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察觉到郁文骞的僵硬, 方茴蹙眉, “你怎么了?”

    见他不说话, 她伸手触着他的额头,迟意片刻又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但郁文骞实在不是一个会把身体不舒服表现出来的男人,方茴疑惑地端详他片刻, 却见今天的郁文骞似乎有些不一样,他身上多了几分戾气, 从前眼底深处蕴藏的暖意消失不见, 神情中似乎还有些许惊讶。

    方茴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该不会还在生气吧?我说了我跟郁阳没什么, 昨天我只是跟他聊聊,我们已经聊开了, 他对我也已经放下了,再说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事,难道你还不相信我是爱你的?”

    听她说爱,郁文骞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惊讶狐疑俱在心头,他怀疑自己还在梦中,可她真实的触感无法作假,而郁阳早已被他打断了骨头成了废人, 对他根本造不成威胁, 他也很多年没听别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他胡乱应着,想糊弄过去, 方茴竟伸着纤细手指指着他的额头,娇声说:“你再胡思乱想, 小心我生气了。”

    “嗯。”

    “老公,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可能……太累了。”郁文骞还不习惯和她对视,哪怕眼前的人是他思念多年,求而不得的。

    方茴眯着眼威胁道:“给你一点时间调整一下,再生气,我也要生气了。”

    她进了浴室,水声传来郁文骞才猛地松了口气,他走向镜子前,当镜子中映出一张年轻的脸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是真的,这张脸皮肤紧绷,下巴弧度清晰,头发乌黑,可他分明记得自己两鬓斑白。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十多年前,他似乎穿回来了,可说穿回来也不确切,因在他的世界里,他和方茴从来没有这样亲密过。

    可这个世界的他,没有昏迷两年,没有失去她,也没有和她针锋相对,这个世界的他早早就和方茴坦露心意,而后俩人发生关系,做了真正的夫妻,到后来,甚至有了孩子?而且还是龙凤胎?

    接收到脑子里的信息时,郁文骞忽而涌出一种说不出的嫉妒,他所有求而不得的事,这个世界的他都做到了,对方跟方茴是一对真正恩爱的夫妻,二人心里只有彼此,虽然也会有吃醋的情况发生,可他们对彼此的爱从未动摇过,不像他,在他的世界里,孤零零一人,心里有许多无法排解的情绪,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他已经独自生活了十多年,身边没有女人,也没有孩子,后来郁氏已经是他的了,他把一切都攥在了自己手里,他做事从来没人敢说个不字,他也从不给别人这样的机会,可那样又如何?他从来不曾真正开心过。

    当年方茴去世,他收拾了所有可疑的人,后来又收拾了真正的幕后凶手,但他做的再多也无法救回她的性命,他回忆他这一生,他和她一直在错过,后来他不止一次后悔,如果当年他对她坦露心迹,如果他对她温柔一些,如果他和她好好沟通,那么他们是不是不会走到那个地步,可他还是让世界向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甚至连她的死都和他有关。

    等方茴出来时,就见自己的男人正坐在床上,他身上的白衬衫松垮,露出他清晰的锁骨,他正手撑着额头不知在想什么,从她这个角度看,他背影孤独,似乎有许多想说却说不出的话,这样的他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方茴莫名心疼,便从后面搂着他,亲了亲他耳朵,温声问:“你是不是腿又疼了?我帮你按按?”

    她的手被郁文骞握在手里,他不让她动。

    郁文骞清冽的声音传来:“方茴,你幸福吗?”

    方茴更觉得他奇怪,这种怪异让她心里总觉得有一个点是她没有抓住的。

    “你说我幸不幸福?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幸福?”

    郁文骞似乎叹了口气,“那就好……”

    方茴盯着他片刻,蹙眉道:“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

    方茴想了片刻,郁文骞确实不是个会无理取闹的人,他若是生气也绝不会表现出来,而是会把她做的求爷爷告奶奶,做的下不来床,那才是他的风格,况且他虽然喜欢吃醋,对她有很强的占有欲,可真说起来,他并非不相信她,他内心深处相信她爱的是他,所以眼前的郁文骞绝不是因为昨天的事生气。

    助理敲门问他们是否起床了,今天方茴要参加演讲比赛,她亲了亲他的脸颊,笑了:“快换衣服,不想看看你的学生今天表现如何?”

