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闺秀在七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我要跟你离婚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深夜里周老太跟林思思都是被惊醒的,当然第一反应都是周松柏回来了。

    她们也没猜错,就是周松柏回来了。

    跟上次一样,周松柏这一次也是在夜里到家的。

    虽然没跟上次那样开个大货车回来,但还是拎了个大包裹回来。

    林思思看了自己男人这样,脸色有些复杂。

    这一身行头要是不知道的,那还以为是个要饭的,脏兮兮的,脸上胡渣也是不修边幅,一身馊味根本没法闻了。

    “娘你跟他说话,我去给他烧洗澡水。”林思思立马就敬而远之道。

    “媳妇儿,你嫌弃我。”周松柏幽怨道。

    “我是爱你哒。”林思思嗲声嗲气敷衍了一句,然后就要去烧水了。

    “不用烧水,我用井水洗就行,你给我做点吃的。”周松柏说道。

    “好吧。”林思思点点头。

    现在这天气洗冷水澡也没啥,刚好水缸里就有水,不是井水不冷的。

    周老太就去拿了衣服,周松柏就舀水去洗澡了。

    他洗出来了,林思思也给下好了一碗面了。

    这面团是她睡觉前放着醒的,因为心里也是有数的,估摸着他也是快回来了,留一手准备也不至于没吃的。

    要是没回来,早上做了吃也没事。

    一碗番茄鸡蛋面叫洗干净一身清爽的周松柏吃得是心满意足。

    周老太跟林思思就坐在桌边看着他吃,等他吃完了,缓了口气了,这才进入主题。

    “怎么这一次跟落难了似的。”林思思问道。

    周松柏就瞪她:“你要嫌弃你男人几遍?”

    “嫌弃你还把你喂得饱饱的。”林思思一点不怕他,笑笑道。

    周松柏也笑了,然后就去把他的大包裹拿过来。

    里边装了一整包的手表,除此之外还有房产证。

    房产证林思思不意外,但是这手表哪来的?

    “我去了京市把咱这院子给买了,就在京市兜转了两天,然后直接南下去了。”周松柏说道。

    周老太唬了一跳:“啥?你不是去南方了?你啥时候还去京市买院子?”

    “我本来就是去京市买院子的。”周松柏笑笑道:“娘你别怕,你不知道,现在不一样了,真不一样了。”

    上一次去南方,他被那边给震撼到了。

    这一次去京市,他同样是被那边给震撼了一把。

    不出去根本不敢想象外边已经发展成那样了。

    “你们不知道,京市那边四通八达,全是水泥路砖石路,走出去就是电话亭,电话在那边一点都不带稀罕的,还有地铁,我还去看过地铁,地铁你们怕也是不知道,就是在地底下的火车,不过听说不大安全,我没敢坐……”

    “还有公交车,特别多的公交车。”

    “那些人都老开放了,满大街地在跳舞,叫什么迪斯扣?”

    “各种汽水也是挺好喝的,不过贼贵。”

    “进口香烟也不少,不过也死贵死贵的。”

    “……”

    周松柏将京市那边的盛况阐述了一遍,过了嘴瘾了,然后才算是心满意足地说起他买院子的经过。

    “那老伯一家子以前也是有钱人,但早些年被斗怕了,他身体不大好,他家人联系上了国外的亲戚,就想要去国外投奔亲戚,所以就把那院子给卖了。”周松柏说道。

    “多少钱?”周老太黑着脸问道。

    不用说,小老太就是觉得这儿子真的是折腾得没完没了,竟然平白无故跑京市那么远的地方买院子去了。

    买了能干啥用啊,又不去住,而且这不要钱的吗!

    “五万多,带过去的钱花了个精光,不多也不少。”周松柏说到这个,就叹了口气,没注意他娘都快坐不稳了,跟他媳妇说道:“媳妇儿,还是你说得对,我都后悔死没早听你的了。”

    “我说的话你啥时候听过了,让你别去你不听。”他没注意到小老太都快拿扫帚打人了,林思思却注意到了,二话不说就祸水东引道。

    周松柏没注意他媳妇的狡诈,顾自说道:“媳妇儿,这要是咱早两三年过去买,五万块钱能买一处二进的大院子!”

