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 番外一 朗锦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朗锦之放在座位上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好几次了。

    “先生?”旁边的下属小心翼翼地出声:“您的手机……”

    朗锦之却不为所动, 继续谈霞泽县的问题, 等到将问题说完,并敲定了最后的方案。朗锦之才起身, 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今天会议就到这里,辛苦大家。”

    说完,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拿起手机查看。这下他的动作就快多了,甚至还带了点焦急的味道。

    【表哥哥哥哥哥!】

    【[图片]这里好玩。】

    【对啦,钱医生的联系方式我昨天已经发给你啦, 有收到吗?】

    【再发一次好了_(:зゝ∠)_】

    【不管去不去,表哥记得告诉我呀。我带礼物回来给你, =3=】

    朗锦之不自觉地勾了下唇。

    但很快,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看上去有些冰冷。

    半晌, 他才又重新低下头, 对着回复框开始慢吞吞地打字, 速度堪比老年人。

    【已收到。好。(づ ̄3 ̄)づ╭~】

    回复的前半部分充斥着浓浓的中年老人风格,后半部分则又跳脱得过了头。凑在一块儿,说不出的违和, 但又带点可爱。

    朗锦之收起手机,很快又投入了新一轮的工作之中。

    等到了傍晚, 他按时下班。

    程秘书负责开车,一边开车,一边说:“钟小姐最近过得很开心。”

    “嗯。”朗锦之听到这里, 也感觉到那么一丝开心。这正是他一直以来,努力想要的结果。他希望她开心,再不会想起童年时曾经受过的冷落与伤害。

    程秘书憋不住了:“……那您呢?”

    他?

    朗锦之冷漠地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景物,没有开口。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心。

    他的开心大概就是,表妹能开心,外公能健康,工作不出错吧。

    程秘书没有再开口。

    他将车停稳:“到了。”

    “嗯。”朗锦之推开车门走下去,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回到卧室后,朗锦之拿出了手机。

    他先是看了看网络上的八卦新闻,将与钟予欢有关的,仔仔细细看上一遍。

    再去看钟予欢之前录制的,现在才播出的极速之路第四期,给钟予欢增加播放量的同时,他还没忘记发两条弹幕。

    然后才返回了之前的对话框,将钟予欢发来的消息又看了一遍。

    ……

    很快到了周末。

    心理诊所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这是朗锦之从来不会想过,也从来不会愿意去做的一件事。

    ——他坐在了那位钱医生的面前。

    他浑身肌肉紧绷,如同蓄势待发的野兽。

    他的上衣口袋里别了一支钢笔。

    就在钱医生开口之后,他把钢笔取了下来,攥在了手里,指腹轻轻摩挲。

    钱医生垂下目光看了一眼,微笑着说:“这会让你感觉到更有力量吗?”

    朗锦之没说话。

    于是钱医生换了个话题:“这是别人送的吗?”

    “嗯。”朗锦之顿了下:“妹妹送的。”

    钱医生脸上的笑容更温柔。

    她找到了另外的突破口。

    整个谈话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在即将结束的时候,钱医生突然要求:“如果方便的话,下一次您应该将您的母亲一块儿带来。比起您,她的心理需要更多的治疗。很多家庭里出来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心理问题。而他们的问题,往往都是因为上一代造就了一个糟糕的环境……我们应该尝试从根子上入手。”

    朗锦之没点头,也没摇头。

    等到结束之后,他就迅速离开了。

    第二天,心理诊所又迎来了一个穿着贵气的客人。

    这位客人年纪在四五十岁左右。她取下墨镜,对着钱医生恶狠狠地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接诊我的儿子。”

    钱医生微微惊讶,反问:“为什么?”

    “他怎么可能会有心理疾病!他是优秀的!他的自律,对自我的要求,难道不正说明了他的优秀吗?这需要被医治吗?荒谬!”丁秋月气得用力拍打着桌面。

    钱医生皱了皱眉。

    果然,更不可救药的,是面前的女人。

    之后的半年里。

    朗锦之都会到诊所去和钱医生聊一聊。

    而每次在他走之后的第二天,丁秋月也会去诊所大闹一场。

    朗锦之像是写日记一样,会不断发给钟予欢消息。

    【今天去了。】

    【今天也去了。】

    ……

    一开始只是听了钟予欢的话,作出的一种尝试。

    到后来,朗锦之发现钱医生是很有意思的。她会教他怎么更好地和钟予欢沟通交流。

    半个月后,朗锦之发出去的信息内容终于有了大的变化。

    【欢欢,我想要你送给霍承鸣的那幅画。】

    【?表哥?那幅画哪还有第二幅啊?第二幅那得是赝品了。】

    【欢欢到朗家做客吗?】

    【好呀好呀,就来。】

    【我给你做饭。】

    【……那还是算了叭。】

    朗锦之看见拒绝的话,也并不觉得难过生气,相反,他还感觉到了心情舒畅。

    他慢慢学会了主动表达,并且发现这并不会让人难受。

    “先生脸上的笑好像变多了。”程秘书将一沓资料交给他之后,突然开口说。

    “是吗。”

