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之女配不逆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8章 彻底沦为没人要的小白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林逾静愣愣的靠在徐瑾瑜怀里。

    她呵呵笑着,越笑越大声,眼泪也越流越多。

    江暖和林奇瑞都忍不住紧盯着她,心悬到了嗓子眼儿。

    他们都在期望林逾静知道真相后,能幡然醒悟,然后回头。

    “妈……”

    江暖甚至忍不住轻唤了一声,连心口抽痛都给忘了。

    徐瑾瑜顶着一脸淤青,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即便他当年做的那些混账事情,被林奇瑞揭穿,脸上也不见丝毫慌乱。

    江暖注意到了这点,所以她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不安感笼罩全身,压抑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静静,回来吧。”

    “江远帆很爱你!”

    “无论你做了什么,他都会包容你。”

    “这么多年了,他对你如何,你心里明白。”

    眼见林逾静从徐瑾瑜怀里离开,缓缓站起身子,林奇瑞眼睛一亮,忍不住放柔声音低声劝道。

    可江暖看的很明白。

    林逾静主意已定,再难回头!

    “他爱我?是啊,江远帆是很爱我……”

    “他是很适合我,可是爸爸。”

    “你们都忘了吗?”

    “我不爱他啊!我爱的,自始至终都是瑾瑜!”

    “你们说他爱我,说要我珍惜!可是有谁想过我的感受?有谁问过我愿不愿意?!”

    “我不爱他呀!他毁了我的生活,霸占了我二十几年……”

    “我好不容易才和瑾瑜重逢,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再续前缘……”

    “爸爸,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爱瑾瑜啊!我知道他不是个好人,可是我爱他呀!!”

    “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好好做人好好爱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就那么难?!”

    女人不解哀求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她的痛苦,她的无助,她这些年来强忍的憋屈,在这一刻通通得到了释放。

    林奇瑞抖着嘴皮子,他定定的看着哭倒在徐瑾瑜怀里的林逾静。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啊,所有人都认为……

    江远帆深爱林逾静,所以,林逾静理应珍惜江远帆,理应放下心里的执念,和江远帆好好过日子。

    可是,这些都只是他们以为,并不是林逾静内心所求。

    错了。

    他们都错了。

    错的很离谱!

    江暖知道,无论她做什么,叫来什么样的人。

    都回天乏术了。

    林逾静再也不会回到江远帆身边了。

    可是,爸爸……

    爸爸该怎么办?

    那个男人,穷尽一生,只一心一意的爱着林逾静。

    失去了挚爱,他要怎么办?

    ……

    “静静。”

    “那些话,都是你的真心话对吗?”

    “和我生活了二十多年,你就这么难受煎熬吗?”

    “你难道,真的对我没有半点感情,哪怕是感激之情也好哇!”

    江远帆的出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他瘦骨嶙峋,原本合身的定制西服穿在他的身上,已经松松垮垮的没眼看。

    他头发凌乱,胡子拉渣,憔悴的不成样子,就像一个落魄的流浪汉。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沦为了林逾静和江远帆的背景板。

    这两人两两凝望时,一个情深,一个却冷笑连连。

    “对,你说对了!”

    “和你在一起,我只觉得浑身难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离开你。”

    “江远帆,欠人的,终归要还的。”

    “当年你横刀夺爱,把我从瑾瑜身边带走。”

    “现在,是时候把我还给瑾瑜了。”

    “你我从来就无缘无份,只望余生,你我一别两宽,永不相见!”

    ……

    林逾静走了,在说完那番决绝的话以后,便随着徐瑾瑜一起离开了那栋复式别墅。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江暖都没见过她出现。

    她就像她所说的那样。

    和真爱一起,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去了。

    她带走了安静和祥和,给江暖,给江远帆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痛。

    *****

    八月。

    越来越颓废堕落的江远帆,终于在某天酒后情绪失控,将林逾静的离开,系数怪罪到了江暖头上。

    “江暖!你给我滚!!”

    “滚出江家!”

    “你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起滚出去!别在我面前碍我的眼!!”

    “你算个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你多管闲事,静静怎么会下定决心离开?”

    “你懂什么?江暖,你什么都不懂……”

    “我现在只要一看到你:我就恨不得一刀砍死你!”

    “我好恨啊!我好恨啊!!”

    江暖愣愣的站在书房里。

    她原本是因为担心江远帆,所以才溜到书房,想看看他怎么样的。

    自从林逾静走后,江远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喝酒,玩女人,可劲儿的造作,可劲儿的寻欢作乐。

    公司全丢给手下处理,他彻底的变成了烂人一个。

    眼见他越来越堕落颓废,江暖哪里还坐的住?

    可是她的担忧和难受,只换来江远帆一日更比一日的埋怨和咒骂。

    林逾静的离开,成了她的错。

    甚至于,她和徐来在一起,也成了江远帆攻击她的理由。

    “贱人!你们,都是贱人!”

    “大的跟着徐瑾瑜跑了……”

    “小的也心甘情愿的,成了徐瑾瑜儿子的女人……”

    “滚!滚啊!”

    “你既然自甘下贱,那就不要待在江家,不要再做我的女儿了!”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婊子!!”

    江远帆咬牙切齿的骂着,他气得恨了,想都没想就举起台灯砸向江暖。

    江暖明明可以躲开,却站着没动。

    那灯“哐当”一声,砸碎在江暖头上。

    有热乎乎的液体,从江暖头顶蜿蜒而下。

    红与白的鲜明对比,让江暖的脸看起来阴森恐怖。

    “爸……”

    江暖哑声叫了一句,心里悲怆,仿佛心脏被人生生挖走一块儿。

    身体摇摇欲坠,整个人绵软无力,她却努力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江远帆。

    “爸爸,你别这样。”

    “我害怕……”

    她就像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

    饿了,困了,怕了,只会下意识的找最亲近的人。

    而江远帆,就是江暖最亲近的人。

    她诺诺的叫着,往前走了两步,那么弱小,那么可怜。

    可江远帆却嘶嘶冷笑着,看着江暖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他是真的恨不得江暖去死!

    “老庄,你叫人进来。”

    “我要重新拟一份遗嘱。”

    “从今天起,我要剥夺江暖继承人的资格。”

    “她,江暖,林逾静生的贱种!”

    “从今往后,与我江家,与我江氏集团,与我江远帆……”

    “再无任何瓜葛!我没有她这样的女儿。”

    应声进来的老庄等人,看着书房里的惨状,皆是面露不忍。

    等听到江远帆一字一顿的宣布,与江暖断绝父女关系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要知道,江远帆可是把独生女江暖,当心肝宝贝一样的宠啊!

    “董事长……”

    “您喝醉了。”

    庄子鸣和江暖打过交道。眼见小姑娘顶着一脸的血,脸色煞白的站在那里,浑身了无生气。

    他心下怜惜,忍不住挤出笑脸,打个哈哈,想把这事儿混过去再说。

    可江远帆看着醉醺醺的,一双眼睛却亮的吓人。

    他双目一瞪,鹰隼一般直勾勾的盯着庄子鸣,满脸冷酷。

    “怎么?”

    “老庄,你也想卷铺盖走人?”

    他面无表情的威胁着,整个人和暴君没什么区别。

    庄子鸣讪讪的看了江远帆一眼,无奈的蒙头退下。

    林逾静的离开,让江远帆变成另一个人。

    冷血残暴,冲动易怒。

    ……

    “还站着这里做什么?”

    “给我滚出去!”

    “别让我再看到你。”

    “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来人啊,把这个臭女人给我扔出别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