    但是今年去买,行情价已经不一样了。

    他带过去的五万多块钱就只能买一处寻常的院子,虽然院子也是不小的,不过总归是比不上二进的那么有排场。

    这位出去涨见识后,那眼光也是跟着水涨船高了。

    觉得二进院才有排场,一进院的,感觉还一般得很。

    不过那也是没办法啊,二进院的买不起,但直接叫价九万块钱。

    简直是天价。

    而且那样地段的也就一般得很,那地段好的,那更不用说,他问都没敢问。

    说起来周松柏能用五万块钱买到这一处院子那也是有运气成分在的。

    因为那老伯有两处院子,一处是一进院的,一处是二进院的,本来周松柏看中的是二进院,奈何太贵了买不起。

    被另外一个大款给买了,叫周松柏只能干瞪眼。

    其实原本老伯给那座一进院定的价钱,那也是不便宜的,本来叫价是五万多将近六万了。

    周松柏带过去的钱不少,但都差点不够。

    可是人家的院子也不是那么容易卖的。

    毕竟在这个万元户走天下的时代里,一下要拿出这么多钱,那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魄力。

    前边那大款还是因为一家子都搬过来,所以才买的,不然也不一定会买。

    那老伯前边卖了一处九万块钱的二进院,又因为他儿子儿媳妇催得紧,所以这老伯也就算便宜点给周松柏了。

    问他有多少钱,周松柏给留了一百块钱开销,其他就都给了这老伯了。

    当天就去过了户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那一处院子就是周松柏的了,手续很是简单,一点不繁杂。

    “我跟房管局那边的人打听的,他们说要是早两三年过去,咱那笔钱就能买个二进的,我真是太喜欢那二进院了,媳妇儿你去看了就知道了,简直跟走近以前地主家一样。”周松柏感慨说道。

    然后又忍不住有些得意,没想到他周松柏也能有去京市那种地方的一天,更没想到,他周松柏还能去那种荣华富贵的地方买一处院子。

    虽然地段也就一般,不过那也是京市的啊!

    他得意的时候,周老太却是已经拿起扫帚了。

    “娘,你别打松柏。”林思思提醒自己男人道。

    周松柏回过神来,愣道:“娘你这是干啥啊。”

    “你个混小子,你瞒着家里跑去京市,你也不看看那种地方是咱乡下人能去的吗,而且去了也就算了,你还把家里钱全带过去祸祸了,那么多钱,你就买一个院子,那院子是金打的都没这么值钱!”周老太怒道。

    “娘,你小声点,荞荞她们都还在睡觉。”林思思劝道。

    周老太就压低了声音,瞪着自己儿子:“你赶紧过去把那院子退了,把那五万块钱拿回来!”

    她都不知道自己老儿子竟然赚了这么多钱啊,万元户就顶了天了,她老儿子一个人能顶五个万元户啊。

    这多有本事啊!

    不过不止赚钱有本事,这祸祸钱也是有本事。

    京市那是啥地方,那是领导人住的地方,是他们这小老百姓能去的吗?

    而且这就算了,竟然还去买房,花了这么多钱。

    小老太觉得今天不教训教训这抖上天的老儿子那是不行的了,必须把他这股子歪风邪气给打住了!

    “娘,那老伯一家子都出国了,就算要退也没法退了,再说了,干啥要退啊,我都还在后悔没早点过去买呢,晚了这两三年,我全白干了。”周松柏说道。

    周老太被气得不行。

    “娘,你坐下来听松柏慢慢跟你说。”林思思就扶着她坐下来。

    小老太就抓着老儿媳妇的手开始抹泪:“思思啊,是娘对不住你,娘对不住你啊,因为他一出生就没了爹,所以从小把这小子惯得没法没天,家里有点钱就祸祸了,娘没教好他啊。”

    周松柏:“……”这都是他媳妇怂恿的好吗?