    郁文骞回忆片刻才想起来方茴是来参加演讲比赛的,国际演讲比赛,并不算大的赛事,可对于英语专业的她来说,确实是一次不错的历练机会,而她的英语口语基本上都师承于他,想到这一点,郁文骞又是苦笑,他未免太幸福了点。

    郁文骞出门时,钟鸣对他汇报工作,这些工作和他记忆中有不少出入,但是细枝末节的差异并不算多,大部分工作内容是一样的,郁氏的合作商,他的盟友几乎只有那么几个,郁文骞是从十多年后来的,这些工作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他随意指点几句,钟鸣站在那姿态更拘谨了,显然是觉得今天的郁文骞气场比平常还要大,随便几句话已经有极强的震慑力。

    “方茴,”郁熏走过来,她笑着搂着方茴的胳膊,“我陪你进场。”

    “好啊。”

    “紧张不?”

    方茴笑着摇头,她不紧张,活了这么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唯一紧张的就是怕在自己老公面前表现不好,怕自己的手势姿态不到位,上台被拍下来时会不太好看。“谢谢你陪我,其实你要是忙的话,可以先回去的。”

    “我没事,我现在正打算找工作,要么三叔,我去郁氏工作行吗?”郁熏笑看郁文骞。

    郁文骞沉默片刻,方茴拉了拉他的胳膊,笑道:“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觉得郁熏跟以前长得不一样了。”

    “有吗?”郁熏摸向自己的脸,笑起来,“三叔,你是不是穿越了?我一直都长这样啊,不过我小时候比较胖,三叔已经很多年没看到我了,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

    郁文骞点头,现场的人很多,郁文骞的座位在最前面一排,虽然有来自全球的参赛者,可方茴的气质气势在这么多人里,依旧是拔尖的,她们一进场就有人拿手机对他们拍照,方茴知道阻拦也没用,再说她又不丑,拍就拍呗。

    等方茴去了工作组抽签时,钟鸣走过来问:“郁总,婚礼策划想跟您沟通一下。”

    郁文骞猛地看向他,“婚礼?”

    钟鸣疑惑片刻,“是啊,您不是一直在秘密筹备婚礼吗?”虽然方茴也知道,却不知道婚礼在哪举行,不知道婚礼办成什么样,不知道自己的礼服款式,这一切都是郁文骞操办的,他说要给方茴一个特别的体验,同时也怕她筹备婚礼会累着。

    郁文骞蹙眉,拿过钟鸣手里的平板,翻看着策划图,果真是他的风格,曾经他一直在想,如果他举办婚礼的话,他一定会给她一个海岛婚礼,蓝天碧海,纯白花簇,花瓣铺就的红毯,一切如在梦中,而他把他梦中的婚礼变为现实,那个他和方茴即将举办自己的婚礼。

    时间就在这次比赛后。

    那个他让他嫉妒的地方不止这点,尤其是在郁文骞把他的记忆理了一遍后,发现他和方茴在床上格外和谐,那个他甚至每夜都抱着她入眠,俩人几乎不曾分开过,这样的生活是他想都不敢想的,郁文骞深吸一口气,吩咐了几句,“就这样办,还有她的朋友联系好了么?”

    前世孟心露死后,方茴十分伤心,陶小雅后来过得也不开心,虽然他一直在偷偷救济她,可陶小雅因为青梅竹马的朋友荀远坐牢,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中,这是他无力改变的,他能做的就是疏通关系替荀远减刑,既然是她的朋友,他肯定会好好照顾。而这一世,她的朋友们暂时无碍,也不知哪个环节出问题,方茴竟然还开了娱乐公司成了女强人,把孟心露召到自己旗下,而陶小雅现在正在郁氏工作,那个他打算把陶小雅和乐雨欣转正,算是照顾她的朋友。

    “方总的朋友都偷偷联系好了,机票酒店已经安排好。”

    “好。”他做事周全,该考虑的都考虑好了,郁文骞沉默许久又忽而道:“婚礼那天,加强安保,多安排一下保镖伏在暗处,不要让人看出来。”

    “是。”

    “蜜月……安排好了吗?”

