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古代闺秀在七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章 大结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老周家的日子自然是越过越好的。

    周松柏在年后就又跟他二舅哥合作上了。

    两人合伙开了一家奢侈品铺,不仅他们两个合作,还有林国栋局子里的朋友也是有掺股的。

    差不多算是三个人的份。

    不过林国栋局子里的那位不出面,全是林国栋跟周松柏两人在弄。

    从南方进货回来卖的。

    电视机,手表,收录机收音机电风扇等等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不便宜的,但是自从这铺子开了之后,无论是林国栋还是周松柏,甚至是局子里的那位,那每个月都是能够有将近三千块钱左右的收入。

    这还是平均下来之后每个人的收入。

    这利润简直是逆天。

    基本上每个月都要去南方进满满的一车回来。

    其中还是以手表为最。

    占地小利润大,不像电视机电风扇那些东西,真的是格外的占地方。

    周松柏自从上次去京市买了一处四合院后,就真的是有点爱上了京市那个地方。

    因为那边真的是太发达了,啥啥都是好的,而且不像这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街头上的混混之流的,就变多了许多。

    乡下间的小偷小摸,那也是多了不少出来。

    周松柏这边要不是有孙桥跟沈聪杰二位带着那么多条狗镇着,那也是容易出事的。

    不过因为有他们守着猪场,一直以来倒是风平浪静,有过几次风波,但是都是被镇压下来了。

    但是周富贵的北山真的就是不得安宁了。

    他甚至还学着周松柏在北山上养猪。

    说起周富贵,这也是个倒霉的。

    陈美玉的第一个孩子是他的无疑,因为越长大越像周富贵,只要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这是周富贵的种错不了,不是那个叫周华的二流子。

    而且在这一个孩子之后,周富贵就结扎了,计划生育那么严格他哪里跑得了。

    但是后来陈美玉却又再次怀上了。

    这可是大事啊。

    周富贵都结扎了,陈美玉哪里来的孩子?

    然后就牵扯出了这第二个孩子是那二流子周华的事来。

    陈美玉哭着求周富贵原谅,说她也是受害人,是周华勾引她的,不是她故意的。

    周富贵自然是要赶她走,以前被城里人弄大了肚子还可以说她是年纪小不懂事,现在这干出来的事,哪个男人能容忍?

    陈美玉哭没用,然后就在第二天早上偷了周富贵所有的钱,然后跟着周华跑了,据说是跑去了南方那边。

    之后好像周华就不知道犯了啥事进去里边了,陈美玉好像也流露街头,旁的就再没消息传回来了。

    钱被偷光了,周富贵直接就打上门去,跟周四姑周四姑丈一家子大干了一仗,不过最后一分钱也没能要回来。

    于是就只能认命得去继续赚钱了。

    只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不过好不容易养得半大的好几头猪,却是在一天深夜里,全叫人给在北山上宰了抬走,只留下了那满地的鲜血。

    周富贵跟王翠芳二人直接就上村里二流子家的门户闹事。

    不过真别说,这还真不是自己村里的二流子干的。

    村里那四五个二流子全都被胡大黑召集了过去,砖窑厂那边的活计可是一点都不轻松,真没空来干这个事。

    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一例,周富贵这边出了事,其他后边新兴起来的一些养猪养鸡的大户,那也是多多少少都是被偷盗了的,对方好像是团伙来干的。

    这是在乡下地方,还有在城里的。

    街头上的混混也是多了许多,周松柏的几个铺面都是有人要过去收保护费。

    但是局子里的招牌是特别好使的,林国栋直接叫他战友给安排了几个人过去游走。

    所以虽然是有过这样的事,但是并没有什么风浪,不过其他铺面却是又拿刀相互砍人的。

    这样的治安环境还是叫周松柏皱眉了。

    他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有要搬过去京市那边的想法。

    只是搬过去京市那不知道干啥营生,而且手里头的钱还不大够他再去京市那边办置房产铺面。

    所以在这样的治安环境下,周松柏又忍耐了两年。

    这两年里,周松柏真的是攒下了一笔大钱,甚至已经超过了十万元户的门槛。

    他直接过去京市那边花一万多块钱,办置了一处地段很是不错的铺面,至于院子那就算了。

    已经有一处这样的院子了,剩下的钱留着过日子吧。

    于是周松柏就想带他娘,还有他媳妇以及孩子们搬过去京市那边住了。

    最开始提出这个事的时候,老周家所有人都是被周松柏给吓了一跳。

    压根就没想过,他竟然会有这种心思,因为在这之前,周松柏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泄露过的。