    林思思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后,然后就轻声细语安慰老太太了。

    周松柏:“……”他觉得他媳妇真是太会盘算了,好人她来做坏人他来当。

    不过谁叫他是她男人呢,受着呗。

    小老太被安慰了一番,可算是好受多了,再一次感慨:“也就是娶到思思你这样的儿媳妇,不然娘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明天我亲自给我亲家母带两只鸡过去,我要去跟她坐坐。”

    林思思笑了笑:“那我娘肯定会很高兴的。”然后看向周松柏:“松柏,你为啥要买这院子啊,赶紧跟娘说说。”

    周松柏瞧着他媳妇儿挤眉弄眼的,就也配合道:“娘,你真不用担心,这院子买了肯定差不了。”

    “差不了那是你说的,买来何用?而且你也不想想,咱乡下人,能去那种地方走一圈就是天大福分,你还敢过去买院子?”小老太训斥道。

    “是是,娘说的是,娘,你想想啊,这才两三年时间,那边院子就翻了一翻,咱要是早两三年买,现在又卖出去,这能赚多少钱啊?”周松柏说道。

    “你别诓我,也就是你这样的傻子才会去买住人的院子,大伙都在等单位给配房,谁用自己去费钱买?生意都不能做,以后卖给谁要,你还不如直接买铺子。”小老太说道。

    买铺子的话以后人家要做生意,那还有可能卖出去,住人的,单位都有分配的,谁还去花那个钱买?

    不过真别说,这时候就是这么个消费观念。

    一个顶级电冰箱两千多,那都是有人买的,但是对于房子,那买的人还真不多,都在等着分配呢。

    当然,也有一些人等不及分配就想找一个安稳地方稳定下来的。

    比如周松柏之前卖掉的那一处筒子楼房。

    不过绝大部分是不买房的。

    “娘,我也不知道该咋跟你说,不过你放心,我能赚一个五万块钱,那就能赚第二个,你看,这一包手表就是我钱花完了,跑过去南方那边给赚回来的,全是进口表,一块得三百以上,这一共有三十多块手表,这就小一万在这了。”周松柏说道。

    小老太知道想退也退不了了,那也只能认了啊,而且老儿子后边说的话,也的确有道理。

    于是瞥了老儿子一眼,哼道:“我手里这块旧了。”

    “换,娘你喜欢哪样的,尽管换。”周松柏立马道。

    小老太又道:“我一个老姐妹很想买一块,我换个新的,就把我手上这块卖给她?”

    “行,娘你只做主,那钱卖多少钱自己留着当私房。”周松柏说道。

    “这多不好。”小老太脸上有了笑,也朝老儿媳妇看去。

    “哪有不好,娘你自己看着卖就行。”林思思也笑着道。

    家里不缺那点钱,权当哄老太太高兴,这有啥关系。

    于是在京市买了一处院子的事,就这么算揭过去了。

    小老太回房去休息,林思思跟周松柏也回房休息了。

    林思思看了看房产证明,很是满意,道:“咱家钥匙呢?”

    周松柏就道:“交个房管局管理了,那边可以帮我看着租出去,他们会收取一定佣金,方便得很。”

    “你留电话没有?”林思思又道。

    “留了,村支书家的,要是有啥事情,他们会直接打过来。”周松柏点头道。

    已经好一阵子没稀罕他媳妇儿了,这位等他媳妇儿收好房产证上炕后,就凑过来了。

    “不累呀?”林思思自然知道他意思,小声道。

    “不累。”周松柏不在意。

    一直睡到八点多差不多九点,这才起来的。

    至于孩子们,那都已经在院子里玩了,都没打搅他。

    林思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醒来了。

    周松柏懒洋洋道:“媳妇儿,你过来。”

    林思思也就过来了,道:“该起来吃早饭了。”

    “媳妇儿。”周松柏就把她揽着睡炕上来了。

    林思思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想干啥了,连忙小声道:“你给我收住,孩子们都在外边呢。”

    随时都可以进来不说,而且昨晚上才要完,今早又还要!

    她要骄傲一下自己的魅力吗?

    “媳妇儿,你想啥呢,我就是抱抱你。”周松柏就笑道。

    林思思心说我信你才怪了,你那眼神我还能看不出来就是想吃肉的眼神?

    “起床,荞荞她们都想你了。”林思思说道。

    周松柏硬是抱着她在炕上赖了一会,然后才起来的。

    外边的世界虽然很精彩,但是周松柏觉得,还是自己家里最好,回家里了,整个人都舒服了。

    荞荞跟尧尧自然是还记得自己有个爸的,但是龙凤胎兄妹俩可就真有些不记得了,今早上起来看到周松柏的时候还有点发愣,这是哪来的大个子,怎么跑他们家炕上来了?

