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方茴笑笑, 她每天晚上都会看孩子, 给他们讲故事, 泡泡和格格听习惯了,没有睡前故事不肯睡,其实家里有很多讲绘本的机器人, 月嫂让机器人扫描绘本就可以讲故事说英语,但孩子们还是喜欢妈妈的声音, 她无视郁文骞的不满, 笑着让人把孩子抱进来, 月嫂根本不敢看郁文骞的脸色,只匆匆进来又匆匆走了。

    泡泡和格格已经长得挺高了, 俩人能站着小走几步,如果有东西牵引着,能从屋里走到屋外,这俩孩子都极其聪明, 早早会看人脸色,比如说现在,他们敏感地察觉到自己不受欢迎,而他们的爸爸郁文骞正脸色不好地盯着他们。

    泡泡啪的一巴掌打在郁文骞脸上, 格格见哥哥打爸爸, 也不想落后,便紧跟着一巴掌也拍了上去。

    郁文骞脸色阴沉, 嫌弃道:“你怎么生了这两个东西?”

    方茴咳了咳,“我儿子和女儿不要太可爱, 他们就是……嗯,怎么说呢,跟你闹着玩呢。”

    郁文骞冷哼一声,他把泡泡拉过来,似乎想看看他的种生出来是什么样的。

    泡泡感觉到他来者不善,使劲推开他的胳膊,根本不让他靠,格格也是,一直拍打他的胳膊,不准他碰泡泡,俩人从未有过的齐心协力,方茴见郁文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即把他们抱到怀里来,还教育道:“不可以打爸爸哦,把爸爸的脸打坏了,爸爸开会时要被员工笑话的。”

    泡泡哼哼,格格噘着嘴,显然都没把方茴的话听进去,泡泡更厉害,转过身屁股一撅,噗地放了个屁,正对着郁文骞。

    郁文骞脸色难看的要命,方茴干笑两声,给他们喂了奶,又给他们揉了揉小肚子,才把俩个娃给哄睡了。

    泡泡和格格哼哼唧唧的,睡一会就会醒来看看方茴,仿佛要确定麻麻还在他们身边,俩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跟郁文骞作对,一个斜着一个横着,占据了一整个大床,并且绝对不许郁文骞靠近床边,也不准郁文骞靠近方茴,郁文骞一旦走近,他们就把人给推开,还扯着嗓子大哭,弄得跟警报器似的。

    “好好好!”郁文骞顶着他们冷笑,“真是出息了,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多心思。”

    方茴咳了咳,“我可没那么多心眼,就算要遗传,也是遗传他们的爸爸,你自己应该了解自己。”

    郁文骞冷笑,眯着眼看她,方茴以为他会发怒,谁知他只是穿好衣服转身走了。想到他第一世腿残得厉害,根本不能走路,如今的郁文骞腿已经跛得不厉害,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见他能走路,方茴心里难免酸涩,第一世时她甚至没看过他站立行走。

    海浪阵阵,晚风拂来,黑暗的海边,郁文骞面无表情地走向一个人,巨大的黑幕下,他似是被黑暗吞噬,也将拉着别入堕入无边乌黑,那人看到他惊讶了片刻,正想说话,下一秒郁文骞的手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她被拖入海中,郁文骞不给她发出声音的机会,只一直按着她的头,海水没过她的头顶,她人只能在海里挣扎,发不出一点声音……

    次日一早,方茴是被儿子的脚踹醒的,泡泡屁股坐在她肚子上,脚体贴地伸在她鼻子前,让她闻闻味道,差点还把脚丫伸进她嘴里,好在方茴及时醒了。她抓住儿子的小脚亲了亲,蹙眉:“你妹妹呢?”

