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之女配不逆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1章 终章(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婚礼圆满结束。

    江暖的心也因为江远帆和林逾静的联袂而来,得到了治愈。

    爸爸还是那个好爸爸。

    妈妈,也在努力的变成好妈妈。

    原来,多年前,江家的那场家变,只是迷惑丑恶势力幽灵集团的一个计划。

    早在很多年前,国际反恐组织,就锁定了幽灵集团的骨干成员徐瑾瑜。

    当他出现在古国后,国际反恐组织就秘密联系了江远帆。

    随后,当他们发现徐瑾瑜企图从旧爱林逾静入手后,林逾静便将计就计,做出对徐瑾瑜念念不忘,和江远帆决裂的假象。

    江暖难以想象,素来柔柔弱弱,被江远帆护在身后的林逾静,竟然有勇气孤身犯险,凭借一己之力,以徐瑾瑜旧爱的身份,打入了幽灵集团内部。

    你以为幽灵集团为了见不得人的目的,只派出徐瑾瑜一个成员?

    当然不是。

    二十几年前,因痴恋江远帆成狂,却自卑于长相的,江远帆的同乡女孩,也就是江远帆和林逾静闹翻后,再娶的夫人,颜青禾的亲妈方颖。

    她也为幽灵集团效命。

    江远帆和林逾静经历了夫妻分离的烈痛,卧薪尝胆,一直小心周旋与徐瑾瑜和方颖之间。

    终于,在五年后的半个月前,她们帮助国际反恐组织,确定了幽灵集团的老巢。

    然后里应外合,将幽灵集团一举歼灭。

    徐瑾瑜和方颖,死在了那场乱战中。

    值得一提的是,反恐组织在幽灵集团的老巢,救出了好几个成就斐然的各界精英。

    其中有一个,代号J先生……

    所有一切都水落石出。

    所有遗憾,都不再是遗憾。

    江暖和徐来,终于可以在一帆风顺中携手前行,把大结局书写的美满幸福。

    ******

    婚后第三年,江暖生下一子,取名江徐。

    同年,江远帆和林逾静旅游归来,捡回一个新生女婴,收做养女,取名江晚。

    这两个年纪相差不大,辈分却差了一辈的小人儿,在你追我赶中努力长大。

    江徐六岁时,就被狠心的父亲徐来,单手拎到给他打造的专属小厨房里,只动口不动手的指点他下厨。

    可怜世界首富的唯一继承人江徐,年纪小小,就被迫点亮了一个个生活技能,成为了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居家型全能人才。

    小江徐每日不仅要负责父母的一日三餐,还要带拖油瓶小姑姑江晚,负责给小姑姑洗澡扎辫子,喂饭换衣服,以及睡前故事等等……

    别人都是姑姑照顾侄子,唯独徐家别具一格。

    直到江晚健康快乐的长到十八岁,依旧是江徐在劳心劳力的照顾她,所谓的养父母江远帆和林逾静,常年不见人影,满世界的到处旅游。

    心安理得的当起了甩手掌柜。

    江暖有时候无语吐槽,便对两个小人儿开玩笑。

    让江晚干脆不认那对不靠谱的养父母,转做她们家的童养媳。

    以后长大了给江徐做小媳妇儿,让江徐宠她一辈子。

    江徐性格温顺,除了长相,全身上下再找不出和江暖徐来相似的地方。

    他将既来之,则安之这几个字发挥到了极致,不争不抢,无欲无求,佛系到底。

    偶尔江暖也会抱怨徐来,说他对自家儿子过于苛刻,让江徐年纪小小就承受许多,失去了小孩子应有的童心,让她看着心疼。

    徐来就抱着江暖在她耳边哄她,说是他用心良苦,都是为了锻炼江徐。

    他特别认真的忽悠江暖,说这是深沉的父爱。

    江暖翻着白眼不置可否,听到这话的江徐,却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对父亲仅有的那点怨气,也随之烟消云散。