    倒是林思思,自己枕边人的打算她是清楚的。

    而且林思思对于这边的治安,那也是有些不满。

    上次她带着大闺女出门去,那都还遇上两个二流子,真的是叫她连出门都不愿意出去。

    周老大哥周老二哥就都开始劝周松柏了。

    周松柏却还是很坚定地要搬走。

    因为在京市那边他的院子靠近局子,过两条街就是了,治安是十分不错的,而且他在京市那边买的铺子还是在一所学校旁边。

    到时候他打算去那边卖学习用品,那生意也是不会差到哪去的。

    周松柏想去京市那种大地方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自己大闺女。

    随着年纪的增长,荞荞这个大闺女出落得是越发小美人胚子了,在这边真的是很不安生的。

    因为在这边真的不止发生过一起那样不堪的事件,周松柏也是真的想不明白,外边那些二流子怎么会敢如此气焰嚣张?

    公安局其实是有派人出来的,但是根本屡禁不止,他们这边这一片都快要成为黑会的天下了,而且还有几股势力正在抢地盘。

    周松柏哪怕在这边家大业大,可是那也是不愿意留下的。

    不过人是不愿意留下,但是承包的猪场却是留下了。

    他交给了周老大哥去管理。

    每个月给周老大哥付工资,周老大哥年纪也是快要五十了,真是没法干一辈子地的。

    在土地承包年限到了之后,周老大哥就过来给他管理场子了,不仅场子,还有几个铺面的收入。

    跟周大嫂一起,每一笔账都是计算清楚了,然后给周松柏这个弟汇款过去。

    周松柏在带着一大家子搬过去京市之前,那也是把手里头砖窑厂的生意给转给了胡大黑。

    捞了胡大黑两万块钱然后才走的。

    但是三成股份换两万块钱,那也是不多,因为在这后边这两年来,砖窑厂真的是太赚钱了。

    三成股两万块钱,这差不多一年就回来了。

    本来周松柏也还是不大乐意转的,不过到底他是听他媳妇话的,给彼此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合作的印象。