    泡泡咿咿呀呀指着床边上,方茴转头一看,就见格格头朝下栽在了地板上,可身体还挂在床上没有下去,方茴吓一跳赶紧把她抱起来,格格这才大口大口吸气,方茴心虚,她一个当妈的睡觉睡这么沉,可这也不怪她,昨晚为了等郁文骞她一直熬到下半夜,这会脑袋还晕晕沉沉的。

    “饿了吧?妈妈给你冲奶奶。”方茴笑眯眯亲了亲儿子的小胖脸。

    格格生气了,噘着嘴把小脸凑过来,方茴也亲了亲小丫头,俩个孩子一早就得到妈妈的香吻,都很得意,笑嘻嘻地抱着奶瓶躺在床上,一会翻滚一会头朝下,花样喝奶,方茴怕他们把自己呛着,赶紧把他们抱起来,没一会,俩个娃又恢复了风一样的喝奶姿势,从床尾滚到床头,又从床头滚到床尾。

    方茴打坐了一会,恢复了精气神,她正要出门,门忽然被人撞开。

    “早。”她打招呼。

    郁文骞冷冷瞧着她,半晌二话不说把她搂到怀里,方茴被搂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为了迁就他的身高,她脚尖踮着,心怀忐忑,就这样任他搂着,不知过了多久,郁文骞还不松手,方茴察觉到郁文骞有些不对劲,作为修炼者,方茴能感觉到郁文骞身上有种东西正在离开。

    “郁文骞?”她抓住他的胳膊。

    郁文骞要笑不笑,那双眼里尽是无畏的自嘲:“只要是你的愿望,我从来都会满足,从来……”

    “郁文骞?”方茴不知为何,有点想哭,“你要去哪?”

    “谁知道,去哪有什么区别?”

    他的生魂渐渐变得透明,方茴看着他飘向半空,看着他一点点消失。在郁文骞即将消失之际,方茴忽而回过神,她开始打坐做法,为他念了段咒法,她在第二世也曾为人念过这样的咒,这种咒法能给生魂死人带来极大的好运,能帮助人投胎转运,虽然她不知道郁文骞将会飘向何方,也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见,可这咒法能帮助他获得幸福,希望他在别的时空也能有圆满的人生,而不是孤零零过一辈子。

    几分钟后,郁文骞忽而回神,他不敢相信地看向自己的双手,眼里有明显的惊讶,等他回神,他皱眉看像方茴,眼中怒意汹涌。

    “三爷?”

    郁文骞依旧阴着脸不说话,方茴却像是确认一般,猛地冲过去跳到他身上,腿勾着他的腰笑道:“你回来了?”

    郁文骞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然而他依旧无法压制住那一腔怒火,他无法否认,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都被那个人取代了,那个人是他又不是他,那个人比他年长十多岁,那个人比他更为狠厉决绝,那个人也曾爱过方茴,可最终没有得到。他能感觉到那个人对方茴的渴望比他更深,那个人也和他一样非她不可,那个人的人生经历比他丰富,虽然那也是郁文骞,可他就是该死的咽不下这口气,总觉得自己被人戴了绿帽子,看自己老婆和那个郁文骞睡在一张床上,相处的竟然还不错,他简直窝火的要命,恨不得把那人给手撕了!

    更重要的是,她演讲时他不在,结婚时他不在,洞房花烛夜他也不在,眼下洞房花烛夜结束了,他却回来了,该死的!那人到底占了她多少便宜?

    郁文骞拉着她要检查,“他碰没碰你?”

    “没。”

    “嘴呢?亲没亲?”

    “没……”方茴咳了咳,眼神却躲闪其实就是他自己,何必吃这么大的醋。

    郁文骞怒火中烧,当即捧着她的脸,狠狠亲上去。

    方茴简直跟不上他的节奏。

    郁文骞确定她没有被占便宜,脸色才好看一些,俩人把洞房花烛夜补完,郁文骞的怒火才平复下来,他强迫方茴和他四目相对,忍着怒意问:“你爱上他了?”

    “神经病啊!”方茴眨眨眼,连声否认,“说什么呢?你怎么自己跟自己吃醋?再说我也知道他不是你,肯定要保持距离的啊。”

    她不傻,这要是承认了或者被郁文骞误会了那她以后还有好日子过?这倒霉男人能把她关在床上,做的死去活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这问题她得认真回答,回答到让大佬满意,回答到某些人再也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郁文骞冷笑,“他比我年长,比我手段多,你不是一向喜欢年纪大的男人?你敢说你对他没动心?”

