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闺秀在七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喜事不断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听到声音,周雪梨开门出来就看到她娘了,脸上带着不自然,道:“娘你怎么来了?”

    “啪!”

    周大嫂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气得哆嗦地指着她道:“你刚刚说啥了?你敢再说一遍!”

    王海川也从里边出来了,看到周大嫂也是一愣,旋即喊了声娘。

    周大嫂点点头,目光盯着的,却是自己女儿。

    周雪梨挨了一巴掌,脸上带着恼意:“娘,你也不问问青红皂白,你就这样打我?”

    “娘,有话进去里边说。”王海川说道。

    周大嫂深吸了口气,便拿起地上掉的东西,那至于那一篮子鸡蛋,那是毁了的。

    不过顾不得心疼这些了。

    进来里边一看,那也是满地狼藉,显然刚刚两人在里边大吵过了,还摔了东西。

    “这些都是谁摔的!”周大嫂哪里忍受得了这么糟蹋东西,直接就道。

    王海川没说话,周雪梨也没说话,但是周大嫂却清楚,这绝对就是自己女儿干的,不然她能一下就说是王海川摔的。

    “亲家母呢?”周大嫂只得一边收拾一边道。

    “我娘早上带熙熙跟舒舒去公园玩了,还没回来。”王海川说道。

    “那你们两个不去上班,留在家里干啥?”周大嫂很是麻利地收拾了家里,道。

    “今天轮休。”王海川说了一句。

    这轮休所指的,就是周雪梨了,他没工作天天都在休。

    “难得轮休,你们俩看电影去啊,留在家里有啥好吵,夫妻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周大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说道。

    “娘说的是。”王海川也点头道。

    周大嫂刚松了口气,就听自己女儿道:“娘,这日子我是没法跟他过下去了!”

    这话一出,王海川跟周大嫂两人脸色都是双双色变。

    其实在前边周雪梨说出来那句离婚,王海川就吓到了的,他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后边要怎么继续说下去,他几乎是六神无主,吵归吵,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要离婚。

    离了婚,两个孩子怎么办?两个孩子都要没妈了!

    好在丈母娘来得及时,打断了这个事。

    但是眼下周雪梨又说,王海川心也是提起来了。

    周大嫂心也是七上八下,她盯着盯着自己女儿:“雪梨,你还不懂事,这过日子哪里有不吵架的,要是以吵架就过不下去,那天底下的夫妻还有待得住的吗,我跟你爹这么多年来也没少吵架。”

    但是周雪梨今天却打定主意了,已经提出来了,那就不想再收回去了:“娘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他成天跟盯着贼一样盯着我,我去哪他都要跟着,盯着犯人也没盯得这么紧!”

    周大嫂就看向自己女婿。

    王海川深吸了口气,道:“难得你轮休,我想跟你一块出去走走有错吗!”

    “跟我出去走走?这话你自己信吗!”周雪梨冷笑道。

    “我就是想跟你一块出去走走,你不答应就不答应,至于吵起来?”王海川压下了到了心口的怒火,气弱地说道。

    再吵下去,这个家就要散了。

    周大嫂就看不惯自己女儿欺负女婿,说教道:“雪梨,你气性那么大做什么,海川不也就是想跟你一块出去走走?而且你这一身打扮,你不跟海川一块出去,你想跟谁出去?”

    “我跟我同事出去走走不行吗!”周雪梨咬牙瞪向王海川说道。

    王海川没看她,但他根本不信她的话,要不然怎么会想要跟着。

    “王海川,你别跟我来这套,今天咱俩就把话说明白了,要么你以后不准再跟着我盯着我,要么,我们现在就离婚!”周雪梨直接道。

    周大嫂就想拿扫帚打她了,被王海川拦下了,周大嫂真是被气得肝都疼了,指着女儿道:“你是不是好日子过够了,把你脑袋给糊住了,你还把离婚挂嘴上了是不是?”