    也是叫胡大黑帮忙照顾一下猪场这边。

    因为胡大黑在黑会上也是有一定人脉的,所以两万块钱便宜转出去了,也算是个意思。

    在周松柏收手后,胡屠户也是跟着一块收手了,也是两万块钱转给了胡大黑,让砖窑厂成为胡大黑的专有。

    周松柏那边是搬家的缘故,所以才名正言顺地转手了砖窑厂的股份。

    但是胡屠户这边却是因为感受出来了胡大黑这两三年来的变化,胡大黑已经不是之前刚出牢门的时候了,在他面前也没有之前那种谦虚,言语之中满是意气风发与骄傲。

    而且周松柏离开前也是过来这边坐过了,建议他专心做好毛猪生意就行。

    所以也算是好聚好散,也把砖窑厂的生意转给了胡大黑。

    胡大黑的生意成为自家之后,刚开始两年,那真的是赚得钵满盆满,甚至还买了小轿车,而且还嫌弃家里老婆黄脸婆,在外边也养了两个年轻的,还生了孩子。

    不过好景不长,砖窑厂因为日夜赶工,又缺少了安全防范意识,出事了。

    当初在跟周松柏合作的时候,林思思对砖窑厂的安全防范那可是特别严厉的,隔三差五就要说一次。

    所以一直以来没出过差错。

    甚至于一直到砖窑厂股份转出去的一两年后都没出过啥问题。

    可是这一出问题,那就是出了大问题了。

    整个砖窑厂都是坍塌了下去,硬生生砸死了好几个人。

    这事闹得真的是不小,胡大黑直接就被局子里带走了,不仅把积攒下来的家底赔了个底朝天,更是又进局子里去了。

    倒是老许家那边的砖窑厂一直战战兢兢干着,也有出现过一次意外,不过那是在深夜里,并没有砸到人。

    所以老许家的砖窑厂一直很风平浪静。

    而在周家河这个地方,老许家在往后的日子里,那也是成为的村里第一富庶的人家,在九十年代的时候,还直接就建了楼房,三层楼的楼房,简直叫村里人望楼兴叹。

    不过老许家的这一栋楼房遭了两次入室打劫。

    据说第一次被偷走了五千多,第二次更多,据说被弄走了一万多。

    这样的事发生之后,叫周老大哥等人都是有些皱眉了。

    但是乡下地方现在就是这样,真的是一点都不太平,别说乡下,县城那边不也是三不五时地传出有当街抢劫,抢劫砍人的事吗!

    也不知道这一种局面,什么时候能够改善过来?在周老大哥等人眼里,这还不如以前没开放的时候呢。

    没开放的时候,谁敢如此放肆分割地盘?全部都得拉了枪毙掉,一个都不带留的。

    但是眼下,虽然也有公安局,但整片地区都是这个风气,公安局那也是有心无力,哪里管得过来?

    尤其是在公安局的人也被黑会给砍伤之后。

    而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以前的地主家回来了。

    就是周松柏所承包的猪场的原主人。

    回来的是地主家那位少爷的儿子跟孙子等人,也是回来要把以前的地还有房产这些都收回去。

    为了这个事,周松柏还特地从京市那边赶了过来。

    而算一算时间,自从周松柏过去京市后,那已经是四五年没回来了,有事都是直接跟周老大哥在电话里联系。

    这一回来那也是叫大家伙惊讶了一番。

    西装裤,白衬衫,配着一个墨镜,咯吱窝再夹着一个真皮皮包,踩着一双真皮皮鞋就回来了。

    就他一个人回来。

    回来后直接跟地主家买下了猪场,还有猪场周遭的那一片地。

    当天就去过了户。

    没有人知道,这直接花了周松柏两万块钱,要不然那地主家还真不乐意把这么多地转手出去。

    而这之后,以前地主家的猪场那就直接成为他周松柏的了。

    哪怕他的户口已经举家都迁移到了北京,是名副其实的北京户口了,但是也并不影响他在老家这边办置房产。

    以后啥政策不知道,但是眼下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虽然他在京市那边开的铺子老赚钱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产业继续在老家这边办置着的。

    一个月也是有将近七八千块钱的收入,他干啥不要了?

    不过他在县城里办置的两处带院子的房子,那他倒是没有留着。

    在后来的时候,一个房子四千块钱,都转手给了林国栋。

    本来是要转给周建伟这个亲侄子一间的,不过周建伟拿不出这个钱来,其实应该是拿得出来的,因为周松柏愿意三千块钱就给他,毕竟是自己亲侄子便宜点也没关系。

    但是周建伟那时候连一半钱都拿不出来。

    因为他积攒了好几年的钱,被王芳这个贼婆娘又给拿了大半回她的娘家去。

    第一次是被伤透了心了。

    但是后边在老王家那边苦苦相求的份上,王芳又跟家里和好了,因为老王家起新房子,所以王芳就瞒着周建伟,又给老家送了一笔钱回去。

    本来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因为基本上家里没有用钱的时候,吃住都是在铺子里,花的无非就是衣服还有孩子的学习用品而已。

    所以拿回去应该是不会被发现的。

    但是谁想怕什么来什么,偏偏那个时候周松柏就想转手卖掉房子了。

    他也是真的对周建伟这个侄子好,而且也知道他没啥钱,所以就压低了,基本是不赚了转手给他的。

    周建伟一听自然是乐意的,他六叔让他买他就买。

    还打算跟他爹娘借点,一次性把钱给他六叔。

    谁知道他媳妇竟然拿不出钱来了,问过之后,他媳妇这竟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跟老王家那边联系上了。

    这一次好点了,没有全部拿回去,可是也拿了一半回去了,当然这一半可就比之前那一次全部拿回去的都多得多了。

    周建伟也是气得不行。

    这一次直接就剥夺了王芳管家的权利,以后钱他自己收着,王芳除了拿个零花钱就再没有了!