    得!方茴没想到,他竟然跟自己过不去,她万万没想到结婚次日她会被人关在屋里追问十多年后的他和现在的他到底哪个好,也万万没想到郁文骞怎么都过不去这个坎,一直追问了她很久。

    “方茴……”

    方茴翻白眼,她懒得回答了,只抿了抿红唇笑眯眯看向他。反正语言总是匮乏的,还不如用行动来解释。她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嘴凑上去,一番下来,把他服侍得身心通畅,再也没心思问东问西。

    没多久,月嫂进来带来了岛上最新新闻,据说昨晚郁熏喝醉了酒不知怎的掉落海中,一早发现时已经没了半条命,岛上的飞机把她送去了附近的医院,她已经脱离了危险,可醒来后她不知为何变得疯疯癫癫,总说有人要杀她。之后她国外的男朋友过来强行把她带走了。

    “怎么会这么忽然?”方茴蹙眉。

    “不知道,人家男朋友来了,医生也不好说什么。”

    方茴蹙了蹙眉头,思索了很久才抬眼问郁文骞:“郁熏是怎么回事?”

    郁文骞冷哼一声,在那个郁文骞走之前,实则他们进行过一次交谈,这次交谈俩人交换了一些信息,当然,以他们的骄傲,谁都不愿意对对方透露自己将要如何掌控郁家,如何整合资源,如何翻云覆雨,他们只不过在杀死方茴的真凶方面,做了些交流,郁文骞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却不敢肯定,而那个郁文骞当年也用了很久才查到幕后真凶,所以他在离开前决定收拾了真凶,作为送方茴最后一个礼物。

    那个就是郁熏,在眼下的方茴看来,郁熏毫无杀人动机,哪怕方茴活了三世,对郁熏的印象也依旧是好的,郁熏年纪不大,跟她交集不多,俩人一直处得不错,在这个世界,她们甚至称得上是朋友,可以说郁熏想杀她简直是毫无理由的。可郁文骞给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

    “你是说郁熏对你……”

    郁熏之所以被送出国,就是因为她高中时对郁文骞起了心思,想趁郁文骞喝醉制造出被他强B的假象,想让他负责,郁文骞自然不会吃这种闷亏,他收拾了郁熏,把郁熏扔出国,并且不准她回国,郁文骞对郁文鼎的这个养女毫无印象也无好感,他本就是寡情的人,对自己的亲生侄子侄女都不亲切,更何况郁熏只是朱引兰一个妹妹的女儿,郁文骞对郁熏自然连亲情都谈不上。

    那之后郁熏在国外多年没回来。

    正因为她一直没回国,那个郁文骞查了很久才查到她头上,也着实没有想到,她会做出那样的事。按理说郁熏杀死方茴的事还没有发生,从时间节点来看,郁熏还没有做出那样的事,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的郁熏并不算杀人凶手。

    但那个郁文骞之所以要杀了她是因为郁熏煽动郁娴对付方茴,郁娴之前跟一个小混混在一起,郁熏知道后,鼓动郁娴和那个混混男朋友绑架方茴,郁娴虽然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胆,她思来想去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占不到便宜,再说她虽然讨厌方茴,恨不得方茴去死,可她年纪小,只敢过过嘴上的瘾,哪里真的敢去绑架方茴?再说她也不傻,郁家现在被郁文骞掌控在手里,她手里头那点干股,少得可怜,还指望郁文骞能给她一口饭吃。她不喜欢方茴却也不喜欢郁熏,她一直觉得郁熏这样的养女活在郁家分明就是为了分钱,最后郁娴和她男朋友一商量,决定告诉郁文骞卖个好。

    那个郁文骞本来就想灭了郁熏,知道后更为生气,郁熏既然有了苗头就不宜留在方茴身边。

    方茴听完整个过程十分唏嘘,没想到活了两世,怀疑了很多人,结果杀人凶手竟然是她想都不敢想的郁熏,现在想想,她一直怀疑杀她的人跟她有仇,所以一直从她身边的人入手调查,却从未想过,对方之所以叫郁文骞下跪,并不是想看她难过,而是想看郁文骞爱她到什么程度,凶手要验证的是郁文骞对她的爱。

    这样想,只有女人才会嫉妒女人,原来她一直都想错了方向。

    “那你把她弄去哪了?别告诉我她那个男朋友是真男朋友,既然她这么喜欢你,肯定不会交男朋友吧?”

