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只喜欢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8章 (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又被饭粒呛到,抑制不住咳嗽起来。

    秦苏立刻停下碗筷,轻轻拍着她背,递过水杯,“先缓一会,再喝口水。”

    “还不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刚刚调…”舒颜盯着他,半晌,都没能说出那最后几个字。

    “是我的错,”看她甚是较真的模样,秦苏好笑地摸了摸她头,将水杯送到她嘴边,“还是先喝点水再说。”

    舒颜被他磨得也渐渐没了脾气,就着他手,轻轻喝了一口。

    这段期间,秦老爷子曾多次看向他们,眼中的笑意,也愈发多了起来。

    一桌人高高兴兴地吃完饭,果不其然,不到片刻,秦老爷子就把舒颜喊到了书房内,笑容和蔼说:“小颜,爷爷今天,是真的很高兴,居然能在我有生之年里,可以看到秦苏他带你回家来看我。”

    秦老爷子一脸感慨的真挚神色,舒颜也不由受他感染,面上浮上了些动容之色,紧张感逐渐消退。

    秦老爷子看着她,接着说道:“秦苏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他什么品行,我老头子是再清楚不过了,既然他选择了你,还愿意带你回家来,那肯定就是认定你了。”

    舒颜慢慢点了点头。

    这些,她都知道,不仅知道,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秦老爷子正要继续说话,门外却及时传来一道敲门声,秦苏说:“爷爷,我最近接了个比较棘手的案子,还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想跟你讨论一下,看看该如何着手。”

    秦老爷子看舒颜一眼,笑骂:“放心,我不会为难小颜的。”

    外头静了一秒,秦苏声音如常道:“好的,那十分钟后,我再来向爷爷请教。”

    舒颜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明明秦老爷子都拆到这个份上了,偏偏秦苏还能不动声色地说下去。

    等里里外外静下来,秦老爷子沉下声道:“小颜,想必你也看出来了,秦苏他,是真的对你很好。而且爷爷也看得出,你确实是个不错的好孩子,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出来了,虽然我几个儿子儿媳的身份都比较复杂,但只要他们回到这个家来,那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必须要和和睦睦相处。”

    前前后后一番话,舒颜也是听明白了,秦老爷子这是拐弯抹角地喊她别打秦苏歪主意,他们一家人,可以相互帮衬,但绝不能动其他邪念。

    想明白后,她径直对上秦老爷子锐利的眼神,坚定说:“爷爷你放心,我真的只是喜欢秦学长这个人。”

    她攒紧拳头,一字一句,慢慢说道:“而且,我喜欢了很久了。”

    “好,有你这句话,我也算是放心了。”秦老爷子爽朗地笑起来,转而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什么正题?”

    “爷爷听他们说,你大学时也是法学院的,算起来,你毕业也没到几年,那些必学课程的知识点,你应该还记得吧?”

    舒颜心里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秦老爷子接着说:“既然秦苏是主攻刑事的律师,那爷爷就问问你最简单的刑法好了,你看看行吗?”

    舒颜哪还敢说不行啊,只好边搜寻记忆,边回道:“可以的,爷爷您问…”我尽量答对。

    “那好,我现在就开始提问,”秦老爷子神情慢慢严肃起来,问道:“缓刑的适用条件是什么?”

    多日来的大脑和嘴巴的发音记忆,令舒颜很快答道:“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一,犯罪情节较轻,二,有悔罪表现……”

    “没收财产的范围?”

    “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

    “那拘役的期限?”

    “拘役的期限,为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

    ……

    十分钟后,秦苏再次准时地前来敲门,秦老爷子这才笑着放过她,“还可以,基本上算是答对了。”

    舒颜长松一口气,秦苏推门走进,笑着说:“爷爷,你们说完了吧?如果说完了的话,那就换我来问问你吧。”

    秦老爷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好了好了,你也别问我什么案子,先带小颜出去吧。”

    秦苏自然是顺着台阶下,牵起舒颜,“好的,那我先带她出去。”

    只是一出门,秦苏就立刻问:“在里面呆了那么久,我爷爷他有跟你说什么其他话吗?”