    周雪梨没管她娘,直接扫着王海川。

    王海川脸上带着挣扎,半响后方才道:“我以后不跟着你。”

    “我以后上下班也不用你接!”周雪梨又道。

    “可以。”王海川点头,又看着她:“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周雪梨轻哼了声。

    “你会当好熙熙跟舒舒的妈!”因为当着周大嫂这个丈母娘的面,王海川并没有把话说得太直接,只是这么提醒道。

    “我自然会。”周雪梨瞥了他一眼,道。

    “以后你自己上下班,要出去也能自己出去,我不会再跟着你。”王海川就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违背自己承诺,你看我怎么跟你没完!”周雪梨立即就道。

    周大嫂被气得不行:“我非要打死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不可!”

    王海川道:“娘,没事了,我带你去公园看熙熙跟舒舒吧。”

    周大嫂在这边待了两个多钟,午饭都没吃就过来周建伟铺子里了,过来这边吃的。

    饭桌上就跟周建伟打听了周雪梨的事。

    不过周建伟哪里知道,他成天都忙得很,倒是王芳知道。

    “娘你可得去劝劝我小姑子啊,我看小姑丈都快被她欺负死了,这日子可不是这么过的。”周大嫂一开口问,王芳就说道。

    “咋说?”周大嫂就问道。

    王芳道:“还能咋说,我都不知道小姑子到底在闹啥,上次我就是亲眼撞见的。”

    王海川现在不是没上班了吗,所以每天就接送周雪梨上下班。

    “上次我碰巧路过,就看到他们俩个在吵架了,小姑丈去接我小姑子,不过我小姑子不让他接,还说他疑神疑鬼,怀疑她……怀疑她……”说到这个,王芳都说不下去了。

    “怀疑她干啥了?”周大嫂心跳慢了半拍,忙道。

    “好像是我小姑子在外边跟其他男人来往。”王芳抿抿嘴,就道。

    周大嫂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周建伟也是愣住了,道:“这事咋没听你说?”

    “我也就以为他们俩在闹腾,没放心上,谁知道现在还继续因为这事吵着。”王芳说道。

    在王芳看来,周雪梨这个小姑子真跟嫁进福窝里差不多的,再说现在孩子都两个了,一男一女刚刚好,婆婆也是好相处的,男人也听话,还有比这更好的婚后生活吗?

    所以王芳真以为那就是俩口子在闹腾,谁知道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完,王芳也才后知后觉,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

    周大嫂觉得自己的腿都有些发软,眼前也有些发黑:“建伟,你快扶我一下。”

    周建伟连忙扶着她。

    王芳也是吓得立马去倒了一杯水过来给她婆婆喝下去。

    周大嫂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道:“老二家的,你还听到啥了,你一并跟我说。”

    “没有了,就这些了,不过小姑时常找小姑丈吵架这倒是他们那一片街坊邻居都清楚的。”王芳道。

    “海川是个好的。”周建伟直接说道。

    虽然那时候还没结婚就先有了孩子,但是有孩子之后也没有不认,还是很重视地把人娶回去,娶回去后也没有半分小看他妹,还很顺着她。

    如此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过日子,目光总得朝前看才行,不能老揪着过去不放。

    可是显然,结婚后一直不消停的是他妹。

    周大嫂勉勉强强把饭吃完了,然后就又过来了,把自己女儿给找了出来。

    周雪梨看着她娘道:“娘,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回去了吗。”

    “你甭管我回去不回去,我就问你,你跟海川到底是为啥吵架,他到底为啥非要跟着你?”周大嫂就道。

    “娘你是不是在外边听了啥闲言碎语啊,那些嘴碎的婆娘嘴里的话,能信吗。”周雪梨直接就皱眉道。

    周大嫂看她这么理直气壮底气足,半点没有被抓到的那种心虚感,心里也是松了口气,但也警告道:“好好跟海川过日子,不准做对不起海川的事,要不然我跟你爹直接打断你腿!”

    天知道她刚听说的时候,那吓成什么样子。

    以为她家也要出一个周四姑生的陈美梦,嫁出去了还跟人搞破鞋然后离婚。

    要是家里出了个这样不安生不安分的闺女,那真的是有辱门楣,以后真的是别想抬起头来了的。

    “娘你快回去吧,成天听风就是雨。”周雪梨不耐道。

    周大嫂这才没说啥,也就自己回家了。

    不过回家前还过来周建伟铺子这边,让这边看着点,然后也解释了:“那些都是谣言,不是真的,两人就只是单纯吵吵架。”

    等她婆婆回去了,王芳就撇嘴道:“啥单纯吵架,我那时候听得真真切切的。”

    周建伟皱皱眉,道:“你有空过去那边看看。”

    “我才不去。”王芳就道。

    要是她这小姑子是叫那一片左右邻居都夸赞的,那她还是乐意过去的。

    可是知道她是她这小姑子的嫂子,那左邻右舍地看她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那眼神好像就是在说,是啥样的人家才能教出这样的闺女?

