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郁熏长得乖乖巧巧的, 齐短发很可爱, 作为大房唯一的女儿, 郁熏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回来,一直在外进修学业,第一世时郁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来, 那时候家里只有郁娴和郁曼,方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郁熏回来后俩人可以聊几句, 算是半个朋友吧。

    方茴因为第一世的关系, 对她有几分亲昵。

    也乐意回答郁熏的问题。

    当下,门口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过了会,郁文骞走过来,他身穿一件黑色正装,看起来一板一眼的, 或许是因为天冷的关系,身上有种肃杀的气质,总的说来,他很少穿休闲装, 看别人穿西装特别无趣, 可郁文骞穿西装,却每每都勾得方茴血液上涌。方茴抿了口茶, 眯着眼打量自家老公,光明正大YY他, 嗯,身材好体力好长得好,穿西装总有种禁欲气质,配合他的冷厉和从来不看别人一眼的性子,能找到郁文骞这样的,是她运气好。

    郁文骞敏感地察觉到她的注视,不易察觉地挑眉。

    “三叔。”郁熏站起来,恭敬地喊。

    郁文骞淡淡地点头,坐在方茴身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这是?”

    “前几天不是你要吃板栗?”

    方茴眼睛一亮,前几天她确实想吃糖炒板栗来着,可后来说着说着就忘记了,也忘了让司机去买,谁知道郁文骞竟然记得,不过这家板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老字号,尤其是这家老店的板栗特别难买,有时候排队要一两个小时。

    “司机去买的?”

    郁文骞沉默片刻,低头道:“我去买的。”

    方茴笑起来,搂着他亲了一口,“谢谢老公。”

    郁熏站在那略显尴尬,按理说她和方茴聊天,郁文骞不该过来,或者应该给她们留足够的空间,可郁文骞竟然丝毫没有走的意思,让她站在那倒显得多余。

    郁熏尴尬了片刻,要走,方茴拉住她,“一起吃板栗,这板栗很好吃的,还是热的呢。”

    “不了,我去看看泡泡和格格,他们真是太可爱了,我说什么他们都能听懂,说英语他们也有反应。”

    方茴笑笑,上次的月嫂已经被她辞退了,现在的月嫂都是她亲自面试的,英语说的都不错,且没有口音,而且各位月嫂的育儿理念都跟她很像,用起来很顺手,平常月嫂会用英文跟孩子们说话,所以孩子们虽然还不会说,却也能听懂英语。

    方茴嫌剥板栗很烦,干脆把板栗扔给郁文骞。

    郁文骞接过板栗,细细替她剥,剥好了方茴还不乐意吃,还得他送到嘴里。

    等俩人吃完回到房间,郁文骞把她带去房里,二话不说,就去撩她衣服,方茴护着胸口,眼睛水光潋滟,可怜巴巴的,一副被人非礼的模样儿。

    郁文骞挑眉,“刚才在院子里你暗示我了。”

    “有吗?”方茴抿唇,故作不知。

    “有,你盯着我下面看了2秒钟,腹肌看了1秒钟,嘴唇看了3秒钟,之后你咽了口水。”

    她哪有那么丢人?方茴臊得慌,却守住基本格调,咳了咳:“我只是觉得栗子太香了,想吃。”

    “我看你是饿极了想吃我吧?”郁文骞眼里带着笑意,“我很高兴,结婚这么久,郁太太对于我还是性趣不减。”

    方茴不想认,转念一想,撩人谁不会撩?没道理她就被郁文骞逼得耳根发烫吧?想到这,她勾着郁文骞的腰,反撩回去。“你敢说你今天没想我?嗯,在你开会时、工作时、坐车时……你敢说你就没有一刻想跟我做?”