    看他焦急不已的模样,想起方才的事,舒颜发自内心地笑着肯定道:“没有,爷爷他就是抽了我一些关于刑法的知识点。”

    虽然知晓她未必说的全是真话,但秦苏好歹没有继续问下去。

    跟秦老爷子聊完,一大家子又重新热热闹闹地坐在一块,几人虽然没有直接问她和秦苏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但还是变着法地问了她不少的家庭情况。

    故而这一聊,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越来越晚,舒颜只好同秦苏在秦家老宅睡下。

    夜深人静时分,她压低音量道:“秦苏,我觉得你家人他们,真的都很好,不管是为人还是性格,都特别好。”

    虽然他们未必是因为真的喜欢她,可对她,确实是拿自家人看待了。

    秦苏好笑地纠正她,“他们以后也会是你的家人。”

    “嗯。”舒颜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片刻后,她看他一眼,闷闷说:“秦苏,其实伯母今天,跟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

    “所有事情你都知道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

    苏芷青告诉她,古影帝的原名叫秦唤平,当年入圈前,由于秦老爷子万分不同意,所以古影帝才取了一个艺名,从此以后,古影帝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几乎从不用真名,落魄时,也从不向家里求救。

    众人这才纷纷淡漠对他真名的印象,久而久之,下意识地以为古影帝姓古。

    后来秦唤平和苏芷青成婚后,生下了秦苏,两人虽然都喜欢孩子,可夫妇二人,更多的时间是忙于在娱乐圈打拼,忙于往更高的位置爬,没空亲自带孩子。

    如此一来,秦苏与苏芷青他们的父母关系,这才越走越远,平时也鲜少联系。直到秦唤平在国外出事,秦苏前去帮忙和陪伴,三人间的全系,这才有了缓和的余地,慢慢发展到如今的模样。

    回想起苏芷青说这些时的神情,是带着悔恨,带着歉意说的。秦苏很少跟她提及他父母的事,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些不好的事情,终究还是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秦苏叹了叹气,抱紧她,安慰说:“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再去想了。”

    舒颜双手牢牢缠住他脖子,脑中慢慢有了个想法,坚定说道:“秦苏,我以后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

    翌日早上,在秦苏全家人的“侄媳妇,以后记得经常来玩”中,舒颜和秦苏二人,高兴又不舍地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回到秦苏自己家后,舒颜也开始投入到更忙碌的生活中去,成日里为旧电影宣传,拍摄新电影,接拍一定的广告代言。

    这其中,颇受人诟病,又惹人眼红的就是她代言秦氏企业的珠宝一事,往常来说,秦氏珠宝的哪个代言人不是拿过影后的人,偏偏舒颜才只是被提名而已。

    不过她势头猛,又有新电影的女主加持,一时间,网上的黑料,也算是变相为她增加了不少话题度。

    没过多少时日,便到了国内最具知名度电影节的当晚。

    在刘鸿再三鼓励和透露的情况下,当闪光灯最终停在舒颜身上时,她还算是淡定地走上台,接过颁奖人颁给她的“最佳女主角”奖杯,感激道:

    “首先,我真的很感谢节目组对我的信任,感谢所有粉丝朋友对我的支持……最后,我也特别感谢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对我的不离不弃,没有你们,我或许远远走不到今天……”

    说话时,她视线往观众席寻去,往那个人的方向寻去,虽然明知看不见对方的身影,但望着那处,她便知道,他也在这里,陪她一起分享她的喜悦和荣誉。

    台下的秦苏,坐在喧嚣人群中,静静听周围粉丝疯狂喊“舒颜、舒颜、舒颜”,隔着人海,远远瞧着那个光芒万丈而又笑容自信的女子,心里不可思议地柔软了下来。

    舒颜望着台下,接着说:“其实我入行之初,心里就一直抱有一个愿望。”

    “我希望,将来无论我能走到哪一步,我的身边,都能有一个人可以见证我所有的好与不好,分享我所有的喜悦和荣耀。”

    在众人明显燥起来的情绪中,她眼眶微热,笑着点了点头肯定说:“所以今天,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愿望。”

    这座高不可攀的至高至寒之点,她所求的,不过一个秦苏而已。

    舒颜x秦苏(3)

    话一出口, 台下所有人, 无论是圈内人,还是在场的粉丝, 瞬间炸开锅。

    台下越发喧闹得厉害。

    为她颁奖的男演员移开话筒,小声问:“小颜, 你刚刚说的那句话,难道是想公布什么吗?”