    王芳去过一两次就不愿意再去了,一点面子都没有,还去啥去。

    周雪梨的这个事还没有实锤,但是周建立的事却是先确定了。

    去年来过一趟,来了就走的白茉莉在十一月底的时候,跟着周建立回来了。

    回来定亲的。

    这可是把周三嫂给高兴坏了啊。

    今年自从周雪娟跟陈美玉闹出来的那个事,周三嫂生怕影响了自己儿子名声,今年这一整年那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一点风波风浪都是不敢闹出来。

    如今这盼着盼着,可算是把市里的儿媳妇给盼来了啊。

    “娘,建立要是娶了市里的媳妇,那也是给咱老周家争光,娘你可得让六叔他支持建立啊。”

    一大早的,周松柏跟林思思都还在被窝里呢,外头就传来周三嫂那说话的声音了。

    现在天冷了,早上的被窝甭说多舒服了,周松柏跟林思思夫妻俩想多睡会的,周老太因为年纪有点大了,觉浅,所以一听到外边喊就出来开门。

    其实老太太也想多睡会。

    没想到老三家的这个就过来说这个。

    “昨天不是给你应下了?你还这么早过来干啥。”周老太就没好气道。

    “我这不是高兴吗。”周三嫂满面笑容道。

    “你高兴就来打搅荞荞她们姐弟睡觉?”周老太就道。

    “娘,现在都六点半了。”周三嫂提醒道。

    “六点半又怎样,我们家都习惯七点才起床。”周老太翻了个眼。

    当然这仅限于大冬天,一般情况七点左右起床,七点半左右吃早饭,这也是不晚的。

    夏天的话自然就比较早起了,一般七点左右吃早饭。

    而且被窝里舒服着呢,起那么早也没啥事,多睡会没啥事。

    “娘,今天我亲家公亲家母两位要带着三个舅子两个妗子过来呢。”周三嫂说道。

    她儿媳妇白茉莉在她们白家是家里唯一的闺女,前边两个哥,下边一个弟,两个哥都娶了,下边的弟还没娶。

    但是周三嫂听了却很高兴啊,不怪上回莉莉过来娇气了些,可不就是这样么,家里唯一的闺女,打小家里就稀罕,又是市里的,会有些娇气也正常。

    本来这定亲的事真得男方去女方家里那边的。

    不过实在是白家想过来看看老周家这边啥情况,所以才主动过来。

    那也是因为底气充足,市里的女方过来乡下这边的男人定亲,那还真不怕被人说倒贴。

    人家一大家子到底是干啥来的,那只要是长脑袋的都清楚,这就是来看门户的。

    要是没看上,那人家带了女儿回去,啥事都碍不着他们。

    “你想说啥?”周老太就看她道。

    “娘,建立娶媳妇这是大事,而且亲家那边过来,也不能让他们从城里走着回来啊,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让六叔开车过去车站那边等等,等他们来了,就把他们接过来?”周三嫂说道。

    屋里头已经被吵醒的周松柏差点没翻白眼。

    林思思也是,这位的脸那可是真的大了。

    周建立只是侄子,又不是她家松柏儿子,还得让她家松柏这身家的老板开车过去等人接人。

    你自己要跪、舔你市里儿媳妇家,可别连带上老周家其他人。

    果然周老太就不客气了,说道:“那是你儿子他亲家,还是松柏他儿子的亲家啊?”