    郁文骞竟然唇角微勾,“何止是一刻,简直是随时随地,”他咬着方茴的耳朵,轻笑,“想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

    “不想。”方茴捂着耳朵。

    夫妻俩每次调情方茴都占不到便宜,这次也不例外。

    郁文骞最近在忙婚礼的事,方茴全程没有参与,什么都是他一手搞定,原本俩人要拍婚纱照,可方茴想来想去婚纱照实在没意思,她去网上搜了一下,大部分人都说婚纱照拍了以后基本上就是放在柜子里落灰,他们举办的是海岛婚礼,在婚礼现场由摄影师拍一些婚纱图也就可以了。

    郁文骞请了设计师为她设计婚纱,知名设计师的天价婚纱,一件婚纱几千万,戒指、婚鞋、首饰都是名牌的,方茴也体验了一把当豪门阔太的感觉。

    孩子渐渐大了,愈发表现出和普通孩子不一样的地方,一般的孩子不到一周岁根本不会看人脸色,可泡泡和格格深谙此道,他们每次看到郁文骞靠近方茴,就会一巴掌打到郁文骞的脸上,一开始方茴以为他们是无意的,还替孩子们拦着,不让郁文骞发飙,可后来这样的次数多了,方茴忽然意识到,她的修炼肯定对孩子有不小的影响,在第二世,这样的孩子被认为是有慧根的,不管做什么事都容易成功,比一般孩子有天赋。

    郁文骞被打后脸色冷寒,平静地注视着泡泡,可谁知泡泡却一点也不怕他,继续把他推开,不让他靠近方茴,郁文骞冷了脸,语气阴森:“这兔崽子肯定是故意的,早知道就不要制造出来。”

    方茴翻了个白眼,“他们才多大?再说了,谁让你造人造的那么勤快,现在知道后悔了?”

    郁文骞继续哼哼,阴着脸道:“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就跟月嫂留在这,我带你妈去别的房子住。”

    泡泡怒瞪着他,似乎在进行无声的抗议,可最终,小人儿意识到,父亲的霸权是不容挑衅的,哪怕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反抗得了这位老父亲,于是他选择喷郁文骞一脸的口水,用实际行动来反抗。

    可把方茴给笑坏了。

    “他不是真的对你有意见吧?不行了,笑死我了,这是我印象中你第一次吃瘪。”

    郁文骞脸色不好,看泡泡时眼里带着明显警告。

    泡泡哼了声,屁股对他摇了几下,就头也不回地去找妹妹玩了,俩娃头凑在一起,时不时回头看向郁文骞,就好像在密谋该怎么对付这个老父亲,把方茴看得直乐呵。

    下面的时间,方茴一直在为演讲比赛的事做准备。

    “你会陪我去吗?”方茴问他。

    “我尽量。”

    方茴挑眉,“我希望你陪我,毕竟我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给人演讲,怎么说呢,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做老总的,开会演讲是常态,哪像我们哦。”

    郁文骞抿了口茶,把即将爬下床的泡泡拦腰抱起,任他拼命捶打也不把他放下来。

    “方总演讲水平毋庸置疑。”

    “你确定?我不会被人笑话吧?”

    “怎么可能?你忘了你师父是谁?”

    方茴笑起来,确实是这样,她听过去年的演讲视频,得冠军的选手是新加坡的,对方的口语发音,说实话并不算很完美,带着明显的口音,并不算特别标准,可那又如何?语言本来就是为了交流而不是为了彰显口语,对方的演讲十分精彩,互动性又强,以一条内裤为例,探索了自我,他演讲时,大家都猜不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很容易勾得大家往下听,或许演讲的魅力就在于此,真正好的演讲者会让你很容易产生共情,而差的,则是你怎么听都没法把他的话听进去。

    然而郁文骞在比赛前还是有事耽误了,方茴只能自己去了,郁熏听说后主动提出陪方茴,有个人陪着倒也不孤单,这次比赛在菲国举行,到场的是来自100多个国家的选手,机场也显得比平常热闹许多,方茴下了飞机,坐进来接的车子里。

    她头也不抬地说:“麻烦你直接送我去酒店,我……”

    她一抬头,却见郁阳正坐在驾驶座上,方茴顿了片刻,神色如常,只略显惊讶,“你怎么来了?郁熏呢?”

