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露营的第二天就下起了雪。

    玛利亚兴奋地说:“附近有个滑雪点,再等两天,湖面还能结冰!就能上去玩儿了。”

    但钟予欢已经冻得不想滑雪,也不想滑冰了。

    她把外套还给了黎今远二人,自己裹着毯子,从脑袋裹到脚,钻出了帐篷。

    有个法国少年,看见钟予欢裹着毯子出来,兴奋地朝她走了过来。但还没等走近,就又看见黎今远走了出来。

    法国少年识趣地脚下一顿,当场拐了个弯儿,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钟予欢有点儿纳闷,她忍不住回了个头:“我这样看起来特别丑吗?”

    丑吗?

    黎今远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头发还没有扎起来,拢着毯子,几乎把整个人都罩在了里头,脸颊边的发丝微微凌乱。

    看上去是那么的小只。

    好像张开手指,轻轻一圈,就能够将她整个人都圈起来。

    不仅不丑。

    还格外的好看。

    整个人都是漂亮而柔软的,让人恨不得好好捧在掌心。

    “不丑。”黎今远低声说。

    钟予欢更纳闷了:“那他见了我跑什么?”

    “冻坏脑子了。”黎今远随口说。

    “你们不去玩儿吗?”钟予欢指了指其他人的方向,他们自己带了滑雪用具,准备往山腰走了。

    黎今远皱了下眉:“山上更冷,如果再降温的话,不一定能顺利下山。”

    钟予欢想想也是,她扭头看向帐篷内,霍承鸣靠在小桌子前,单手撑着,背躬着,累得又睡着了。

    “那你们还玩儿吗?”钟予欢问。

    黎今远摇摇头:“不用了。”

    他们来这儿,本来就不是奔着来玩儿的。

    “那收拾一下,我们提前回家。”钟予欢说完,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霍承鸣的方向。既然这么累了,没有必要,一定要陪她来露营啊。

    “嗯。好。”黎今远笑了笑:“回家。”

    黎今远返身进去收拾东西,钟予欢则到了霍承鸣的身边,把人叫醒了。

    霍承鸣按了按太阳穴,低声道:“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一会儿上车睡。”

    霍承鸣绷紧的五官,这才放松了下来。

    钟予欢看得忍不住皱眉。

    黎今远走过来,说:“我已经给卫哥打了电话了,司机一会儿就来接我们。”

    霍承鸣看向了钟予欢:“准备回去了?欢欢不玩儿了?”

    钟予欢摇摇头:“露营又没什么新鲜的,何况看着好像要降温了,早点回去。没几天又要开学了。”

    霍承鸣点了头。

    他来这里,也只是想看看兰登是谁,约瑟夫又是谁,玛利亚等等等都分别是谁……人都看过了,当然也没什么留在这儿的必要。他也不是过去的霍承鸣了。露营、玩游戏、滑雪、溜冰,对于他来说,都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当然也留不住他的兴致。

    三人一块儿收拾好了东西,将行李箱和背包都挪到了帐篷外。

    玛利亚正好来叫他们。

    “不去滑雪了吗?”玛利亚面露遗憾之色。

    “不去了,好冷呀。”钟予欢说着,把身上的小毯子裹得更紧了。她觉得这个东西,比霍承鸣他们的衣服还好用。

    玛利亚对上钟予欢的小脸,钟予欢的面颊微微泛白,玛利亚满眼心疼,于是其它的话也都说不出来了。

    “好,那下次一起去农场附近。等夏天的时候,带你去摘水果、挤牛奶。”玛利亚无奈地道。

    “好,你们去滑雪,拜拜。”钟予欢冲她弯了弯手指,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玛利亚却是对她飞了个飞吻,然后才转身离开。

    黎今远和霍承鸣的脸色当时就有了变化。

    尤其是霍承鸣,脸色立刻就黑了。

    在钟家的时候,他们是希望能和钟予欢一块儿出国,单单只过三个人的生活的。从此真正地相依为命。但等到了现在,他们突然觉得回到国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在国内,就不会有这么多奔放而热情,不分场合、时间对着钟予欢展露好感的人了。

    露营地的人慢慢就减少了,他们都朝山上去了。

    周围很快归于宁静,只有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

    钟予欢歪头看了看黎今远,又看了看霍承鸣,她低声说:“你们是不是特别怕我不高兴啊?”