    周三嫂噎了噎,道:“娘,要是建立要是娶了莉莉,那你也是倍有面子的事啊。”

    “我是有面子,但跟其他房有啥关系。”周老太问道。

    “娘啊,算我求你了,你喊六叔起来吧,现在时间不早了,莉莉昨天回来就说了,今天她爸妈会坐早车过来的。”周三嫂恳求道。

    白茉莉昨天跟周建立回来的,她还是去周老二哥家里过夜的。

    “市里的早车怎么着都得八点才到,现在才六点半三嫂你就要我过去等?”周松柏穿了衣服出来,说道。

    “六叔,不是,可以等七点了再过去啊,咱早点过去,也显得有诚意不是?”周三嫂连忙笑道。

    “你早点过去人家还当你傻,明知道车几点还早过去干等着。”周松柏道。

    周三嫂被堵得不知道说啥好了。

    “我跟孙桥说过了,让他先在建伟铺子里帮忙一下,等时间差不多了就会过去宰人。”周松柏说道。

    “那车有没有叫洗洗?这刚载了货味道大不大?”周三嫂就问道。

    周松柏就瞥了她一眼:“三嫂你这是嫌我车脏?那你自己去找车去啊,帮你还得被你嫌弃,你可真行。”

    “不是不是。”周三嫂连忙道:“我这不是担心市里来的……”

    “市里来的又怎样,市里来的还能比我有钱,还比我能赚钱?一个月都是拿的死工资,撑死一百块钱,我手底下工人现在一个月就八十,市里人又怎样,长了两个脑袋还是四只手臂?”周松柏直接就呛了一句。

    别说市里来的了,他京市都去过,都没啥了不起的。

    当然,对于周三嫂来说还是很牛逼的。

    “等过来了,孙桥会准时过去接,三嫂你要是没别的事,就赶紧回去吧。”周松柏说道。

    周三嫂自然知道这个六叔不是啥好招惹的,只得道:“那行,那麻烦六叔了。”

    然后还是不大满意的样子地回去了。

    “这么奴才相,以后让建立在市里,还不得矮老白家一头?”周松柏没好气道。

    “这也是盼着这市里的儿媳妇盼地火急火燎的。”周老太也摇头道。

    周松柏进来了,林思思也是起来了。

    经周三嫂这么一闹,哪里还睡得着啊,还不如起来做饭了呢,总不能让她婆婆来不是。

    “媳妇儿,你咋起来了,还早呢,再躺会啊。”周松柏转身回来还想继续跟他媳妇儿躺会,再稀罕稀罕他媳妇儿软绵绵的样子呢,没想到这就起床了。

    “不睡了,你可以再上去躺会儿。”林思思说道。

    这男人昨晚上又闹了两回,今早又这么早起,可不就得再去躺躺?

    周松柏就在心里骂周三嫂了。

    再说周三嫂,来这边说完了,她还特地又跑了一趟大房。

    “我家就是一种地的,建立这么大的事,我家掺和进去,还不得被市里来的儿媳妇一家子瞧不起啊。”周大嫂不冷不热地说道。

    “大嫂,前头那事我跟你认错……”

    周三嫂这话刚出来,就被周大嫂打断了:“前头啥事啊,还值得你过来认错?”

    周三嫂心说为了儿子顺顺利利跟莉莉定亲,她也认了,就道:“我当年跟周四妹那夯货藏了钱,还诬赖是大嫂你弄丢的,这件事我给大嫂你赔礼认错,还请大嫂你别见怪。”

    “现在说是我弄丢的,当年你可是一口一声说是被我藏了的,这么多年来,我都还记得真真切切呢。”周大嫂说道。

    知道她之前听说当年这件事是周四妹跟周三嫂这姑嫂两狼狈为奸诬陷她的,她的火气有多大吗!

    要是周三嫂在她面前,她能直接上去给周三嫂几个大耳光子!

    “而且要不是跟她周四妹翻脸把这件事抖出来,我一直到现在还在蒙冤受屈。”周大嫂冷笑说道。

    谁都不要来劝她要大度过去的事就过去,谁敢来说她就泼谁一身屎,让人也别跟她计较已经过去了!

    当年她有多委屈,真就是她坚强,不然被那么冤枉,这能害死人知不知道?