    “按照您要求的,包下了一处私人海岛,但是太太好像想把泡泡和格格也带去。”

    虽然没有明说,可月嫂曾经透露,方茴说以后不管去哪旅游都把孩子们给带上。

    郁文骞蹙眉,“把他们丢给保姆。”

    钟鸣噎了一下,他就知道,郁文骞的耐性都用在了方茴身上。“好。”

    交代完,演讲比赛已经开始了,几个选手走出来开始演讲,这次演讲比赛规定每个人演讲时间不超过10分钟,也就是说10分钟以内要把自己该说的说清楚,要和观众良好互动,说起来不算简单。

    但他相信方茴可以做到,郁文骞坐在会场,目光一直落在方茴身上,多少次梦中,她都像现在这样,穿着漂亮的红裙,眼前的方茴比印象中的更为自信,身材也更好,凹凸有致,双腿紧绷,郁文骞只是想到,下面已经疼得厉害,他这辈子从未和她有过亲密,他甚至没有看过她的身体,她现在的好身材是否又是那个他滋养出来的?听说女人有了房事后会前凸后翘。

    很快,那个钟以秋上场了,钟以秋很有实力,是典型的中国学霸,戴着眼镜,头发不长,说话铿锵有力,说着典型的美语,她的演讲题目是“bully”,从校园暴力开始聊起,聊到恶霸与自我,最后再聊到心里的bully,她认为每个人都会不自信,而一旦怀疑的苗头冒出来,就意味着这个bully占据上风,它嚣张、它可恶、它霸道、它专制,它让你的信心被压制,当我们面对我们心里的bully时,我们应该怎样面对它?

    钟以秋的演讲稿很有深度,很好地引起了大家的反思,互动性也强,从郁文骞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演讲无疑是优秀的,他转头纷纷钟鸣,“联系钟以秋,务必把她招揽到郁氏来。”

    钟鸣略显讶异,却还是点头,“好!我会联系她。”

    各个国家选手的演讲稿都很精彩,有的选手很放得开,明显是有专门俱乐部培训过。

    方茴到了下午才上台,她环视下面,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张脸都在看着她,方茴不禁想到第二世她养的人参精,每次她喝醉酒发酒疯时,它们都是这副表情,方茴这样想着,心情更为放松了。

    她演讲的标题是《道》,这个标题听起来有些空翻,好在方茴是从道与自我的角度出发,讲述了现在社会对人的束缚,人们总认为,我们年纪轻轻进入大学,大学毕业后找到不错的工作,而后结婚生孩子买房子,人到中年,生活就会定型,我们的人生被局限在了现在的框架了。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吗?

    方茴话锋一转,笑着说:“大家认为,真是这样吗?”

    她给了观众思考的时间,也给了大家跟她互动的机会,方茴又抿唇笑道,“你16岁时想当演员,但是30岁时你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标;你25岁大学毕业工作几年,到了30岁忽然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辞职从头再来;你结婚了可又不想要孩子;你有了孩子但你并不想结婚;你40岁了你50岁了,但你认为人生还可以更多彩,你60岁拿起画笔,你70岁学做瑜伽,你80岁开始健身……你的人生有自己的节奏,道法自然,我们唯有把我内心,掌控自我,才能觅得心中的道。”

    演讲结束,方茴冲着台下的郁文骞,笑了笑。

    到她下台,台下才爆发出一阵阵掌声。

    但她不知道,她的演讲内容被发到了国外的视频网站上,并在短时间内得到了疯传,外国网友一开始只是惊叹于她的发音,作为非母语国家的人,能有这样的发音实在是难得,可方茴的发音却是正宗的牛津音,实在难得,而后大家开始注意到她的服装,有懂设计的人都在琢磨,方茴身上这件看似普通的西装裙,是不是像某知名设计师的手笔?这知名设计师一般只给人做高定,只有非常牛的客户才能让他出手给做常服,而且收费还不低,通常常服也会收不低于高定的价格。

    “我敢肯定,这是cZ的设计,去年我朋友找他设计过衣服,可他闭门不见,并且认为我朋友的格调不够穿他做的衣服,说我朋友穿他衣服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并且是对他设计才华的侮辱,把我朋友给气坏了,没想到,她竟然入了cZ的眼,而且穿得很低调,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这衣服有多贵,这西装裙看似普通,实则每颗纽扣的布局都很讲究,一排纽扣下来,下面是短裙,整个西装连衣裙显得人身材特别好,正式却又有变幻。”