    舒颜肯定地笑了笑,错开话筒道:“前辈, 我回去后会说的。”

    男演员意会地点点头, 在他们圈子里,如果想公布恋情,那肯定还是希望能自己主动公开承认,而不是被迫回应。

    节目结束以后,记者在后台采访她获奖所感,三三两两问:“舒女士, 请问一下, 你今天在颁奖台上说的那番话,是有什么其他暗示吗?”

    “舒影后,请问你对自己拿到第一个影后有什么看法?是早已胜券在握吗?还有你后来说的那些话, 是早就想好了吗?”

    “舒影后,请问是否从今晚起,就意味着您的个人感情是否已经有了其他实质性的变化?您能为我们解释一下吗?”

    ……

    看记者接二连三问话,听了一会儿后,她笑着打断:“不好意思, 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这些事情,晚些时候,我会公开跟大家说明的。”

    好几名记者,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再瞅瞅她一副不肯再多言的模样,只好回道:“好的,那我们期待您接下来的说法,也祝愿舒影后您今后的演艺事业能更上一层楼。”

    好不容易摆脱记者,舒颜回到保姆车内,秦苏已然坐在里面,见她走进,他伸手带她坐下。

    经纪人刘鸿和助理小周相继走进,秦苏对他们点点头,看了会儿正不亦乐乎发微博的人,揽紧她轻叹一声:“颜儿,你真的想好要公开了吗?”

    舒颜肯定地点头:“想好了。”

    看她点击发送,秦苏不禁追问:“那你知道公开后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刘鸿和小周虽有刻意屏蔽五官,故意不往舒颜二人方向看,但车内总归就这么大,两人的多数对话,还是能传进刘鸿和小周的耳里,尤其是刘鸿,听到这句话时,对小周使了个眼色,指指车门,“出去。”

    小周瞪大眼睛,明白过来后,跟随刘鸿,一起无声无息下了车,把空间腾给他们二人。

    舒颜搁下手机,双臂慢慢缠上他脖子,仰头看着他,缓缓笑起来说:“秦苏,我已经想了好久好久了。”

    秦苏眉头一凝,看她一派笑容无畏的模样,正要说话,就见她仔仔细细看着他,声音不大却清晰赶在他前面说:“秦苏,我们要一个孩子好不好?”

    “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她不会像他父母那样,她会热爱事业,但不会一心忙于事业,不会忽略家庭,不会忽略他,也不会忽略他们未来的…儿女。

    好半晌,秦苏才微哑着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们生一个小孩好嘛?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喜欢他们,会尽我可能当一个好妈妈。”她憧憬说:“当然,我比较私心地希望我们第一个孩子能是个男孩,这样的话,他肯定会长得比较像你,肯定会很可爱,也很聪明……”

    秦苏眸色一深再深,最终,没等她说完,他便闭上眼睛快速打断她,“不行,我们现在还不能要小孩。”

    “为什么啊?你以前不是一直都想要一个小孩吗?”