    “我没看到她,方茴,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下一秒车开了出去,方茴看向四周,接机的车都停在边上,没人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她掏出手机可不知道怎的,手机竟然被屏蔽了信号,根本打不出去,郁阳也不急,从后视镜看向她,表情有种莫名的苦涩,他道:“方茴,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什么时候我们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

    方茴不动声色道:“这能怪我?你忽然把我劫走了,这怎么看都像是绑架,说吧,郁阳,你是不是想绑架我,想杀我?”

    郁阳噎了一下,像是被她吓到了,“我怎么可能杀你?你在想什么呢?”

    方茴盯着他看了很久,不知道该说他演技好还是别的,第一世她死的突然,怎么想都是身边的人下手,而对方要郁文骞下跪,显然是特别恨郁文骞的,显然是认为和郁文骞在一起的她变了味,所以才会杀了她,从这方面来说,凶手一定是喜欢或者憎恨她的,郁阳有很大的嫌疑,再加上第一世时他和方月心都被郁文骞打断了腿,方茴并不能完全排除他们的嫌疑,虽然这一世的郁阳和方月心已经离心了,但郁阳忽然把她劫走,怎么想都像是要绑架似的。

    方茴探究的眼神把郁阳看得后背一毛,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皱眉:“等等,你怎么会觉得我杀了你,难不成你知道些什么,难不成你也……”

    他倏地睁大眼,不敢相信地看向方茴,第一世方茴是被杀的,她这么问他就是在怀疑他是那个杀人犯?否则她怎么可能忽然问出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如果是这样,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方茴会不再喜欢他,为什么方茴会爱上郁文骞,为什么郁文骞会醒来这么早,一切都有了答案,郁阳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他的重生不是救赎也不是解脱,而是另一种惩罚,在这两世,他都背叛了方茴,第一世间接害她惨死,这一世又给她带来了那么多麻烦,他两辈子都要背负着内疚前行。

    郁阳心头苦涩,忽然觉得此时的他就像是个小偷,更像个小丑,他有了第一世的记忆,却意图扭正那些错误,意图当他的背叛出轨都没发生过,意图把方茴从现在的生活抢走。

    可她自始至终什么都知道。

    郁阳忍着苦涩,勾了勾唇:“方茴,你也回来了,所以你什么都知道是吗?你也知道我重生回来了?”

    “是。”

    郁阳虽然猜到了,却还是觉得惊讶,没想到方茴早就知道他重生了。

    方茴觉得没必要对他撒谎,她其实想问问郁阳她死之后的事,想问问之后的郁文骞怎么样了,“所以呢?是你和方月心联手杀了我?”

    “怎么可能!你一直是这样想的?所以你对我心存怨恨,正眼都不肯看我?方茴你看错我了,其实第一世在你死之后我就后悔了,我一直很自责,那以后我和方月心被郁文骞打断了腿,我们躺在床上哪都不能去,我回忆和你的往事,尤其是我们大学时的事,心里特别难受,我一直希望时光倒回,没想到老天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可你,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

    郁阳垂眸,手紧紧捏着方向盘,他是真的很想弥补的,哪怕不是出于爱情,他也不希望方茴早死,方茴是他的初恋,她应该值得更好的感情,更完美的人生,而不是年轻早死躺在棺材里,他其实更想弥补给她完美的人生,而不单单是爱情。

    方茴琢磨着他的微表情,郁阳说的不像是有假,更重要的是,郁阳说的那些事和方茴看到的都能对上,他们确实是被打断了腿,之后郁文骞还把他们扔到看不见的地方。

    “那你和方月心是怎么回事?”

    郁阳蹙眉道:“我跟她在上一世时其实已经不好了,可以想象,被打断骨头躺在床上的人,哪里都去不了,偏偏还得跟对方待在一个屋子里,除了相互怨恨也不会有别的,那时候我们经常互相咒骂,骂彼此拖累了自己,到我重生之前,我们已经两看两相厌,我回来后自然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可能是因为我对她不好,也就没察觉到她跟郁文辉在一起,不过我也不在乎那些,她上一世虽然不好,可这一世说到底我也有错,我不怪她,她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方茴蹙眉,没想到郁阳竟然变豁达了,如果他所说属实,那么他为什么忽然劫走自己?