    但是这就算完事了吗?

    并没有。

    周大嫂也是在家里电话中听周松柏这个六叔说过了的。

    家里已经安装了电话,电话费用啥的,都算周松柏的,因为这是周松柏让安装的,也是方便京市那边周老太偶尔想家里,随时随地可以打电话回来聊聊。

    不过周老太好像忘记了这边一样,鲜少有打电话的时候,每天都是要去公园里学太极学舞扇子,哪里有空哦?

    再说建伟这件事,周松柏在电话上就说了,总得有一个自己的家,他的房子三千块钱想给他。

    周大嫂一听自然很高兴啊。

    现在这会子要在城里买一个三千块钱的院子,那还真不容易,没个五千往上基本不要想。

    显然六叔这是在照顾自己儿子了。

    所以周大嫂就想让买一个,毕竟二儿子户口也移过去了,以后肯定是要在城里的了。

    有一个自己的房子那很不错的。

    谁知道房子看过了,但是钱却拿不出来,周大嫂气得放话要周建伟跟王芳离婚。

    老王家这样的娘家贼她们老周家要不起!

    她女儿也离婚了,儿子也是不差再离一次!

    可是把王芳给吓趴下了。

    这事叫王芳以后在老周家,那都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一辈子都是低着头做人。

    因为后来想要再买,那真的是买不起了。

    周雪梨跟王海川最后还是离婚了。

    这件事对周大嫂的打击是巨大的。

    而且发现周雪梨在外边有人的,还是市里的周建立。

    有一次周建立跟白茉莉外出,就撞见了周雪梨跟另外一个男的,两人如同情侣一般。

    白茉莉并不认识周雪梨,但是周建立认识啊,也知道周雪梨这个堂姐的丈夫并不是这个年轻的男人。

    当时上去就是一拳头,然后当天就带着周雪梨坐车回了老家去。

    已经被撞了个正着了,周雪梨避无可避,周大嫂更是在没办法欺骗自己那只是谣言了。

    离婚后,王海川带着王母跟一儿一女去了南方打工去了,后来不知道有没有再娶,但是后来回来迁户口的时候,知道一家子在南方那边是过得不错的。

    不过周雪梨显然就没过得那么好了,因为周雪梨结扎了,她生不了孩子了,那个男人本来的确是想娶她的,可惜周雪梨忘记了,在她生了女儿后,她就迫不及待去结扎然后接替了她婆婆的职位。

    生不了孩子,周雪梨自然就被那人给抛弃了。

    周大嫂知道的时候也没说啥,在离婚的时候,周大嫂就表示过了,这个女儿已经死了,她没有这个女儿,所以不管她怎么样,她都不会再理会。

    后来好像是去了海市那边了,不过发展得怎样不知道,再后来,不知道怎么知道家里电话的,打了个电话回来,说要跟着国外的老公出国了,之后就再没消息了。

    再说周松柏城里那两处房子的事。

    林国栋就跟周松柏说把两处房子卖给他,周松柏说行,一栋也三千块钱就行。

    林国栋要给一间六千的,但是周松柏让他真要给,那给四千就行,不过哪怕是四千,那也是真的很便宜。

    不过跟他二舅哥嘛,周松柏这个在京市小区里出了名的靠老婆吃饭的并不在意这么多。

    他之所以能够发家,能够在后来过来京市这边,这一切的一切,在最起初都跟他这位二舅哥脱不了干系。

    所以啊,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毕竟他在京市这边,那真的是挺不错的。

    周松柏在举家搬过来京市后,本来是打算在学校附近开个文具店的,不过被他媳妇阻止了。

    他媳妇在跟着他逛了几天的老京市后,就叫他开了一家古玩店。

    专门是留着买卖古董的。

    周松柏哪里懂这个啊,虽然这些年来老京市这边就非常流行这个,但是他真不懂啊,这要是被人给骗了,那可如何是好?