    周四姑说周雪娟像足了周三嫂,这话还真不是说假的,简直就是年轻时候的翻版。

    真是啥谣言都敢放,丝毫不管会不会害死人。

    周三嫂真的是要恨死周四姑了,心里也是把周四姑也臭骂了个几万遍。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是还是自家大儿子的事啊。

    “大嫂,我知道我过去对不住你,但是现在都这么多年了,再计较也计较不出啥来,今天建立他岳丈岳母跟舅子妗子全都要过来,可得叫大哥过去作陪一二。”周三嫂说道。

    周大嫂也没有再说啥,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是真的过去这么多年了,真不好计较啥来。

    “建立的事他大伯自然会过去帮忙。”周大嫂也就道。

    周三嫂松了口气,又道:“也不知道二哥二嫂啥时候回来。”

    “你通知了没有。”周大嫂道。

    毕竟这事真不算小,而且也是不能叫建立媳妇那娘家小瞧了老周家不是?

    “有说过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周三嫂说道。

    周老二哥跟周二嫂是跟白茉莉一家子坐了孙桥的车回来的。

    他们住在城里,自然也是知道市里车几点的,所以就干脆跟着一块回来就行了。

    回来的一路上,也是介绍了一下自家的情况,老早就搬去城里了,现在小儿子在读大学,两个女婿都在开铺子。

    一个本科大学的儿子,还有两个开铺子的女婿,这一出手可是不寻常,便是白父白母那也是不敢有啥小觑的。

    然后又介绍了一下他六弟家里的情况,他六弟开猪场鸡场的。

    几十头猪几千只鸡,自产自销,在县城那边也是铺子好几处,都是过去喊人过去管理。

    周老二哥是个会说话的,笑着这么说道:“我这六弟那手底下的员工,工资都比我这个在城里干了大半辈子的高了,一个月就是八十块钱,说是今年过了年,还给涨到九十,一年就是一涨,看得我都羡慕了。”

    白父也是有些诧异的:“工资这么高?”

    白母觉得有点虚了。

    “可不是吗,我也觉得高了些,跟他说不用给这么多,不过他说他那边忙,工资得给高点才行,而且还给包吃包住,真真是没得说。”周老二哥说道。

    “这货车,也是我家六叔的。”周二嫂笑说道:“当初买的时候,一万多块钱,买了两年了。”

    一万多的货车两年前就买下来了,这是啥概念?他们都没听建立说过这些事情啊。

    白父白母有些蒙圈,不过也对周建立啥脾气有些了解,他不是个会炫耀这些的,唯一跟他们说的就是,他家穷,不过他会努力让莉莉过上好日子。

    其他啥都没说。

    但是周建立没说,周老二哥跟周二嫂却是要说的。

    他们二位可是很清楚一些观念的,该把家族力量展现出来的时候,那就不要藏着掖着。

    也好叫对方知道,老周家是个大家族,周建立这个侄子也不是独门独户没个帮衬。

    于是被这么夫妻俩一路上说下来,等到了周家河,白父白母还有白家三个舅兄弟两个妗子,那态度可就是缓和亲切了下来。

    等见识过了周老二哥所言完全属实,那这一场定亲宴也就还算是很顺利的。

    回去的时候,白母还邀请了周三嫂:“亲家母以后得了空,可是要过去家里坐坐才好。”