    不过还没开始嚷嚷就被林思思给抱出去了。

    周松柏一边吃早饭,一边就自己大闺女聊侃,顺带应付一下尧尧,然后喂两口面条给两个小的。

    周老太从后院摘了几个番茄过来,洗洗就给荞荞姐弟几个一人分一个。

    龙凤胎也是可以吃的了。

    “今天就是你生日了,想要啥礼物。”周松柏就跟大儿子说道。

    今天就是农历的八月十五了,就是尧尧小朋友的生日。

    尧尧也是知道的,今早起来他妈就给他做了一碗寿面吃,特别好吃。

    “啥礼物都行吗?”尧尧就看着他爸道。

    “都行,没问题。”周松柏点头道。

    “那我一本新本子,还要两支笔!”尧尧就眼睛发亮道。

    “行啊,待会就带你跟你姐过去,你们自己挑。”周松柏说道。

    “爸,我也有吗?”荞荞小姑娘就问道。

    “我大闺女那肯定也得有。”周松柏挑眉道。

    “可今天是我弟生日,不是我生日。”荞荞说道。

    “尧尧,你生日爸也给你姐买一份她喜欢的礼物,你乐不乐意?”周松柏就朝大儿子问道。

    “乐意。”尧尧就笑了:“也给我弟跟我妹买一份。”

    “行,都有份。”周松柏全给应下了。

    吃完了早饭,他就带着大闺女大儿子出门去了,姐弟俩一左一右被她们爸牵着,都高兴得很。

    家里龙凤胎之一的承承就被周老太带出门去了,还戴了一块新表出去,当然那块旧手表也一块戴出去了,可是要去做生意的。

    这是上午的安排,下午她就要去走亲家母亲戚了,昨晚上的话可不是说笑的。

    至于婷婷,那就留下跟林思思。

    母女俩个也是欢乐得很,婷婷特别喜欢大旺家,直接就跟大旺家抱一块。

    大旺家很干净的,林思思两天就给它洗一次澡,身上没啥虱子之类的,而且大旺家很宠家里的几个小孩。

    林思思就搬了绣架子出来绣,没一会呢,周大嫂就过来了。

    林思思看她这么急也是笑了:“大嫂怎么过来了。”

    “我才听说六叔回来了?”周大嫂就笑道。

    “回来了,不过带荞荞跟尧尧去猪场了,这会子没准开车过去城里玩去了。”林思思点头道。

    “咋去城里了?”周大嫂愣道。

    “今天不是中秋节么,尧尧生日,他就带她们姐弟俩去玩玩了。”林思思笑说道。

    周大嫂闻言才想起来,点点头:“那我等他回来了再过来。”

    “好。”林思思没意见。

    周松柏现在的确不在猪场了,孙桥早上五点多送货过去,六点多就到县城,送了货也就回来了。

    周松柏带荞荞跟尧尧过去的时候看车在,于是就让他们姐弟俩上车,然后过来县城了。

    一路上荞荞就问她爸这阵子去哪了。

    周松柏就说了去京市,又去了南方,去了好多地方。

    荞荞听得一脸羡慕,尧尧也是一脸向往。

    “爸,我们能去吗?”荞荞比他弟可胆大多了,就问道。

    这话问完了,尧尧也瞅着他爸,其实不是他胆小,而是他清楚,他问了也白问,这事得他姐来。

    “你还小,等你再长大点了,到时候爸就带你去,咱去看天门,去看升国旗。”周松柏就说道。

    尧尧这才跟着道:“到时候我也去。”