    “所以真不是你杀了我?”

    “我向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我后来被关在屋子里也不知道谁是凶手,不知道郁文骞是否惩罚了凶手,但你放心,”郁阳苦笑,“他那人的手段实在是狠的,他绝不会放过那个人的,只怕那个人会比我们更惨。”

    “我……”方茴沉吟许久才问出口,“我死后,郁文骞有没有别的女人?”

    郁阳手臂撑在方向盘上,很久才叹气道:“虽然不想承认,可他对你确实是好的,你死后他把你的骨灰挖走了,听说他的身体一直不好,咳嗽的厉害,腿又残疾,加上高负荷的工作,身体透支了,后来他似乎经常住院,听看守我们的人议论,医生给他下过很多次病危通知,可他拒绝医生,他赶走了老房子里所有人,自己住在那,别人都说他是因为恋旧,但我知道他是因为你。”

    “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总之郁文骞过得也很不好,到后来郁阳甚至称不上怪罪他,毕竟他也是个可怜人。

    听到那一世的郁文骞孤零零一个人过得那么惨,方茴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心头酸楚,眼泪都要下来了,郁阳回头看向她,许久才道:“方茴,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吧?”

    方茴哭着点头,郁阳见她难过,递了张纸巾给她,“你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只要你过得好,我的内疚会少很多,希望他能好好待你。”

    他们在外面待了一段时间,主要聊前世今生的一些事,方茴万万没想到,郁阳竟然想明白了,不打算争家产,或许是觉得争也争不过,还不如老实点,留点郁氏的股份平安度过下半身,郁文鼎似乎不乐意,推着他出去争,可郁阳已经没了那个心,打算去国外的分公司任职,算是彻底远离郁氏的权力中心了。

    这样也算是个好事吧,毕竟不需要再弄得你死我活,郁文骞对付起其他人也更容易一些。

    郁阳正打算送方茴回去,忽而几辆车开过来,郁文骞黑着脸从里面下来,他拄着手拐浑身阴寒,面无表情地盯着郁阳,郁阳和他四目相对,谁也不说话。

    而后郁文骞带来的本地人把他们围起来,用武器指着郁阳,郁阳吓了一跳,举起手。

    方茴连忙阻止,“老公,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还有,你今天不是有个重要会议吗?”

    郁文骞声音冷沉:“我接到消息说你被郁阳绑架了,你认为我还有心情开会?”

    方茴噎了一下,在他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说:“我没有被绑架,我只是和他聊几句。”

    “聊什么?聊往事?别告诉我你还对他旧情难忘。”

    “胡说什么呢!”方茴皱眉。

    郁文骞黑着脸,只冷哼:“我不认为你们有什么好聊的。”

    说完拉着方茴走了,那些人包围着郁阳,也不知道会把他怎么着,方茴自顾不暇,一路上俩人什么话都没说。

    郁文骞看向窗外,眼前飘过刚才那一幕,俩人站在湖边相视而笑,方茴肩膀上还披着郁阳的薄衣。

    这俩人是当他死了还是瞎了?

    方茴也懒得搭理他了,这人醋劲儿也太大了,以前还笑得遮掩,现在连遮掩都懒了,方茴哼了声,到酒店就去洗漱了,钟以秋也来了,发信息跟她聊过几句,虽然俩人在比赛时是对手,可国内只有她们来参加这次的比赛,方茴也经常把家里老师为她培训的内容,讲给钟以秋听,双方难免比从前亲近一些。

    放下手机,方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次日一早,她起床时却见钟鸣也来了。

    “你老板呢?”