    “哎哟,这哪里用得着,不去不去,让他们小俩口在市里好好生活就行,不过他们俩个都要上班,以后要是想让我帮忙带孩子,那是没问题的。”周三嫂笑着说道。

    总而言之,周建立的这一场定亲宴就算是顺利结束了。

    婚期定在明年四月。

    两人已经订了婚,那周建立跟白茉莉也算是未婚夫妻了。

    不过还没正式放假呢,白家回去的时候,白茉莉也就跟着回去了,还是用大货车给送过去的,放一两条板凳就完全没问题了。

    周老二哥夫妻俩也一块跟着回城里去,省得再跑一趟。

    周建立自然是要感激他大伯,六叔这些长辈对他的帮助了。

    “以后好好把日子过好就行,还谢啥。”周松柏笑着拍拍这个侄子肩膀,说道。

    他三哥家里真是歹竹出好笋,不过一家五口人,也就只有这个侄子品质是好的了,其他两个,那都像足了她们爹娘。

    周老大哥跟周大嫂也是没说啥,这事这么定下来,那也是喜事一件。

    他们回家里了,林思思就问了白家那边的态度。

    “也不知道二哥二嫂来的路上跟他们说了啥,态度还是不错的。”周松柏说道。

    “挺诚意。”周老太也挺满意地说道。

    不过这边才好好的呢,那边周三嫂就给送了一碗中午吃剩下的肉菜过来,挑挑拣拣的,大概有那么几块肉吧。

    周松柏过去猪场了,没在家,要是他在家他能当场就能把这一碗菜给糊到周三嫂脸上去。

    林思思在家的,但她脸上都是没了笑。

    “三嫂你真别说,就算是大旺家平日里吃的,那都能比你拿过来的这碗剩菜好。”林思思说话自来都是喜欢留三分余地的,但是这一次是真不客气了。

    因为周三嫂进门说了句啥?

    “今天真是叫六叔出大力了,我特地挑了这碗肉菜过来感谢他。”

    这要是搁在六七十年代那会子,那还可能算一个谢礼,但是这会子都是啥时候了?

    都改革开放了。

    虽然还是有人会送这些吃剩下的,但是那也得看看彼此的门户。

    林思思这不是有轻蔑之心,这说的是实话,她家现在什么条件,全村都清楚,周三嫂送这碗吃剩下的菜上边盖着几块肉过来的时候,她有没有想想她家接受不接受?

    这是没有想,还是想了却不在意。

    林思思没兴趣,但是她就是看不上周三嫂这样的表达谢意方式,她啥都别给,林思思都不会说啥,但拿了这么一碗剩菜过来表示她的谢意,林思思还真不接受了。

    别说林思思了,周大嫂那边都是脸黑得不行。

    两家都没接受她的,让她自己拿回去吃。

    周建立跟他六叔过去猪场那边了,回来的时候听他娘抱怨的:“全都是好菜,拿过去了还全都不要叫我拿回来,我都还舍不得呢,不要正好,咱家自己留着吃!”

    周建立本来还不知道啥意思,问了差点没被他娘给臊死。

    “娘,你要谢就不能明天去镇上割两块肉给大娘娘跟六婶送过去吗,你就非要用这些残羹剩饭?”周建立当场就恼了。

    “咋叫残羹剩饭,这些全都是好菜色,送过去怎么了,以前那会子……”

    “你也说了以前那会子,现在还是以前那会子吗!”周建立羞恼道。

    “行了行了,明天再去割两块肉送过去。”周老三摆手道。

    “那多费钱。”周三嫂嘀咕了声。

    周建立深吸了口气,道:“明天我去割。”

    第二天天还灰亮,周建立就去割了肉,一家给割回来了三斤,他二伯家也有,一共九斤肉。

    周三嫂听说给心疼得不行:“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一家半斤顶了天了。”

    周建立还没放假呢,昨天送他岳丈一家子回去,今天就也打算回去的,所以并没有多留,直接就坐了孙桥的车去了城里。

    还给上门给他二伯送过去。

    然后又过来周建伟的铺子里给帮了一会忙,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去坐车的。

    周建立去了市里的第二天,周松柏这边就大动作开始了。

    他从十一月份其实就开始加大肉鸡的出售了,但每年都是要在正式迈入十二月份后,才开始大量出售肉**蛋这些物资的。

    不过主要供应的,还是周松柏自己的铺子。

    周建伟跟王彬的那两个,至于陈学跟周雪梅两家的铺子,那货物是不大够的,不过不够也没办法,哪怕被林思思给扩大了那么多出来,但是也还是没办法供应四个铺子这么多货源的。

    周松柏就给他们联系了一下,让胡屠户给他们两家每天多供应半头猪,如此才算是堪堪够卖。

    十二月份中,周松柏就自己杀猪了。

    最开始这年关杀猪只有五头,后来增加了山坡上的两头一共七头。

    而眼下,那是直接要宰十七头猪。

    其中十头是养了将近一年半的大肥猪,真的是特别肥,一头就得有二百三十多斤了。

    可见这得多肥壮了。

    大丰收的日子是忙碌的,但也是喜悦的。

    从十二月初忙到月底。

    现在账本由林思思接管了,不过每天晚上周松柏都是会自己在看一看,显然收入是叫这位满意的。

    “媳妇儿,等咱多攒一点,再去京市那边多买一座那种院子怎样?这一座位置也就一般。”周松柏说道。

    林思思楞了一下,旋即就笑了:“那你可得攒钱了。”

    真是没想到现在她家松柏都自己有这个想法了,这可是好事。

    周松柏没买前觉得挺不靠谱的,不过买了之后就觉得挺好,尤其是听了房管局那边的人说,这才两三年就翻了一翻,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继续翻?