    “这美女是哪来的?真的太美了。”

    “我天哪,真正的学霸小姐姐,这是哪个国家的?华国的吗?这好像是华国选手最引人注意的一次。”

    “华国从没得过国际演讲比赛的冠军,这一次不知道小姐姐有没有希望。”

    “虽然我很希望我们国家的选手夺冠,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姐姐的演讲比赛特别好,我听的过程一直在沉默想着我自己的人生,她的演讲听得很舒服,属于不去灌输你观念,语气淡淡的,没有太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你听完就是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会忍不住沉默许久,我觉得这就是很好的演讲了。”

    “我喜欢这个漂亮小姐姐,这颜值都能当演员了,华国的学霸颜值都这么高吗?”

    而国内却是静悄悄的,主要是国内对这类比赛的关注度不高,本来就是小众的比赛,没有明星没有炒作,自然没多少人关注,只一些英语系的人一直在跟,谁知方茴在国外网上火起来后,在国外留学的学生把这事发到了微博上。

    @今天天气好吗:没人关注最近的国际英语比赛吗?不知道这个比赛为什么在国内关注度那么低,可能是我们菲国承办的原因吧,我身边的人都在议论,然后你们口中的少奶奶也参加了这次比赛,演讲的视频还在这边火了起来,听说Yt点击率特别高,很多国家的人都在议论她,果然发光体到哪都是发光体,人长得漂亮就是好,到哪都有人关注,另外少奶奶的演讲稿写的真好,我听得想哭,太有代入感了。

    —我天,终于有人议论这次演讲比赛了,坦白讲这事网上关注度这么低实在不科学,这位可是堪比明星的流量人物,虽然是圈外的可话题度比圈内人还高,没有天天走红毯晒奢侈品晒钻石,可经常空降热搜,不知道为什么演讲比赛没人关注。

    —少奶奶也参加了?我去,我都不知道这件事,不然一定要去现场应援啊,我们回锅肉都是少年奶的死忠粉。

    —楼上要笑死我吗?人家粉丝叫星星,花蜜,可爱多啥的,听听这名字多可爱啊,你家叫回锅肉?

    —楼上的,回锅肉很可爱有木有?我们少奶奶这么高逼格的人物就该有接地气的名字,不然难不成叫回音?回天胶?茴香豆?茴香?

    —本来少奶奶的粉丝就在回锅肉和茴香这两个名字之间徘徊,后来好像定下来茴香了,但有些粉丝觉得回锅肉很可爱,总之,都是少奶奶的粉丝啦。

    —为少奶奶疯狂打call啊!!我少奶奶太优秀了有木有!左手奶娃右手总裁,左手娱乐公司右手演讲比赛,啧啧!!!

    —我好像看到郁总了,在1分20秒时,镜头对准郁总了,所以国外网友肯定不知道这是少奶奶的老公,但是国内粉真的忍不住啊啊啊啊啊,这也太甜了吧?老婆演讲比赛老公深沉注视,怎么这么苏哦?而且郁总眼里自始至终没有别人,他的目光好深情。

    —郁总真的人设不能崩,现在娱乐圈都崩差不多了,富二代圈也崩完了,就剩郁总还在挺着了。

    很多粉丝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方茴参加了这次比赛,发现方茴低调比赛后,大家借着从国外传回来的视频,撸了方茴的演讲稿,这才发现方茴的演讲稿写的很不错,她也是一开始就冲着冠军去的。

    公众号又把这演讲视频发到网上,起名为——迄今听过的最好的演讲,直击你的内心。

    评委笑着看向众人,他扬了扬手里的评分表,笑起来:“我一直认为演讲比赛的意义就在于不同国家的人在一起可以有一些思想上的碰撞,这次比赛我感受非常深刻,也很高兴地向大家宣布,本次演讲比赛的冠军是来自华国的选手——hui Fang,她演讲中关于道的阐述让我对中国的道派很感兴趣,以后有机会希望我能去中国走一走,更好地了解中国文化,可以说,在传播文化,阐述观点方面,她做的十分完美,让我们祝贺她……”

    方茴笑着站起来,虽然她经常参加类似的场合,也经常上热搜,可那些华而不实的名气跟演讲比赛夺冠比,根本不算什么,她可以不把名气放在眼里,可这种凭着自己努力得奖的感觉,她真的很喜欢。

