痛难忍的胸口,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林逾静脚下。

    她虚弱的喘息着,一双眼睛微微泛红。

    “妈,回家吧。”

    “爸爸很想你。”

    江暖对林逾静伸出了手,林逾静却看都不看一眼,只扭身跑向徐瑾瑜。

    “小暖你怎么样?”

    “你别听你妈乱说!”

    “母女关系不是她说断就断的!”

    江暖突然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让林奇瑞吓飞了魂。

    老人对徐瑾瑜时凶神恶煞,对林逾静时不假于色。

    可面对江暖时,却小心翼翼。

    他满脸担忧的扶起江暖,见江暖对他摆手示意没事儿后。

    林奇瑞的满腔怒火,就通通冲向了林逾静。

    “混账东西!”

    老人不由分说,一巴掌就挥到了林逾静脸上,把林逾静直接扇到在地上。

    林逾静捂着脸,心里又痛又急、

    她倚靠在徐瑾瑜怀里,露出了惊愕痛苦的表情。

    “爸!连你也不愿意成全我吗?”

    “我有什么错?我做错了什么?!”

    “我只是追求我的幸福,你们一个两个的,凭什么打着为我好的旗号,逼迫我接受我不喜欢的人?”

    林逾静彻底的疯了。

    哪怕站在面前的人,是她最敬重敬爱的父亲。

    她依旧不管不顾的尖叫着,反驳着,指责着。

    仿佛所有人都欠了她。

    “静静……”

    “徐瑾瑜不是好人。”

    “当年,我们所有人都骗了你。”

    “为了不刺激你,江远帆要我们保守秘密。”

    “你一直恨江远帆,恨他算计你弟弟,逼着我把你嫁给他。”

    “其实,不是这样的。”

    “他没算计你弟弟,和放高利贷的人相互勾结的人,是徐瑾瑜!”

    “在你喝水的杯子里下药,把你送到那些黑社会床上抵债的人,也是徐瑾瑜!”

    “江远帆是对你对我们死缠烂打,可是他没害过你啊!”

    “是他救了你,救了你弟弟。”

    “你若是不信,我们可以找当初和徐瑾瑜勾结的人,来当面对质。”

    “静静,这么多年,你恨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回头吧,远帆在等着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