    小人丝毫不知道,他所听到的,看到的,只是无良爹妈配合演的一场戏。

    *****

    江暖前半生纵情山水,过的平平顺顺。

    大概是因为福气太满,所以老天看不过去,要收回一些。

    她四十九岁那年,突然发起高烧,然后产生了溺水反应,整个人喘不过气来。

    明明前一刻还活蹦乱跳,下一秒,江暖就呼吸困难,离死不远。

    那高烧来的蹊跷,徐来找遍名医,想尽了办法,江暖依旧没办法退烧。

    她每日只能靠呼吸机续命。

    生命气息一日比一日弱。

    她千辛万苦的熬到生日那天,终于熬不下去了。

    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江暖的心脏彻底衰竭,哪怕能顺利吸入氧气,江暖的心脏无法正常运作,她仍旧逃不过一个死字。

    “江江,你和晚晚先出去。”

    “让爸爸陪完妈妈最后一程。”

    四十九岁,已经两鬓斑白,面容却仍旧年轻清隽的徐来,紧握着江暖瘦的皮包骨的手掌,声音嘶哑低沉,带着哀求。

    纵然江徐不愿意离开母亲半步,却还是败给了父母间的亲昵和默契。

    风华霁月的少年,轻轻擦干眼泪,俯身在江暖耳边轻声告别。

    然后在江暖含笑的注视下,哭着离开病房。

    江暖迟缓的收回视线,脸上露出一抹哀怨。

    她嘴唇阖动,只有拉风箱一样的抽气声,却说不出一个明确的字。

    然而将她的手,紧紧包在掌中的男人,却与她心有灵犀。

    他像是知道江暖要说什么似的,嘴角抿出温柔的笑,自顾自的说道,“江徐已经二十岁了。”

    “他是成年人了,又是男孩子,悲欢离合本就是人之常情。”

    “他多看你一眼,少看一眼,又能如何?”

    “何必让不相干的人,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对!就算是我们的儿子,也不能打扰我们!”

    徐来这话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

    若是放在寻常,江暖少不得要怼他几句。

    她疼爱儿子,很多时候甚至下意识的忽略丈夫。

    所以她的丈夫,会幼稚的和自家儿子置气吃醋,变着法子的把儿子哄到别处,以便他能独占她。

    江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笑着笑着,她黯淡无光的眼睛里,却溢出一滴眼泪。

    她张嘴,一字一顿的无声说道,“小来。”

    “我舍不得你。”

    静静等死的这一刻,江暖终归还是怕了。

    她不甘心。

    她还那么年轻,死神就要残忍的收走她的性命。

    她深爱的男人,正值壮年,是所有小姑娘口中的儒雅大叔。

    她是个小心眼儿,她怕她死后。

    她心爱的男人,会拥别的女人入怀,那些他曾对她说过的情话。

    他也会换个人说……

    可是江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成。

    她想,她现在的模样一定很凄惨。

    不然,徐来不会哭的这么伤心。

    他的泪那么烫,直烫的她心尖儿微颤。

    她想像以前那样,伸手轻抚徐来的狗头。

    笑眯眯的眨眼,细声细气的叫他别哭。

    可是,这么简单的动作,这么简单的话。

    她却做不到……

    她真的,很不想死。

    身体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江暖的眼前已经开始模糊。

    她抽搐着大口吸气,抓着徐来的手指徒然绷紧。

    “小暖!”

    “如果你死了。”

    “我也不会独活。”

    “别怕,别担心。”

    “我是你的,我这辈子,下辈子都是你的。”

    “江暖,你别怕,你先走,我随后就来追你。”

    “奈何桥上,你且等一等我……”

    “那孟婆汤,你也记得千万不要喝……”

    ******

    腊月初五,世界首富徐来,痛失挚爱。

    医院愁云惨淡,一片哀嚎。

    江徐和江晚结伴进屋,想劝僵坐的徐来先行离开,总要让人料理江暖的后事儿,徐来却摆了摆手。

    “江江,你和晚晚先出去。”

    “吩咐他们一个小时后进来,你妈妈的尸身还没硬。”

    “我想再陪她最后一个小时。”

    “江江,你让爸爸再陪你妈妈最后一个小时好不好?”