    钟鸣噎了一下,觑着她的脸色知道她跟郁文骞生气了,这不难猜,毕竟郁文骞的脸色比她更难看,这世界上能让郁文骞情绪波动这么大的人,除了方茴也没谁了。

    “太太,其实昨天我们接到消息时,郁总真的很担心你,昨天我们有个很重要的活动,他讲话讲到一半就跑出来了,扔下一堆烂摊子,他是真的以为你被郁阳少爷绑架了,怕你出事,来了以后据说看到您身上还穿着别人的外套……”

    方茴听到前半部分还挺感动的,听到后面又觉得不对劲,郁文骞可不会跟钟鸣分享这些事,什么穿着别人的外套什么的,所以钟鸣从哪听来的?“谁告诉你的?”

    钟鸣咳了咳,眼神躲闪,还不是郁文骞几个保镖,小黑、小二黑、小三黑,当然这不是他们的本名,是钟鸣给起的代号,这三人一直做郁文骞的保镖,颇具八卦属性。

    据说当时郁文骞的眼没离开过方茴身上的外套,又说当时郁文骞头顶绿云罩顶,又说是男人都忍不了,还说太太长得这么漂亮,作为男人的郁文骞紧张点也是自然的,男人嘛,本质上就那么回事。

    方茴大概也猜到了,气的不轻,“所以呢,你们都认为是我背叛了郁文骞?”

    钟鸣咳了咳,不敢看她的脸色,可他不回答分明就是默认了。

    方茴更气了,郁文骞的手下还真是为着他啊,忠心耿耿的,她这还没出轨呢,一个个就开始来指责她了。

    “郁文骞到底死哪去了?”

    “郁总去忙工作了,晚上会回来。”

    方茴明天比赛,听了这话,也就没理会,只在酒店里跟其他选手交流一下经验,来比赛的人都是精英,因为比赛并不限制年纪和职业,大家来自各个国家各个行业各个年龄段,有50多岁的律师,12岁的在读学生,30多岁的餐厅服务员,各个国家高等学府的本硕博学生……高手过招,方茴莫名挺期待的。

    晚上她练习到九点多,郁文骞还没回来,等着等着便昏睡过去,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还亲了她的嘴唇,而后,她被人亲醒了,那人从她脚趾开始亲得她浑身酥软,最后烂成一滩泥。

    她睡得迷迷糊糊被迫承受这欢爱,对方熟悉的气息让她放松,方茴也就边睡边享受,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郁文骞看向怀里的人,再大的火气都被她弄没了,所以,真的懒成这样,连眼睛都不睁,不过这样的情景倒是别有滋味,郁文骞也就来了恶趣味,最后要了她好几次才罢休。

    最近郁文骞一直在做梦,梦里总有些细碎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过,可他却感同身受,梦中方茴确实被人绑架了,还死在他面前,这个梦和方茴讲过的基本吻合,所以他一直很担心,总怕她真的会出意外,这种过分的关心让他很想侵占他的全部,甚至是把她拴在家里哪也不去。

    如果绑架的人不是郁阳,那就说明还有别人,郁文骞并不确定,那人是不是方建成,也不确定方茴还会不会死。

    过分的患得患失让他最近戾气很重。

    这一觉郁文骞睡得很沉,梦中他迷迷糊糊的,像是遇到了另一个自己,而那人比他虚弱许多,那人的腿残疾的很厉害,根本无法走路,那人比他憔悴比他狠厉,可郁文骞又分明感受得到,那就是另一个他。

    郁文骞艰难地睁开眼,入眼是白色的屋顶,今天又是新的一天,没有她的一天。

    算算,她死了也该有十几年了。

    昨天是她的忌日,郁文骞习惯这一天不去公司,他喝了一些酒,说一些似乎不确切,他喝得烂醉,之后他不知道怎的就去了山上的真元道观,那道观的香火并不旺盛,只他一个香客,郁文骞不知想到什么,便去了道观烧香,那归元道长是个很富态的道士,盯着他看了很久,非要说他跟道家有缘,强行给了他一个符咒,郁文骞心里颇为不信,像他这样人能跟道派有缘?他身上哪里有一点修道的样子?就算是俗家弟子,也没有他这样,心里没有一点善念的。

    自打她死后,他对这世界已经无感,这老道长竟然说他跟道家有缘?

