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之女配不逆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 两年后,物是人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窗外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黄色预警的暴风雨正在降临。

    江家别墅的佣人,不敢违抗江远帆的命令,竟真的把江暖抬起来,然后丢出了别墅。

    雨水浇头而下,斗大的雨点啪啪的打在江暖头上身上,让她全身酸痛。

    她直愣愣的站在别墅的门口,浑身湿淋淋的,头顶似乎被江远帆丢来的台灯砸了个大洞。

    这么久了,那血依旧在流。

    江暖不明白。

    为什么?

    为什么短短几个月……

    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

    她的家,就这么没了?

    林逾静不要她。

    江远帆也不要她。

    她竟然在二十岁这年,成了一个孤儿?

    呵呵呵!!

    她是在做梦吧?

    好端端的,她又没做错事情,她怎么会变成这么狼狈,这么凄惨?

    “开门!”

    “爸爸,求你开门。”

    “暖暖好冷好痛啊……”

    “你开开门,放我进去好不好?”

    “爸爸,我给你道歉,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自作聪明,不该多管闲事的。”

    “爸爸,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你们别不要我啊!”

    大雨倾盆,海天一色。

    橙黄色的闪电蜿蜒而下,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劈在了江暖面前。

    江暖只觉得眼前骤然一亮,身子抖成一团。

    她跪坐在泥地里,神经质的颤抖着,一双眼睛仍旧不放弃的盯着别墅二楼。

    那里,江远帆的身影若隐若现。

    爸爸……

    ……

    谁也没想到,往日里父慈子孝的江家,会因为林逾静的离开,变得支离破碎。

    江家父女反目成仇,江远帆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众人原以为,他要和江暖断绝父女关系,只是说的一时气话。

    如今见江暖浑身湿透,整个人趴在泥地里,生气全无,让人心生怜悯。

    庄子鸣等人,都跟在江远帆身边试探着规劝。

    谁知江远帆却呵呵冷笑着,杀人一样的目光横扫而来,残暴嗜血得让人心惊肉跳。

    再没人敢帮江暖说话,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江远帆提着一桶汽油,一路横冲直撞,冲进了江暖的卧室。

    他癫狂的大笑着,将满满一桶汽油泼在了江暖的卧室里,然后毫不犹豫的扔了一个打火机进去。

    “轰!”

    众人只见星火一般的火光闪过,再然后,就是延绵不绝的一片汪洋火海。

    “都没了。”

    “本来就不该存在的……”

    ……

    别墅里,突然冒出一股浓烟一,群人奔走呼号,高喊着“救火!”

    江暖奋力抬起了昏昏沉沉的脑袋。

    她仔细辩听着别墅里的声响,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怕江远帆想不开,点火自焚。

    然而事实上,根本就是她一厢情愿,自作多情。

    ——快打119!”

    ——“老爷把小姐的卧室点着了,快!火势太大控制不住啦!!”

    江暖茫然的张着眼睛,执拗的盯着那不断冒出黑烟的房子。

    只觉得心口抽痛,喉头翻涌。

    “噗”一声。

    她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软软的倒在了泥地里,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自此以后。

    她。

    江暖。

    和亲生父亲江远帆,亲生母亲林逾静……

    再无,半点瓜葛……

    呵呵。

    好。

    这个结局,很好。

    *******

    “徐来,我没家了。”

    “ 别哭,你哭我心疼。”

    “别怕,我会给你一个家,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就算死,我也会和你死在一起。”

    “江暖,别怕,你还有我!”

    ……

    人说,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事实上的确如此。

    两年前,江暖遭遇亲生父母的双重抛弃,也是一度郁结,差点儿想死。

    然而两年后的今天,再次见到林逾静,江远帆,她竟能做到面不改色,毫无反应。

    这是一场堪称世纪婚礼的现场。

    新郎是顾氏财团的老总顾勋尧,而新娘的来头,则让人更加津津乐道。

    她竟然是古国首富江远帆的爱女,颜青禾。

    是的,你们没听错。

    和顾勋尧结婚的,是江远帆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独女,颜青禾。

    说起这个颜青禾,倒是颇有些传奇色彩。

    据说她本来是江远帆如今的正室夫人方颖生的私生女。

    江家一朝家变,因首富夫人林逾静出轨。

    江远帆睹物恨人,便宣布和林逾静生下的女儿江暖断绝父女关系。

    偌大的江家,与江暖再无半点相关。

    江远帆颓废堕落,许多人都作壁上观,等着看江家衰败,被人取而代之的笑话。

    然而数月后,江远帆精神焕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高调宣布,要迎娶真爱方颖,与此同时,还把方颖生的女儿颜青禾,定为财产继承人。

    “那江暖怎么办?”

    一片唏嘘中,有人好奇的追问。

    那絮絮而谈的男人眨了眨眼,神态鄙夷。

    “江暖?”

    “她都被江远帆逐出江家了,江远帆都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

    “她跟江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

    豪华的七星级酒店宴客大厅中,那群宾客还在兴致高昂的说着江家人的隐私八卦。

    他们丝毫没有发现,其中的一个正主江暖,此时正端着一杯香槟,背对着站在他们身后。

    两年的时间,江暖出落的越来越绝色美艳。

    明明是明眸善睐的绝色佳人,她只需勾唇一笑,便能倾国倾城,只是她的眉宇之间,却经年累月的笼着一层千年寒冰,让冷若冰霜成为了她行走在外的代名词。

    两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终究还是影响了江暖。

    尽管她最后看开了也想通了,有些人有些事,终究入了心迷了眼,成为一辈子不可愈合的伤疤。

    或许随着年代久远,她的记忆褪色,这些难堪的过往会消磨殆尽。

    但徐来知道,至少现在不会。

    江暖阔别两年,再见到林逾静和江远帆时的心平气和,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不在乎。

    “小暖。”

    “生意已经谈妥,我们走吧。”

    将贬低江暖的人记在心里,徐来伸手握住江暖的手,轻轻询问了一句。

    见江暖点头了,他才牵着她缓步离开。

    婚礼的豪华和喜庆,与他与江暖都毫无关系。

    他们只是这场婚姻的过客罢了。

    而徐来之所以带着江暖参加顾勋尧和颜青禾的婚礼,不过是为了一场精心策划的报复。

    一年前,颜青禾带着九个月大的儿子,哭哭啼啼的找到贺佳。

    她对贺佳说,她和顾勋尧分手了。

    她说顾勋尧爱上了别的女人,家里还有明媒正娶的夫人。

    贺佳本就对她情深不渝,当下想都没想就收留了她。

    彼时,贺佳明明已经有妻有子……

    这是一场孽缘。

    贺佳因为颜青禾,闹得妻离子散。

    他已经,他付出这么多,与世界为敌,就可以感动颜青禾,然后抱得美人归……

    然而事实上,直到他死,颜青禾都没有对他动一丝真情。

    顾勋尧杀了贺佳。

    因为贺佳隐瞒了颜青禾的住处,他明明是故意行凶,偏颜青禾却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反而倒过来埋怨贺佳居心不轨。

    贺佳一片真心,只当喂了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