    这个人前人后都坚不可摧的男人,终于在这一刻,在面对自己的至亲时,难以抑制的哭出声来。

    他将失去生命体征的江暖抱在怀里,坐到了病房的阳台上。

    阳台放了一个大沙发。

    这个方向,正好面朝大海,可以看到旭日东升。

    江徐站着没动。

    他在某些方面特别敏锐,他直觉父亲不太对劲儿,徐来却不耐烦的抬眼瞪来。

    “爸爸!”

    江徐神情惊惶的哀叫了一声,想说什么,江徐却扬了扬手,只示意他滚出去。

    “你小点声,你妈睡着了。”

    “别吵到她。”

    “江江,出去吧,爸爸不会有事儿的。”

    儿子终于还是哭着走了。

    病房的门发出一声轻响,这是落了锁的声音。

    徐来还觉得不太放心,于是他掏出一个特制的遥控器。

    把这个看似普通,实际上却严密坚固得如同铜墙铁壁的病房全面封锁。

    没到指定时间,外面的人,是冲不进来的。

    “小暖,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

    “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

    “太阳就快出来了,我们一起看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日出,然后,我们在下一个世界再见好不好?”

    “你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同生共死的吗?”

    “你为什么食言?要先我而去?”

    “你就一点都不怕,怕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终有一天熬不住了,找一个女伴睡你喜欢的大床,穿你最喜欢的衣服,还要把你的男人和儿子指挥得团团转?”

    “江暖。”

    徐来自言自语了半晌,语气是面对江暖时一贯的温柔耐心。

    可说着说着,他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那个会翻着白眼,像猫一样古灵精怪的女人,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江暖死了。

    他最爱的女人,因为一场大病,香消殒命了……

    徐来收了收手臂,把江暖抱得更紧后,像以往那样,用干燥的唇,无比虔诚的轻吻着江暖冰冷的唇。

    他怀着不舍的心情,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江暖,仿佛想用这种法子,把江暖的面容刻在脑海里,仿佛怕一闭眼,他就会忘记深爱的女人。

    “小暖……”

    “你能忍心抛下我独活。”

    “我却不忍你孤零零的走过黄泉碧落的独木桥。”

    “小暖,你的小来来找你了,你一定要等我一等,一定要……”

    徐来近乎于神经质的呢喃着。

    他从衣袋里竜竜窣窣的掏出一支针管。

    里面有半管透明的液体。

    这是徐来在得知江暖的病回天乏术后,便托人准备好的安乐死药剂。

    一针下去,不出十分钟就会毙命。

    在这个世界上,徐来不缺钱,不缺权势,当然,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拥有数之不尽的女人。

    可是,当他最爱的女人没了以后,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一个乐趣,也就跟着消失了。

    那些年少轻狂时,彼此许下的诺言,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徐来都牢记于心。

    江暖已经死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算徐来没有兑现承诺,没有和她同生共死。

    江暖其实,也不会知道的。

    可是,徐来不愿意骗她,他不想敷衍她。

    他对江暖许下的每一个诺言都做到了。

    他不想在最后一个诺言上失信于她。

    将针管的药剂,一点点推进手背的动脉里。

    徐来心里竟然前所未有的安定。

    别人惧怕死亡,他却从容迎接。

    “乖乖,如果还有来生,我还想做你的新郎。”

    “江暖,我爱你,徐来爱你,永远永远。”

    不远处的天边,一轮橘红色的朝阳从云层中跳跃而出,一点点的升向高空,刹那间光芒万丈。

    那个低头附在江暖耳边,不断低语表白的清隽男人,缓缓闭上了眼睛,手无力垂落。

    在这个朝气勃勃的早上,他用自杀的方式,追随挚爱而去。

    ******

    江徐在病房门口伫立了许久,他沉默着,一直没有伸手敲门。

    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他却拼了命的说服自己——

    父亲不会做傻事儿的!