    郁文骞声音清冽:“没错,那人是我找来的,我把她安顿在国外的一处精神病院,已经关照好医生好好替她治疗,既然她不适宜在外面,也没有理由去监狱,这也是她最好的归宿。”

    方茴叹息一声,略显唏嘘,或许是活了三世的关系,她竟然没那么恨郁熏,如果不是郁熏,她也没有重生三次的机会,更没有机会去弥补遗憾,和郁文骞在一起。

    现在一切都解决了,方茴总算可以放下心来。

    但郁文骞显然没有那样的好心情,“婚礼重新举办一次!”

    方茴傻眼了,举办一次已经要了她的命,再举办一次?天哪,谁来救救她?“我可不想再累一次了!”

    “我不会让你累,这一次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应该知道,他虽然出席了我们的婚礼,但那婚礼只是办给别人看的,这一次的婚礼才是真正属于我们。”

    “……”

    “重新补一次蜜月,这次不算。”

    方茴翻了个白眼,她怎么没发现,男人吃起醋来竟然这么难搞,那她之前的自我牺牲不是白费了?

    之前众明星出现在机场,大家就猜测娱乐圈有人结婚,但普通人结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后来有人爆料说是方茴要补办婚礼,网上网友们都在等待婚礼现场的图发出来。

    可他们等了两天,却没有一张图流出来,郁文骞和方茴的婚礼,虽然他们没说,可现场不少圈内人,大家心里有数,主人没发话谁也不敢把照片往外传,能和郁家和方茴搞好关系也不是容易的事,谁也不傻。

    直到三天后,@裴孟洋忽然发了条微博:“好兄弟的婚礼,老子连喝了三天,喝大发了……”

    裴孟洋发了九宫格微博,九张图里几乎包括了大家想知道的一切,有婚礼会场图,有交换戒指图,有龙凤胎给爸妈鼓掌的图,有郁文骞和方茴亲吻的图,有老爷子给方茴大额支票的图……

    总之,九张图每一张拎出来都足够上热搜了,九个热搜凑到一起,这效果可想而知了。

    瞬间,裴孟洋的微博就被转爆了,一直以来大家都不知道传说中的龙凤胎长什么样,现在全看到了,泡泡和格格长得太可爱了,都是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气质很好的宝宝,乍一看就像以前的年画娃娃,尤其是格格,耳根处扎着两个小辫子,因为头发松软稀疏,小辫子翘翘的,特别呆萌,这两个小奶娃表情特别丰富,见妈妈穿着婚纱过来,俩人一起鼓掌,简直要把一众女网友的心都给融化了。

    —谢谢裴少,虽然我觉得裴少发了这微博以后性命不保,但我还是感谢裴少把龙凤胎的图发出来。

    —先存为敬,赌10根黄瓜,裴少肯定喝醉了。

    —哈哈哈哈,裴少你死定了,你敢说你现在是清醒的?你好兄弟不会饶了你。

    —裴少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是方茴粉丝后援会的会长吧?

    —我天哪,少奶奶好漂亮啊,为什么人家生了两个孩子身材还这么好?

    —想知道老爷子到底给了多少钱的支票。

    很快,方茴婚礼相关新闻占据了5个热搜词,网友们都很贴心,专门把照片放大,发现老爷子给的支票上竟然有8个0,而少奶奶的饰品、婚鞋、婚纱、化妆都被扒出来,什么千万婚纱,几千万的首饰都不足为奇,更让大家酸的是,方茴这头发明明就只是随意披散着,妆容也特别的淡,只是散发上固定了头纱而已,这妆发实在很普通吧?可人家的妆发花了一百多万。

    次日一早,裴孟洋揉了揉额头,意外发现自己没睡在房里,竟然就这样躺在沙滩上睡着了?不至于吧?郁家养了那么多佣人,这岛上还有十几个私人管家,前两天有人喝醉,都是管家和服务生把人抬回房间的,没道理他的待遇这么差吧?

    “裴少,你看厉害!”宋成宇笑眯眯竖了个大拇指。

    裴孟洋跟他喝了三天酒,处得已经很熟了,当下皱眉,“厉害什么?”

    很快,喻倾也来了,喻倾和裴孟洋早就认识,私下经常一起打游戏。

    喻倾笑眯眯道:“裴少这一招狠,我等自愧不如!”

    裴孟洋更疑惑了,“我到底做什么了我?”