    “慢慢来,别着急,还有你们妈跟你们奶呢,到时候也一块去。”周松柏说道。

    姐弟俩个就被他们爸画的大饼给哄住了。

    过来县城了,周松柏就先带他们过来买东西,小人书,新本子新笔,都给买了。

    姐弟俩个都是一脸高兴,然后才跟着他们爸过来几个铺子里走了一圈,也顺带翻翻账本。

    周松柏还过来韩玉服装店这边。

    “你们来得正好,我还在说孙桥怎么回去那么快呢,今天尧尧生日,我可是给他准备了一身特别好看的新衣服。”韩玉笑道。

    “多谢二妗子。”尧尧一听是给自己准备了新衣服,笑眯眯道。

    韩玉笑着去把衣服拿过来,给尧尧一件,给荞荞也是一件。

    “二妗子,我也有吗?”荞荞惊喜道。

    “也有,你看看喜不喜欢。”韩玉笑道。

    姐弟俩就被店里韩玉的侄女带去换衣服了。

    “二哥没过来啊?”周松柏就问道。

    昨晚上是林国栋载他回去的,到村口下车,没进村里。

    “刚来了一趟,这会子该去局里坐了吧。”韩玉说道。

    林国栋是公安局那边的常客,整个公安局都没有人不认识他的,不用出车的时候,时常就去那边坐。

    荞荞跟尧尧姐弟俩这时候就换了衣服出来了。

    韩玉看得眼睛发亮,尤其是尧尧,这带出去说是她家国栋的儿子,那都不会有人不信的啊。

    “小姑丈,你把尧尧给我跟国栋当干儿子吧。”韩玉就说道。

    周松柏笑了:“行啊。”

    “二妗子,我给你当外甥就好。”尧尧还以为他爸要把他给了他二妗子,抱着他爸腿看向他二妗子说道。

    韩玉忍俊不禁。

    不过韩玉可是真喜欢尧尧啊,所以等林国栋回来了,她就说了这事。

    林国栋也表示行啊。

    认干亲还是需要摆桌的之类的,一系列下来,还没几天,尧尧就是林国栋跟韩玉的干儿子了。

    周老太对此特别高兴,林母那边也是觉得挺不错的。

    拎着一篮子鸡蛋过来大女儿家里的时候,也说起了这个。

    林大姐听说了,也是有了心思,说道:“荞荞也不知道有没有认干娘,我倒是想要个闺女。”

    “荞荞就算了,松柏把她认给白大仙了。”林母听了就说道。

    林大姐一愣:“松柏还信这个?”

    “信啊,干啥不信。”林母道。

    她那个小女婿可是很信这些的,说家里能有现在这番景象都是亏了大仙保佑。

    虽然林母听的时候全程都是木着一张脸,不过看小女婿这样,心里还是信了几分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且认给大仙当干闺女那也是极好的,大仙会保佑的。

    她们这边也的确是有这样的风俗。

    林大姐很是遗憾,说道:“我本来还想合合八字,看跟荞荞合不合呢。”

    林母不说这个,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子香膏来。

    当然这不是林思思用来惑主媚上的那种,就是单纯的美白润养肌肤用的。

    “我昨天过去跟你妹要的,这瓶给你。”林母说道。

    林大姐不明所以:“娘,你干啥也跟思思一样了,这种东西我要来干啥用。”

    “给你你就用,你别说,真挺好用的,你也抹抹,那张脸看着都快赶上我了。”林母没好气说道。

    上次她过去撞见小闺女在熬制那惑主媚上的香膏,回去的时候她就带了一瓶护肤的,用了之后真别说,感觉挺喜欢的。

    现在小闺女家境如何林母心里也有数,这她自制的香膏就多要了一瓶过来给她大姐也没啥。

    她是问过了的,小闺女的原话是:“大姐早该用了,上次给她她还不要,你拿过去她要是还不要,你就自己用。”

    “娘你还老说小妹爱美,我看她就是像了你。”林大姐倒是没拒绝,说道。

    林母自然知道小女儿像自己了,她也就是嘴上嫌弃小女儿作而已。

    “这香膏要怎么用?”林大姐就说道。

    林母就教她了,母女俩个就一块研究这个。

    然后又跟大女儿说道:“这小破房子啥时候拆了起一个砖瓦房?”

    “现在住着挺好。”林大姐说道。

    “啥挺好,这么多个儿子,你不起宽敞点?而且**现在都多少岁了。”林母说道。

    王**现在十六岁了,要是今年年过去,那就是十七了,十七岁代表了啥,代表了娶媳妇在即。

    林大姐道:“起一个砖瓦房怕是要不少钱,不知道钱够不够。”

    这要是换一个林母就该以为是在要钱了,但是这大闺女性子林母还是了解的,没好气道:“**这几年一分一厘全拿回家里,光是他拿回家的都够了吧。”

    大外孙现在一个月六十块钱了。

    等十八岁的时候可以给他算跟沈聪杰他们一样的工钱。

    不过就算目前为止,那他的这个工资也是极高的了,城里人都不一定有他高。

    猪场那边又是给包吃包住,钱全是存下来的,这钱还能少?