    就算母亲没了,这世上,还有他可以成为父亲的牵挂。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病房里却仍旧没有动静。

    江徐终于急了。

    他开始疯狂敲门,呼喊着父亲的名字,最后见势不对的医生们,甚至拿来了房门钥匙。

    可那普普通通的病房,却如铜墙铁壁一般严实。

    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

    “叫人,叫人炸开大门!”

    “我爸一定出事儿了……”

    短短两句话,江徐说的很艰难。

    他手脚发软,话还没说完,人就摔在了地上。

    想要爬起来,手却颤抖着使不上力气,直到江晚把他扶到一旁坐着,他仍旧浑身哆嗦着。

    “江江你别自己吓自己。”

    “哥哥不会有事儿的!”

    “你要好好的呀!不要吓小姑姑……”

    被娇宠长大的少女,趴在江徐膝盖上泣不成声。

    江徐摸了摸小姑姑的头,强笑了笑,心里却惶恐不安着,整个人都不得安宁。

    已经有人找来相关人员在撬门了。

    可越是这样,江徐心里越是不安。

    “叮铃!”

    突然传来的短讯提醒声,引起了江徐的注意。

    江徐抖着手,掏出了手机。

    他在江晚紧张的注视下,打开页面读取短信内容。

    可还没看到正题,只看到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江徐就抱着手机嚎啕大哭起来。

    他的直觉是对的。

    母亲去世。

    爱她如命的父亲。

    必然选择了追随……

    “爸爸!!”

    年纪轻轻,便手握通天巨富的少年仰天长啸,哭到在地上。

    腊月初五,他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

    父亲。

    母亲。

    他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爸爸!”

    江徐恸哭着,睡在冰冷的地板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儿,他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

    仿佛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觉得太冷,他才能感到一点点暖意。

    多年后,当他到了父亲的这个年纪,再回想今日时,他仍旧觉得周身发冷,切身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森森寒意。

    徐来总说,他爱江暖胜过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其实不然。

    他还默默爱着一个人,这个人,叫江徐,是他和江暖的儿子。

    他在多年前,就做好了与江暖同生共死的准备。

    于是,在他决定追随江暖的那一天凌晨。

    他给自家儿子编辑了一条短信,当做临终遗言。

    然后选定了时间,以便他离世后,能让儿子尽快度过悲伤时期。

    他在短信上如此写道——

    “江江我儿,请不要怨恨爸爸的自私。”

    “我一直把你妈妈当做我的生命,我无法想象,没有她的日子我有多孤寂痛苦。”

    “这世上的春暖花开,云卷云舒,每一天都一样,看的多了,也就厌烦了。”

    “可身边陪着深爱的女人,却不一样。”

    “她有血有肉有思想,会撒娇打闹,有时把我奉若天神,对我顶礼膜拜,予求予给,有时却会瞬间变脸,把我踩在脚下,耀武扬威。”

    “然而无论哪一种,我都甘之若饴。”

    “她是世界上最难养的女人,更是我最爱的女人。”

    “我深爱她,也体会过人世的繁华,所以我对世间毫无眷恋。”

    “我能做的,不是在没有她的漫长岁月里,对月缅怀。”

    “我可以用这种决绝激烈的方式,将我们的爱情无限期延续。”

    “当外界提起我的名字时,一定会有人连带着提起江暖的名字。”

    “他们会用感慨钦佩的语气,述说起我和江暖的点点滴滴,生平事迹。”

    “然后最后道一句,xx年腊月初五,江暖因病去世,其夫徐来,不忍独活,自杀跟随,他们的爱情忠贞不渝,可歌可泣!”

    “我是一个很笨的人,我其实并不相信来世,可是我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会忘记你妈妈江暖。”

    “所以江徐,答应爸爸。”

    “我死后,你一定会把我和江暖的事迹宣扬出去。”

    “当我们活在越来越多的人的记忆里时,就好像我们仍然在世,仍旧在一起,从未分离。”

    “这是我能为你母亲,做最后一件,最浪漫的事情,请你一定要帮我完成。”

    “江江我儿,来生再见。”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