    可是他不懂,林思思却懂,什么东西在她这里都是瞒不过去的,是真品还是西贝货,林思思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这个古玩店就在林思思的坚决还有周松柏的将信将疑中开起来了。

    旁边还有两个呢。

    本来是竞争关系的,但是因为林思思的处事方式,以至于周松柏这古玩店跟两个竞争关系的古玩店关系还挺融洽的。

    有好几次就是因为把东西拿过来给林思思这边帮着看,是林思思给帮着鉴定出真假的。

    后来么,她家的古玩店名气就渐渐在圈子里传出去了。

    一些大佬都会专门开车慕名而来,想要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收藏的东西,但每次过来,不管是老板娘亲自绣的绣品,还是其他的古董玩意,那都是能够叫人不空手而归。

    而且但凡是这家铺面出品的,那就绝对全是真品,不会有任何的疑问。

    这在以后又兴起的行业之中,周松柏的这个古玩店铺子有着十分不错的地位。

    古玩这些东西的价值利润,那不用说也知道有多大了。

    一次赚个大几千块钱,甚至是上万块几万块的,完全不是问题。

    而因为每次鉴宝都是要林思思出面,所以行业里的人都管周松柏叫靠老婆吃饭。

    周松柏一点没有不乐意,对人家这个调侃接受能力挺好的,他就是靠老婆吃饭嘛。

    靠老婆吃饭,他在京市里又办置了两个铺面,算上古玩店跟学校门口那个,一共四个铺面在手。

    除了铺面,他靠老婆吃饭,还又买了另外一座二进院。

    那时候花了他将近五十万块钱买下来的,也是为了筹钱买这个他看了十分喜欢的二进院,所以才把老家的那些房子全都出手掉。

    不过老家猪场啥的,他没去动,还不至于到那份上,而且以后啥局势还不知道,再看看再说。

    虽然花了五十万巨资买了这么一处院子,不过周松柏却很高兴啊。

    这院子就准备留着养老用了。

    而他买的第一个院子,在九五年的时候,京市这边地产商开发的时候动到了。

    前来跟他商量,赔了一笔钱后,又承诺了以后小区建成了,给赔三套楼房出来,都是一百多平的大房子。

    周松柏不答应,要求赔四套房子,对方商量之后也答应了。

    毕竟赔的钱不少,又给赔了四套楼房,那还有啥不乐意的?周松柏就签了合同了。

    而且四套楼房刚刚好,以后孩子们长大了,一人一套。

    至于他跟他媳妇还有老娘,那就不跟孩子们一块,到时候去二进院里住,有保姆伺候着,那生活可舒服得很。

    说起来非要跟儿子媳妇住一块的,那还真就只有周三嫂。

    周老二哥跟周二嫂都是不过去省城那边跟周建党还有沈玉清他们住的,哪怕沈玉清这个儿媳妇很不错。

    但是他们俩个还是留在县城这边。

    这边生活多自在啊,又不用离乡背井,而且两个女儿都是在这边,生活也很好,干啥要过去省城那边跟儿子儿媳妇生活?

    但是周三嫂想去啊,做梦都想去市里跟大儿子大儿媳妇过。

    在白茉莉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周三嫂就过去伺候月子了,就连白母看了她照顾的仔细劲,那都是觉得这亲家母挺不错的。

    在那之后,周三嫂就一直待在市里了,平日里就是带孩子做家务。

    但是有一次白茉莉就看到了,周三嫂喂她儿子的方式,直接就把东西放进自己嘴里嚼烂了,然后在吐出来给她儿子吃。

    这可是把白茉莉给恶心得不行了。

    平日里要上班,这老太婆就是这么喂她儿子的?

    白茉莉直接就发作了,周建立知道后,那也是被恶寒了一把,尤其是他娘说,以前小时候就是这么喂他的!

    周三嫂最后就委委屈屈地回老家了。

    虽然回了老家后一直对外说,大儿子大儿媳妇就是怕劳累了她,所以才去请了保姆,让她回老家来住着。

    但是她小儿媳妇是个厉害的,一点都不信,没少嘲讽她。

    周三嫂也就联合自己嫁出去的女儿周雪娟跟这个小儿媳妇硬碰硬。

    不过一点便宜没捞着,尤其是周雪娟一连三个全是女儿,没有一个儿子,一句不会下蛋的母鸡就把周雪娟心扎了个几万遍,怎么会是对手?

    除了三房这么个吵闹不休外,其他几房都是各有各的发展,日子欣欣向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