    “那等爱农回来了,我跟他商量看看。”林大姐点头道。

    她过日子精细,家里钱的确是存了些的。

    “姥姥!”王老三从外边回来。

    这是王**的三弟,成天都是往水里钻。

    “国喜回来了。”林母就道。

    “姥姥,你又拿这么多鸡蛋过来啊。”王老三王国喜就看到那一篮子鸡蛋了,说道。

    他觉得他姥姥真的是太疼他们了,每次过来都会拎好多鸡蛋过来。

    “你们都在长身体,可不就得多吃点啊。”林母说道。

    “姥姥,我小姨小姨丈那边还缺人不?”王国喜就问道。

    “不缺人。”林母摇头道。

    “不缺人啊?我听我大哥说猪场那边扩大了好多。”王国喜说道。

    “是扩大了不少,不过也忙得过来。”林母道,又看向他:“你也想过去?”

    “想啊,我这几年一直都在想,姥姥,要不你去跟我小姨跟小姨丈说,我过去干活,他们给我包吃住就行,我不要工资行不?”王国喜说道。

    林母就笑了:“过去白干活你还能乐意?”

    “乐意,咋不乐意,给我小姨帮忙嘛。”王国喜笑道。

    “听他胡说,是听了他大哥说那边伙食好,成天就惦记着呢。”林大姐说道。

    “那边的伙食的确好。”这点林母赞同,实话实说道。

    “姥姥,我说的是真的,不给钱,给我包三顿就行,我也能过去干活。”王国喜说道。

    “那等我过去你小姨那了,再跟她说说看。”林母就说道。

    大闺女家的儿子多,这一共六个儿子,是小数目吗?不是。

    等长起来,山都得被吃塌了。

    王**这个大外孙因为过去猪场那边干活伙食跟得上,长得跟是结实,往下的这些弟弟们,一个个都瘦得很。

    要是能过去给帮忙包吃住,那其实也是挺不错的。

    “娘你别听他胡说,那边**过去就够麻烦小妹的了。”林大姐连忙道。

    “娘,我过去会给帮忙干活的,我啥活都能干!”王国喜就道。

    “到时候我过去问问再说。”林母就说道。

    这阵子刚好周松柏要大忙了,因为秋收要来了,所以林母就过来问了一趟。

    林思思就笑了:“干活只管吃住就行,还有这么好的事。”然后道:“这阵也要忙了,让他过来搭把手也行,不过半大小子饭量不小,我怕他吃穷了,一个月只能给他三十块钱,以后再看着涨,娘你要有空,就跑一趟跟他说说,要乐意就过来。”

    猪场这边活不少,多喊一个过来也是没啥的。

    因为胡柳儿怀孕了,有些活是不能干的,多喊一个过来不要紧。

    而且她大姐家的情况,她也清楚,要养这么多个儿子这还真不是啥容易事。

    林母就过来林大姐这边说了,把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王国喜给高兴得不行。

    “过去了可就得好好干活,上次你大妗子过去想要介绍她娘家两个侄子你小姨都没答应。”林母说道。

    “姥姥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干活!”王国喜连忙道。

    “工资就只有三十了,不过以后还会涨。”林母又道。

    “不要工资也行的。”林大姐连忙道。

    “思思说让国喜别嫌少就行。”林母道。

    “不嫌少,我去胡大黑砖窑厂那边问过了,他们那边的工人一个月也才这个数。”王国喜就说道。

    “你还过去胡大黑砖窑厂那边了?”林母诧异道。

    “你啥时候去的?”林大姐就瞪眼道。

    “我这不是想找点活干么,不过那边没要我。”王国喜说道。

    嫌弃他才这么点大,干不了啥重活,所以不要他。

    “倒是个会折腾的。”林母笑了笑,然后就让他收拾东西,其实也没啥好收拾的。

    一身换洗的发白的衣服带过来就完事了。

    “猪场特别注意卫生问题,每天都得洗澡刷牙这些,跟家里可不一样,过去了看到啥活就得干啥活,可不能偷懒知不知道?”过来路上,林母就叮嘱道。

    “姥姥你放心,我知道小姨肯定是照顾我家才会答应让我过去的,我不会让她失望。”王国喜说道。

    “从小兄弟几个就属你最鬼精。”林母笑骂了声。

    王国喜嘻嘻笑,然后等看到他小姨了,王国喜都差点愣住了:“小……小姨?”