    秦苏从她身上移开目光,淡道:“那是以前,现在不想了。”

    “现在为什么不想了?”舒颜固执地盯着他。

    秦苏没说话。

    两人双双沉默数秒后,她忽而紧紧勾住他脖子,倾身上前,覆上他紧抿成线的唇角,灵活地探出舌尖,唇齿纠缠间,她刻意学他往日挑逗她的方式还回去,奈何对方始终无动于衷,只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如一尊不会反应的木头人一样。

    她禁不住有些泄气,慢慢抽开身,垂头喃道:“秦苏,你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秦苏突然抬起她下颔,俯头狠狠吻了下去,她没来得及说出的字眼,通通消磨在两人纠缠交错的气息中。

    许久,秦苏才缓缓松开她,抵着她头顶,低声解释道:“颜儿,你现在还年轻,还不到25岁,虽然我很希望能跟你拥有属于我们的孩子,但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现在正是你上升期最大的时候,尤其是…你今天还得了影后。”

    今晚过后,她的身价还会持续上涨,各种大大小小的片约,肯定也会主动找上门来。更遑论,二十多岁,正是一个女明星的黄金时期。

    她好不容易才摆脱上件事带来的阴影,名声和人气也在慢慢回拢,他不忍心她为了他,再次置于对她自己不利的境地。

    他慢慢帮她把散乱的外套拢紧,“而且,我怕你只是一时兴起,怕你是因为我…才会想要孩子,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不仅是对我们未来孩子的不公平,更甚者,还会影响到我们日后的感情。”

    舒颜扭头看他,“你说的意思我都明白,你是怕我一时冲动为你影响到演艺事业,再到头来向你发泄我的不满是吗?”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他曾经有一名女同事,事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突然选择嫁人生子,甚至选择当一名全职妈妈,可当她再想重返职场,已然为时已晚,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职场上的事,实在瞬息万变。

    于是处处碰壁的女同事,回到家后,总会有意无意向丈夫发泄不满,并言明自己当初是为了他才会抛弃梦想,选择在家里带孩子。

    故此一来,时日一久,再深刻的感情,也会在无穷无尽的争吵和不满中,消磨殆尽。

    他知道她是真正的热爱演艺事业,所以在这一方面,他从不强求她,也尊重她的想法。

    他更不希望,将来某一天,他们也走到这样无可奈何的境地。

    一段感情的长久,不仅仅需要双方彼此喜欢,还需要双方的用心经营。

    看舒颜乖乖点头,秦苏原以为她听进了劝,也会再次认真地思考,却不曾想,她突然眨了眨眼,意味不明看向他身下,说:“但是它好像不太同意歡。”

    “……”看她一派无辜的模样,秦苏面不改色地推开她的头,平静道:“过一下就没事了。”

    “憋久了对身体不好,我还是帮帮你吧。”

    “……”

    舒颜还是难得看他吃瘪,以往都只有他调戏她的份,今天难得,她掌握了一次主动权。

    然而接下来,无论她怎么言语并行动调戏,对方都好像打定了主意,就是不碰她。

    与此同时,当她主动发博公开后,短短两小时内,那才叫真真正正地由热转爆,全民沸腾。

    从她成名以来,虽然有不少网友和娱乐爆料号猜她对象是谁,但苦于每每都找不着证据,加上看她和其他男明星上综艺的表现,更加不确定她跟谁才最有可能性。

    这么多年来,今晚是她第一次,主动公开自己的恋情,虽然没有指出对方是谁,但就是这种勾人却不直说的微博,引得越来越多的粉丝网友在下面评论猜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天!大晚上的到底要不要这么炸!今天简直是双喜临门啊!话说回来,我颜喜欢的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啊?!究竟是不是袁辰云!!】

    【天啊,我颜居然有男朋友了,刚想跟人炫耀我颜拿影后了,结果转眼我就面临着失恋吗?再见/再见/再见】

    【虽然很难过我颜成为别人的人了,但既然她选择了对方,那肯定说明那人值得,我还是哭着祝福我颜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你们都猜是圈内人的时候,我居然想到了原来帮我颜打官司的那名律师,我记得他好像帮过我颜很多次,两人还是校友吧?】

    只是这条微博,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很快便消散在一众男明星的名字当中。

    由于舒颜的不指名道姓,话题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接下来的半个月,面对众多网友和记者的强势追问,舒颜依旧没有说出秦苏的名字,秦苏也依旧如往常一样,除了第一次,他每次都会事先采取保护措施,虽说对她的热情不减反增,但还是每每都会拒绝她先前的提议。

    怎么都不肯同意。

    直到她过二十五岁生日的当晚,等刘鸿和秦诞他们纷纷散场,两人收拾好残局,洗完澡吹干头发,双双回到床上。

    想到秦诞临走前,拉着她,神志不清说:“女神,我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你知道嘛,就是有一次啊,我看到我哥他很宝贝地拿出一个小盒子,还打开看了看,你猜猜,那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舒颜紧张得屏住呼吸:“什么?”