    黎今远和霍承鸣同时一怔,谁都没有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

    霍承鸣没出声。

    黎今远先看了看钟予欢的脸色,然后才出声说:“当然是希望你能一直开心啊,在刚到钟家的时候,就这样想了。”

    “其实如果你们很累的话,是不用特地陪我去做某件事的。我不会因此而不高兴。”钟予欢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好。”黎今远微微一笑:“我记住了。”

    黎今远的笑容实在太具有欺骗性,钟予欢也分不清他究竟是不是真的记住了。

    钟予欢只好看向了霍承鸣,但霍承鸣还是没出声。

    恰好这时候车到了。

    司机将车停稳,下车帮着拿了行李。等将行李放好后,大家就准备上车返程了。

    钟予欢先钻上了车,坐到了第三排的位置上。黎今远和霍承鸣陆续上车,坐在了第二排。黎今远和司机简单地打过招呼后,车子就发动了。

    钟予欢裹着小毯子,温度合适,闭上眼又睡了一会儿。

    等她醒来的时候,车才行驶了半个钟头。黎今远倚靠在位置上睡着了,但霍承鸣却没有睡。他低着头,在用手机回复什么消息。

    钟予欢慢慢地坐起来,伸出手指头捅了捅霍承鸣的背。霍承鸣僵了下,立刻扭过了头:“醒了?”他的嗓音压得很低,有一丝别样的迷人味道。

    钟予欢点了下头,扒拉在他的靠背上,悄声问:“承鸣哥哥,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啊?”

    霍承鸣低着头:“说什么?”

    钟予欢没好气地又戳了戳他的背:“你怎么这么闷啊?”

    霍承鸣顿了顿,反问:“闷吗?”

    钟予欢看了看他的神色,怕打击到他,低声说:“也就那么一点点。但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你今天没有说话。”

    霍承鸣关了手机,微微侧过头,他低声道:“我高兴这样做。”

    “嗯?”钟予欢愣了一下。

    “陪你做任何事都好,我高兴这么做。”霍承鸣沉声道,带着点儿我行我素的意味。

    钟予欢愣在了那里。

    霍承鸣却突然反问:“我和黎今远管你恋爱的事,你生气吗?”

    钟予欢愣愣地摇了摇头:“不会生气啊。之前就和你们说过,我是真的拿你们当家人。所以,这应该算是家人的特权。你是哥哥,你当然会关心我,会管束我。”

    霍承鸣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霍承鸣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早在拆贺卡的时候。

    不,甚至是更早。在他们来到钟家后不久,知道她母亲在的时候,曾经给她和另外一个男孩儿,口头上定过婚约。当那个所谓的南小少爷出现的时候,他的心底就生出了很强烈的不快,甚至是占有欲。

    霍承鸣也不希望这样,但他控制不了这样的想法。

    过去在福利院的时候,霍承鸣就懂得一个道理。

    你需要的东西,一定得靠自己去抢,去握住。不管是穿的也好,吃的也好,又或者是被领养的机会也好。把握不住,是没有人会来同情可怜你的。因为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可怜,谁又能分出那点怜悯之心,分给别人呢?

    他能握在手里的东西太少了。

    但至少他想要牢牢抓住钟予欢。

    那种占有欲几乎刻入了他的骨子里,刻入他的本能里。

    哪怕是随着时间的变化,掌握在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

    他依旧只想要,好好将她护在自己的圈子里。这会让他感觉到极大的满足和安心。

    霍承鸣收起思绪,回过头,低声问:“还睡吗?”

    钟予欢摇摇头:“睡太多了,睡不着了。你多睡一会儿,你太累了。”

    “我不累。”霍承鸣重新打开手机:“我陪你玩会儿游戏。”

    钟予欢从座位上滑下来,半蹲在霍承鸣的座椅后,她抬手捂住了他的双眼:“好了,现在开始,霍同学只能闭着眼,不能再睁眼了。”

    说完,她扯下了自己的小毯子,甩到了霍承鸣的身上:“我把它暂时租借给你,好好裹着。”

    霍承鸣无奈地自己动手裹好了毯子:“眼睛闭上了,你把手收回去。”

    这个姿势也怪别扭的,钟予欢从善如流地收回了手。

    “睡。”

    “嗯。”

    车内重新归于宁静。

    钟予欢这才又重新仰倒在沙发上,拿着手机自己开始玩单机游戏。

    第二排靠左的位置上,黎今远慢吞吞地睁开了眼,但他睁眼只看了一眼车顶,就又闭上了。

    他也想知道,他和霍承鸣管她恋爱的事,她会生气吗?

    但他没有问。

    他的性格让他习惯了,将一切的疑问和真实的回答藏在心底。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怎么敢说出来呢?

    过去的黎今远,是一无所有的黎今远。

    但从离开福利院之后的黎今远,是重新拥有了依托的黎今远。所以之后才会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

    他想对她好,也是想要用这点儿微不足道的好,将她绑得更长久一点。至于多长久?他也不知道。

    黎今远心下有一丝茫然。

    但至少,至少让家能够维持得更久一点,而不会有任何人妄图来抢走钟予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