    郁文骞勾着唇露出阴狠,却到底把这符咒给接下了,归元道长见状,笑着道:“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跑也跑不掉。”

    郁文骞蹙眉,注视着他离开。

    那之后他被保镖送回家,这一觉睡得很沉,但是再沉的梦都会醒来,再难熬的昨天都会过去。

    郁文骞撑起身,打算去浴室梳洗,这卧室已经十多年没翻修过,显得有些退流行了,可当初卧室装修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这些木材用的年代越久,越是显得有光泽底蕴,所以屋里的装修看起来依旧过得去。

    自打她死后,他一直没有翻修过,他想维持她在时的样子,就好像她没有死。

    然而,片刻后他忽而顿住,他的手触碰到一只柔嫩的手,他猛地起身,身边竟然躺着一个女人,她卷曲的头发盖在脸侧,从他这角度值能看到她不错的侧脸,往下看是挺翘的双峰,白皙细嫩,再下面的风景被盖在了薄被里,但可以想象,被子下面一定是春光无限。

    可郁文骞没有心情欣赏,他猛地回过头,眉头紧锁,他身边怎么会有女人?这家里的人都不敢往他床上送女人,他们知道他的手段,也知道他心里容不下别人,可他看向自己的下身,他光着身体,两腿间明显是发泄过的,屋子中甚至飘荡着欢爱的气味,郁文骞冷皱眉头,正要发火,却发现,这根本不是他的卧室。

    怎么回事?难道昨晚他喝醉后,钟鸣没有把他送回老宅?而是把他送来了一处酒店?

    有这种可能性,郁文骞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发泄怒火,却意外发现,这手机竟然是十多年前的款式,是那种老式的全屏触屏手机,这手机已经有多年历史了,老旧到甚至无法做到全触屏,他在多年前用过类似的款式,可后来,全触屏、折叠屏、曲面屏、多面屏的手机层出不穷,他早已不用这种老旧的款式,可这手机确实是他的,因为这手机的屏保是方茴的照片。

    不,这女人是方茴又不像是方茴,她似乎比方茴漂亮许多,身材也更火辣,郁文骞摸索了片刻才找到打开手机的方式,他输入自己常用的密码,顺利解开手机,他点开手机通讯记录,发现上面满屏都是“郁太太”,郁文骞又赶紧点开手机相册,相册里竟然有几张女人的照片,郁文骞打开,却见上面赫然是一个卷发女人,她乌黑的卷发像段子一般,落在她白皙的肩头,配上红唇巧笑,妖精一般,隔着屏幕郁文骞都能感受到她满身的春意。

    无疑,这是一个很容易让男人生起征服欲的女人,也是……

    方茴。

    郁文骞猛地看向床上的女人,他慢慢走过去,慢慢撩起方茴的头发,而后如愿看到那跟照片上和记忆中完全一样的眉眼,郁文骞如做梦般掐自己的腿,他呼吸凝滞,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让梦醒过来,而他做了多年的美梦,却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真实,他竟然见到方茴了,死了十多年的方茴。

    梦中的女人嘤咛一声,似乎醒来了,她没睁眼,只眯着眼瞄他,而后撒娇着从被子里伸出胳膊,搂着他的脖子,人也钻到他怀里,毫不在意酥软蹭着他的身体。

    她娇声道:“还气呢?怎么也不听我解释?还有你昨晚弄得我好疼……”

    郁文骞倒吸一口气,显然还不能接受这样的美梦,他的手触碰到她皮肤上,她的身体确实是温热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冰冷,而她这个人也是鲜活的,和他记忆中不一样,却又给了他连梦中都不敢想的柔情,她竟然主动钻到他怀里,还对他这般和颜悦色。

    作者有话要说:刺激不?穿回来了。

    郁文骞是怎么喜欢上方茴的,我会放在番外里讲,但是前世郁文骞和方茴的碰触会放到正文里,感觉这样文章才完整。然后第一世的郁文骞实在有些可怜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