    “戒指!那是求婚戒指!但是怕我哥生气,我就假装自己一点都没看到,所以说,女神你千万也不要说出去啊,绝对不能让我哥知道,不然我哥他肯定又要揍我了。”

    想到这里,舒颜靠在秦苏胸前,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听到她突兀的笑声,秦苏不解看她,“怎么了吗?”

    她摇了摇头,望着他笑嘻嘻说:“没事,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又大了一岁?想想还挺高兴的。”

    “……”他无奈纠正,“不是好像。”

    她不以为然地看着他,“那我现在是到25岁了吧?”

    秦苏摸着她头,对上她干净且无知的目光,万分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哪怕傻了一点,也没关系的。

    他会替她处处留心。

    “那我现在应该可以生小孩了吧?你上次说我还不到25岁,嫌我太小,那只要今晚一过,我就有25岁了,年纪也会变得越来越大,而且啊,如果再不生,那我很可能要成为高龄产妇了,以后会导致难产,我听其他人说,那是很痛的。”

    这段时间来,每次她一提起这个话题,秦苏就会有意无意地避过,明明是他次次缠着她不放,也是他想要小孩,结果却总是他死鸭子嘴硬。

    这个男人,明明在其他事上都会迁就她,却独独在这件事上,固执古板地不肯松口。

    果不其然,她一说完,秦苏就又不说话了。

    “秦苏,我们就试试好不好,这些日子来,我有认真想过的,我真的是因为自己也喜欢小孩,没有任何勉强的意思。”说着,舒颜对上他的视线,待想起什么,面目真挚说:“而且你想想啊,就从年纪上来说,你比我大那么多,都快奔三了,谁知道你以后还行……”

    秦苏脸色瞬间黑下,“你说什么?!”

    她顶着源自头顶上的压力,鼓起勇气重复说:“我说,我怕用不了几年,你就…”

    话没说完,她大腿根陡然被什么坚硬如铁的东西抵住了,如一只蓄势待发、已经瞄准猎物的山中野兽。

    她话音戛然而止。

    秦苏要笑不笑:“看来是我昨晚让你睡得太早了?”

    他搂紧她,两人隔着薄薄一层睡衣,她感受到他胸肌腹肌传来的紧绷。想想自己回回哭着求饶的怂样,她难得硬气一回:“是的,你真的太…快…”

    秦苏用力顶了她一下,她惊呼出声,立刻捂住嘴。

    秦苏寻向床边抽屉,没摸到任何物件,顷刻间明白过来她的用意,知道自己误入她圈套。

    看她眼神无害,笑容却得意,他又好气又好笑:“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

    她双手不安分地往下移动,快速钻进去,“秦苏,我是认真的,而且我现在拍摄的这部电影,没什么危险戏份了,可以怀孕的。”

    听苏芷青说完秦苏小时候的事后,她确实是想为了他生孩子,想弥补他以前。可经过他的解释以后,她有认真想过自己往后的演艺事业。

    得奖以后,她以后的通告,肯定只多不少。如果只是为追逐名利而打拼,那她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停止,以拿到第一个影后为起点,有一便有二,有两三个影后以后,肯定还会想稳定下来,经常得奖。

    经常得奖后,她就会想要走向国际,成为国际知名的演员。

    如此说来,她倒更愿意将演技奉为自己的毕生追求,慢慢在实践中打磨自己的演技。

    不然长此以往,她迟早会迷失在名利场中。

    由于她的动作,秦苏长吸一口气,快速抓住她手腕,微喘着气问:“颜儿,你真的想好了吗?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我而将就。”