    方茴拿着奖杯,笑着做感谢词:“我一直很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我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打坐,打坐让我的内心安定下来,我享受这种宁静,它让我能更好地认识自我,我想把道家文化介绍给其他国家的人,所以就有了这次的演讲。当然,我最想感谢的人是我的丈夫,他一直陪我练习演讲,纠正我的英语发音,在我心里,他一直让我仰视,谢谢你,我会永远爱你。”

    现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大家顺着方茴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她老公就坐在观众台上,原来她是有家属陪伴来演讲的,原来她老公不是一般的帅,等等,她老公为什么看着有些眼熟,很像经常上财经新闻,去世界知名大学演讲的郁氏老总?

    而郁文骞自始至终回望着她,感受她眼底的闪烁,感受她的动情。

    哪怕他知道她这话并不是完全说给他听的,她爱的是那个他,那个陪她度过大学生涯,陪她进产房,陪她度假,陪她参加演讲比赛的男人。

    郁文骞说不出的嫉妒,却又在这一刻从心底生出一种爱意,不管他和他怎么分你我,但是他们对方茴的爱是一样的,听到方茴在全世界面前的表白,他心里涌动的除了爱意还有感恩。

    方茴的演讲传得很快,等她回国时,她已经上了热搜,并且占据了2个热搜关键词,网友对她的评价特别高,还要求她开通视频直播,给大家讲讲该怎么学习英语。

    当她夺冠的消息传来时,她的粉丝又炸锅了,方茴也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演讲比赛夺冠而一夕间多了五百多万粉丝的人。

    其实钟以秋表现的也不错,钟以秋得了第二名,这是华国历史上夺得名词最好的一次,并且方茴还是历史上第一个国际演讲比赛的冠军,当大家了解到这个奖项的意义时,才彻底明白方茴这次夺冠有多不容易,当大家知道她是从3万多演讲者中脱颖而出时,才更发自内心地竖起大拇指。

    之后公众号都做了科普,说这次比赛有多难得,给大家讲述这次比赛的艰难之处,还说我国一直没有在国际演讲大赛中夺冠,是我国很多英语从业者的心头之恨,可想而知,我们国家的人都是从小学习英语的,从小学考到大学,一直考到四六级,全民学英语,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英语盛典竟然没有我国演讲者的名字,是我们不配有姓名吗?我们国家为什么就不能有胜出者?

    方茴的夺冠是第一次,真正让世人认识到我们国家,也终于让华国在这种比赛中扬眉吐气了一次,这样说起来,方茴简直是国宝级的存在。

    网上把她吹爆了,方茴自己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看到郁氏的股票一升再升,升到老爷子夜里都睡不着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经常上热搜好像真的有点用。

    朋友都发短信祝福,远在国外的戈雨也发微信来:“我看到你的比赛视频了,你很厉害,当初我也参加过,只是没有进前八名。”

    “哈哈,郁文骞给我请了不少老师来指点,能夺冠也不意外。”

    “话不是这样说,其实很多人都接受了俱乐部的培训,但是夺冠的只有你,这还是说明你有实力。”

    方茴笑着引开话题,“你跟喻倾怎么样了?”

    戈雨沉默片刻,又哈哈大笑:“你忘了我已经移情别恋了?我跟现在的追求者在一起了,但是好像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嗯,就是我面对他丝毫不会心动,不过试试吧,就像你演讲稿里说的,人生什么阶段做什么事,随心随性,道法自然嘛。”

    她真的想开了,方茴很替她高兴,便笑道:“那正好,最近追喻倾的小姑娘也挺多了,我们公司几个练习生都很喜欢他,我也就放心给他介绍对象了。”

    戈雨沉默了很久,最终应了一句。

    次日一早,机场忽然多了不少明星,其中以喻倾的出现最引人注意,各站站姐都疑惑,明明没收到行程通知,这么多明星怎么忽然涌入机场,且进的不是普通的登机通道,好像是包机?

    各大站姐纷纷拍照,明星们却难得不配合,按理说以前拍机场照大家都很配合,可这次却都叫他们保密。

    这照片一传到网上,网友便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有个账号发言:“弱弱地问,是不是谁结婚了?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这些明星的共同好友,还有这飞机好像是私人飞机吧?谁结婚会这么大阵仗直接包机?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国内没几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