    “是的。”

    朗锦之处理完手头的事,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

    卫生间里的镜子很大,镜子清晰映出了他现在的样子。

    他的五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那么不知不觉地放松下来了,不再像是以前时刻紧绷的样子。

    朗锦之擦干净手,低头拿出手机,又给钟予欢发了消息。

    【欢欢。】

    【嗯?】

    【我有一点高兴。】

    【嘿嘿嘿表哥你是不是猜到我给你买了新礼物!】

    朗锦之没有猜到。

    但他觉得自己好像变得更开心了。

    ……

    …

    丁秋月终于能好好坐在钱医生的面前了。

    心理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尽管这个过程再漫长,丁秋月也慢慢终于拾回了点道德良知。她明白朗锦之为什么厌憎她,明白她为什么越来越孤独,明白她曾经做过的事,培养出一个优秀儿子的同时,也给他带去了要终其一生才能纠正的桎梏。

    越是明白,丁秋月就越是感到痛苦。

    她一遍又一遍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今天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

    这天雨下得很大。

    丁秋月终于踏足了她很多年都没有再去过的朗家。

    一辆车很快开近了,车门打开,程秘书走下来,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紧跟着是朗锦之走下来。

    “锦之……”丁秋月巴巴地跟了上去。

    而朗锦之却直接掠过了她。

    丁秋月没有撑伞,大雨落下来将她整个人都打湿了。

    “锦之……”她忍不住又叫了一身。

    而朗家的门内这时候也疾步跑出来了一个人,她撑着伞:“表哥!我来接你了……快,快……”

    是钟予欢。

    钟予欢将伞挪到了朗锦之的头上,皱眉看了看丁秋月。

    丁秋月强忍着退却恼怒的冲动,一心想要修补关系。

    而朗锦之也终于回头看了看她,他淡淡道:“我以前就说过,该奉养你的,我不会少。你现在跑到这里来淋雨,谁的面上都不好看。”

    丁秋月张了张嘴。

    可我不想要冷冰冰的出自义务的奉养……

    朗锦之从钟予欢手中接过了伞撑好,并且往钟予欢的方向倾了倾,然后他们跨过了大门,再没有看她。

    “我知道我当年做了一些错事,锦之,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我愿意去改正了。你难道不能给妈妈一个机会吗?”

    “失去的,不能再回来。所以要把握当下。不能有一刻的放纵。这是你当年教我的。”

    朗家的大门关上,把丁秋月关在了外面。

    丁秋月打了个哆嗦,她捂着胸口,更觉得心里难受得要命。

    她一味和人攀比,拿自己的婚姻去比,拿丈夫和儿子去比,拿自己手里的钱去比……她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一回头才发现,已经没有一个亲人还在原地等她了。

    朗锦之走进餐厅,眉间还带了一点阴翳。

    钟予欢给了他一个很大的箱子,拍了拍,说:“新礼物。”

    朗锦之眉间的阴翳消散,拆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两盒一万多片的拼图。

    “表哥,你一个,我一个。我那个,你帮我一块儿拼了吧。”

    朗锦之:“……”

    当天晚上,朗锦之彻底打破了自己过去的作息。

    他拼了三个小时的图,一抬头,凌晨1点。

    朗锦之皱着眉放弃了。

    于是他打开了电脑开始刷钟予欢拍过的所有综艺,并且孜孜不倦地往上面敲弹幕:

    【霍承鸣真蠢。】

    【黎今远也很傻。】

    【欢欢可爱。】

    ……

    朗锦之在家里度过了第一个堪称咸鱼的周末。

    他不分白日黑夜地刷完了那些视频,看完了网上的帖子。顺便还摸到了别的八卦贴,都看了那么几眼。

    不知不觉,一天一夜就过去了。

    朗锦之起床吃晚餐的时候,顶着一双黑眼圈。

    朗父看见他的样子都惊呆了。

    朗锦之一身倦意,捏着筷子,盯着桌上的食物,却不知不觉地笑了下。

    他有了漫长人生里的第一次放纵。

    他也终于从困住他多年的桎梏,迈出了第一步。

    学着去做一个不那么按部就班,但更快乐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遇见控制欲强的父母,其实应该建议他们去看心理医生。_(:зゝ∠)_不过大部分父母都不觉得自己需要看医生唉。番外仅仅只是让表哥变得更快乐一点,不会有表哥的cp。就这样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