    “秦苏,我真的想好了,”舒颜停下动作,缓缓笑了笑说:“虽然我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但在这一刻,我是因为真的喜欢孩子,没有半点将就和不满。”

    明净灯光下,她的目光,纯净得几乎虔诚。

    她没有撒谎,她是真的想好了。

    秦苏慢慢扣住她十指,举至枕头,欺身而上,沙哑着声:“好。”

    舒颜双腿下意识缠上他结实紧绷的腰,秦苏眸子愈发昏沉,呼吸粗重不已。

    两人虽然已经有过多次亲密行为,但头顶过于明亮的灯光,还是让她对接下来的事充满了紧张,变得浑身都不自在,她小声说:“关、关灯。”

    看她脸颊通红,目光逃也似的游离不定,秦苏忍不住轻笑一声:“刚刚是谁先主动的?”

    舒颜羞愤地偏过头。

    她也就敢主动一开始而已。

    两人过程中,她鲜少主动,秦苏哪还能不明白她的这份心意,神情动容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哑声安抚道:“乖,我关灯,你放松一些。”

    舒颜云里雾里地点了两下头。

    秦苏一边摸到床头开关,一边除去她所有衣物。

    室内彻底黑了下来。

    舒颜x秦苏(4)

    这段时间来, 两人敞开心扉聊完以后, 秦苏没有再采取保护措施,然而, 舒颜的肚子依旧不见任何反应。

    “秦苏,你说我是不是怀不上孩子了啊?”

    她第一百零八遍发出感叹。

    看她洗完头发, 却不吹干,只倒在沙发,任发尖不断往下滴水, 秦苏有些无奈地找来吹风机, 走到她跟前,牵起她道:“走,我先带你去吹头发。”

    舒颜有气无力地瞥他一眼,懒洋洋伸手,“我没力气,你拉我。”

    秦苏哑然失笑, 俯下身, 将她双肩托起,带她往有排插的卧室走去,她顺从地跟在他后面。

    舒颜坐在床头, 秦苏站在她身前,动作轻柔的抓起她头发,热风缓缓拂过她发间,暖融融的。

    她仰起头,对方不急不缓地行动着, 每个动作都恰如其分的舒服,跟她自己胡乱吹几下的感觉全然不同。

    她随意揪住他睡衣边角,玩弄起来。

    秦苏看她一眼,动作不变问道:“怎么了吗?”

    犹豫一会儿,她再次抬头看他,很是纠结问:“秦苏,你说我怎么还没怀上啊。”

    前几天,她逼着秦苏去给她买早孕试纸,结果一测,测试区中只出现一条紫红色线,表明她并未怀孕。而且就在前天,她大姨妈还如约而至了。

    种种一切,都说明她还没有怀孕。

    秦苏:“你经期是前天开始的吧?”

    舒颜:“是的,还是你提醒我的呢。”

    见她迷迷糊糊仍是没反应过来,秦苏好笑道:“那你自己算算,十多天前,你是不是还处于安全期?”

    闻言,舒颜怔了一会儿,再认认真真低头一算,顿时没了言语。

    看她垂头丧气闷闷不乐的模样,秦苏宽慰说:“怀孕的事,原本就强求不得,你先放宽心态,我们慢慢来。”

    舒颜闷闷点了两下头,亏她先前白激动那么久,还闹出那么多的笑话让他看,更别提,他一早就知道,还不告诉她,整天陪着她瞎闹腾。

    帮她吹干后,秦苏这才打理自己的头发,看她面色仍是苍白得厉害,又不放心地给她冲了一杯治痛经的颗粒,“先趁热把药喝了。”

    舒颜一闻味道,就嫌弃地捂住鼻子,只是瞧见秦苏不大好看的面色,终是凑近些,小声打商量道:“能不能不喝了啊?我之前喝过红糖水,已经没那么痛了。”

    秦苏将玻璃杯凑近她嘴边,“不行,还是吃药管用一些。”