    但就目前周松柏看的,他觉得以后肯定还会涨,哪怕是不翻,那也不会便宜到哪去,不会赔本就是了。

    所以周松柏有点心思,想再多办置点,毕竟他儿子闺女都有四个呢,以后一人一座也是挺不错的?

    不知道自己男人心到底有多大的林思思就不管那么多了,她家松柏有上进心那就是好事。

    一直忙碌到十二月的月底,这才算完事的。

    周松柏这天回来,那也还带了个消息回来。

    周建党也谈了个对象,还是省城那边的。

    “省城的?”周老太听说了这个消息,那是惊喜得不行。

    “省城的,都给带回来见过家里二哥跟二嫂了。”周松柏笑着说道。

    “好,好。”周老太高兴得很。

    建立娶了市里的媳妇,建党也跟省城那边的姑娘处了对象,这可真真是叫人高兴的喜事啊。

    “那姑娘今年多大了,家里啥情况?”周老太高兴完又笑道。

    “那姑娘直接在二哥家里住下了,明天二哥跟二嫂就要过去定亲了,今年她也是要过来家里过年的,等回来了,娘你问问我二嫂。”周松柏就说道。

    “啥?这就定亲了,这么快?”周老太楞了一下。

    林思思也是一脸诧异:“今晚上就住下了?”

    “睡的是雪菊她们以前的房间,又不是跟建党一块,又有啥关系。”周松柏说道。

    “怎么没关系,上次莉莉过来都去你二哥家过夜呢。”周老太还是很保守,接过话说道。

    周松柏就笑了:“建立媳妇那是咋回事不用我说娘你心里也有数,三哥家里她可瞧不上,再说他们俩这都处上对象了,家里也不是没旁人,住下也没啥要紧,而且建党也是过去见过她父母了的,明天二哥二嫂就要去省城里求亲定亲了。”

    周建党今年也不小了,要结婚那也是没问题了的,只不过还在读大学,先订婚也没啥要紧的。

    从大学出来再结婚就是了。

    所以结婚就算了,让他跟他对象先定亲就行。

    第二天周老二哥跟周二嫂就去了省城,还在那边住了一晚上,第三天才回来的。

    而第三天已经是大年三十了。

    俩口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儿子跟准儿媳妇回家来了。

    周老二哥跟周二嫂都是一脸红光,因为亲家公亲家母那边为人真的是特别的客气,两人都是教育局里工作的,特有素质了,一点没看不起她家是县城户口的。

    亲自叫了儿子过去等人接人。

    然后带过去家里坐。

    亲事订得很顺利,而且亲家公亲家母那边,对他们儿子也是十分看好。

    总之这门亲事叫周老二哥跟周二嫂都是格外的满意。

    这样的好事自然是不用瞒着的,尤其是周建党还带了沈玉清这个未婚妻回家过年。

    这自然是有人要打听的。

    周二嫂也就笑着说了,这是她儿子订了亲的未婚妻,省城那边的,两人都是一个学校的,等大学毕业就结婚,先回来见她太奶,给她太奶拜个年。

    村里就是一阵哗然了。

    这老周家真的是出息了啊。

    周老三家的周建立处了市里的对象,办了定亲宴,这周老二家的周建党,竟然直接跟省城那边的姑娘处了对象,还过去省城那边也办了定亲宴。

    人家姑娘家竟然也乐意等到毕业了再结婚,这是为啥?这是看中周老二家的周建党啊,想要早早就定下来!

    沈玉清是个很接地气的省城姑娘,虽然也讲究,不过过来老家这边半点没有不适。

    在这一点上,段位就比周建立处的白茉莉高出了很多。

    白茉莉一直到现在谁家都没去,哪怕订了亲,已经算老周家的人了,但不管是周老大哥家还是周松柏这个六叔这边,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