    “这是国喜吧,都这么大了。”林思思笑了笑,道:“我已经跟你姨丈说过了,他现在在猪场那边呢,娘你带他过去吧。”

    “那我就先带国喜过去。”林母点头道。

    王国喜就跟着他姥姥过来猪场了,路上问道:“姥姥,我小姨长这样的啊?”

    咋跟他娘长得一点都不像哟,而且还这么的……这么的像城里人?

    王国喜也是有自己跑去城里的,大老远的也是不怕,所以看到他小姨,不知道咋形容,但能想到的最好形容词就是像城里人。

    “你小姨就是长这样,只不过你们娘要下地干活养活你们兄弟几个,所以才老得快,不然你们娘也能跟你小姨这样。”林母自然知道外孙啥意思,说道。

    “我会好好干,叫我娘轻松点的。”王国喜就道。

    林母很满意,带过来猪场这边交给小女婿。

    周松柏也听他媳妇说过了,而且胡柳儿月份越来越大了,也的确是不方便,多喊一个半大小子过来顶替一下刚好。

    王**也出来见他弟了。

    王国喜看到他大哥也在,一下也就安定下来了。

    王国喜直接过去跟他大哥一块住就行了,不用多安置啥,其他该办置的东西猪场里都有,比如牙膏牙刷毛巾肥皂啥的,叫胡柳儿给拿就行。

    林母带外孙过去也没再过来,直接就回村里去了。

    林思思等周松柏回来了,说道:“上次大嫂问你那事你怎么跟她说的?”

    “还能咋说,我说我暂时不打算开铺面。”周松柏说道。

    目前的确是没打算开,周雪梅陈州那边的铺面货物就不怎么够呢,还开啥开,他大嫂那人也是真会给他找事。

    林思思也没说啥。

    周松柏就开始忙活了。

    真的是挺忙的,因为秋收大丰收,他要囤积大量的粮食,村里村外的,收上来的粮食能高达二十万斤左右,能不忙么。

    胡柳儿去年还能一个人扛一包粮食,今年可是不行了,今年负责给打打称就行了。

    总之算上王国喜,猪场这么多人就忙得火热朝天。

    今年因为把钱都买了京市的院子,所以周松柏加大了今年收粮食的力度,硬是给弄又囤积了不少出来。

    “累人不,还想不想继续在姨丈猪场这边干了。”周松柏这天忙完了,就跟累得两个脸蛋都是红彤彤,汗流浃背的王国喜笑说道。

    “我不累。”王国喜就说道。

    比起他大哥还有聪杰哥孙桥哥要干的,他累啥。

    周松柏笑了笑:“好好干,以后给你涨工资。”

    王国喜咧嘴笑。

    他刚来的时候还有点生疏,但几天后就没啥好生疏的了,哪怕是饭量不小,但是这边也是管够的。

    尤其是每顿饭都有鸡蛋或者鱼肉猪肉吃,还有比这更好的伙食么。

    不怪他大哥长得贼结实!

    跟去年差不多,今年秋收周松柏也是从阳历的九月底,一直到忙活到阳历的十一月去。

    粮食是一边收一边卖的。

    但一直到秋收结束,周松柏的各个仓库还是给囤积地满满当当的,全是要卖掉的粮食。

    林思思这天在记账,周松柏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又带了一笔钱回来。

    一千三百。

    这是胡屠户拿过去猪场找周松柏,拿给周松柏的砖窑厂分红。

    “现在每个月都有这么个数了。”林思思接了过来就说道。

    上个月也是差不多这个数。

    周松柏对此感慨良多:“这砖窑厂也贼赚钱了。”

    他跟胡屠户投进去的钱,截止目前已经全部回本了,也就是说从下个月开始,那就是要开始赚了。

    而这才多久时间?

    “先这么合作着,以后把股份转出去还能再赚一笔。”林思思说道。

    “媳妇儿,不长久合作啊?”周松柏就问道。

    “他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