    许是长年累月拍戏落下的病根,她虽然年龄不大,但每每到经期的前两三天,肚子总是痛得厉害。

    秦苏知晓后,便特地去请教了一名可靠的老中医,从膳食方面变着法地给她疗养,饭后就时常带她去别墅外的小花园散散步。

    舒颜只以为秦苏是想拖她去做个伴,加上秦苏厨艺惯来好,只要味道一好,她也就不会管那么多,便事事都随他来。

    故而这一回,算是她经期以来,过得十分舒坦的一回了。

    看秦苏半点不为所动,舒颜努力让自己眼眶充满水汽,双手合十恳求道:“真的不行吗?我肚子现在真的不痛了。”

    “卖惨也没用。”

    “……”

    为了让她喝药,秦苏回回都要跟她纠缠许久,为此也算是伤透了脑筋。想想上次的法子,他面不改色说:“你如果再不喝,我就要像上次一样喂你喝了。”

    果不其然,舒颜一听到那个字眼,双颊慢慢染上红晕,又羞又恼瞪他两眼,咬牙切齿回:“我喝!”

    她知道他是个说得出就做得出的人。

    秦苏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笑意浅浅:“记得全部喝完,我坐这里陪着你喝。”

    舒颜接过,斜他两眼后,直接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下去,杯子见底,她满嘴都哭出了新高度。

    她如此抗拒这杯颗粒,不是没理由的,因为里面有姜的味道,又刺鼻,又辣。她不喜欢与姜有关的所有食物。

    秦苏拿开她手中杯子,笑了笑说:“你先坐一下,等下再喝水。”

    两人一起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舒颜双手放于身前,整个人如树袋熊一样地缩在他胸前。

    秦苏将热水袋放到她腹部,轻轻揉了揉,“现在好点了吗?”

    腹部传来源源不断的暖乎热意,舒颜点点头道:“好多了。”

    秦苏揽着她,将她脑袋拨出来一些,“如果半夜还有哪里不舒服的,一定记得告诉我。”

    舒颜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揪着他手指头,缓缓闭眼睡去。

    睡梦中,还能感受到有只大手,在缓缓揉她腹部,缓解她的不适。

    ***

    秦苏的生日,恰恰比舒颜晚一个月多,故而眼看着他的生日即将来临,她忽然焦灼起来,不知该送对方什么东西。

    她原来想的是,给他织一条围巾,可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和,他肯定也是用不上了。可除此以外,她又想不到该送什么其他东西。

    楚恬暗戳戳道:“要不你去问问秦学长,看他还缺什么不?”

    舒颜否定说:“这怎么行?我要是问了他的话,那就没有惊喜感了。”

    “说得也对。”楚恬提议道:“要不趁今天有空,我们一起去外面逛逛街,去选一下?”

    沉吟片刻,舒颜直接应了下来,带着楚恬,开车去往商业街。

    两人逛了一大圈后,她最终为秦苏选了一条灰色领带和一枚胸针,也为舒新山和周忆云同志挑了两件礼物,如此明显的目标人物,自然有被路人认出,将偷拍照片发到了网上。

    【我注意到了,那是男装店歡!而且根据路人路透,舒颜还在里面逗留了很久,所以说起来,她这是在为男朋友选礼物??】

    【好的,我们知道这件事了,请不要过多干涉舒颜的私人生活,麻烦多给她留一点隐私感,再说了,即便她是给男朋友挑礼物,那也没什么错吧?只能说明他们感情很好,希望大家别去打扰。】

    【赞同楼上,希望大家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舒颜的作品上,她一路走来,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容易,别再八卦了。】

    【身为公众人物,她已经公开自己的恋情了,我们就希望大家能别再跟踪、别再打扰她,平心而论,这要换做是我们任何一个人,谁都不喜欢事事被人曝光吧?】

    ……

    回到家后,舒颜自然也看到了微博热搜。公开恋情后,她没有向外人透露秦苏的基本信息,但也无需再像以前那样藏藏掖掖。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秦苏是否有看到这条微博。

    但根据以往经验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