    而后他的好基友崔少也来了,对方挑眉,“裴少厉害啊!我们所有人不敢做的事都被你一人做完全了,得了,郁文骞的80米长刀已经等着你了,快去受死吧,回头我给你多烧点纸钱。”

    裴孟洋气的不轻,他做什么了他?不就是多喝了点酒吗?郁文骞又不是没酒庄,就这点酒他还心疼?他气的掏出手机要给郁文骞打电话,这一看不要紧,他妈的他微博怎么有300多万转发?还有,未读留言怎么也有几十万条?还有新加好友445万?什么鬼!

    他连忙点开微博,这一看整个人愣在原地。

    身穿白色衬衫的郁文骞来了,他手里端着红酒,人在太阳的照射下,眯着眼,头发比平常略显凌乱,但怎么看,这样的郁文骞都比平常少了灵力,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慵懒。

    当然,如果他眼里不放着冷光的话。

    “裴少醒了?”郁文骞眯着眼抿了口酒,“昨晚睡得可好?”

    裴孟洋噎了一下,默默点开自己的手机,这一看腿弯差点软了,他妈的总算知道大家为什么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他了,郁家为了保密,出了多少保安?带了多少服务生?签了多少保密协定?这一切被他这个猪队友被搞砸了。

    裴孟洋干笑两声,“哈哈哈哈,老大,哈哈哈哈哈,你看我这人吧,一喝酒就误事,真的昨晚发微博的人绝对不是我本人,我一定是被魔鬼控制了。”

    “哦?”郁文骞懒懒抿了口酒。

    “老大饶命!!不过你不得不佩服我的眼光,你看我挑的照片啊,你这么温柔地看着嫂子,谁都看得出你对嫂子的爱,还有小侄子小侄女可爱逗趣,老爷子精神矍铄,你就说我挑的图哪里有错吧!”

    谁知他越说郁文骞的脸越是沉的可怕,裴孟洋不提还好,一提,郁文骞更是心里有火,他一直要求所有人把现场图保密,就是因为不想那个他和方茴的图流出去,可裴孟洋倒好,偏偏把那个他和方茴对视的照片拍了下来,郁文骞怎么能不气?

    “裴孟洋。”

    “啊?”

    “礼尚往来,我也送了你一份大礼。”

    裴孟洋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连忙点开微博,就见郁文骞刚开了微博,并且还@了他。

    @郁文骞:“我的好兄弟@裴孟洋。【图】”

    郁文骞发了他小时候的图,如果是普通的图倒也没什么,可偏偏郁文骞发了他漏裆裤特写图,当初他姐姐为了好玩,在他小鸡鸡上画了一个大象,还用柯达相机拍了下来,这么多年,他一直捂着不让这张图流出去,现在倒好,郁文骞把这图弄得人尽皆知,想他堂堂裴少,英俊潇洒,风流不羁,一世英名就毁在这张图上了!!!一想到众人观察他唧唧的形状大小裴孟洋就想死!

    “郁文骞!!你……你够狠!!!”裴孟洋气得鼻子冒烟,“快,给我删了!删了!”

    郁文骞躲开他,边喝酒边漫不经心道:“删了多没意思?我第一个微博就献给了你,作为兄弟不应该感动?”

    “感动个屁啊!”虽然网上都说他们是好基友,可郁文骞微博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张图。想当然,大佬开微博,自然有很多人去加他,结果到了那一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他漏裆裤的图,品品!!他这图绝对会成为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之一。

    一旁的几人都在笑,他们几人都高,各个穿着浅色上衣,站在白沙滩上,倒是难得一见的风景,方茴笑眯眯拍下这张照片,照片里的裴孟洋坐在地上,一副心虚的模样,边上喻倾要笑不笑,崔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宋成宇抿着唇俨然是国民男神,而郁文骞呢,也是难得一见的慵懒,褪去黑色西装,只穿白色衬衫和浅色的长裤,他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端着红酒杯,衬衫扣敞开,露出性感的锁骨,他是中心也是焦点。

    这样的人这样的景,此生都不多见呢。

    既然裴孟洋已经剧透了,方茴再捂着也没意思,她很快发了一条微博,官宣了补办婚礼的消息,还把她给郁文骞五人拍的照片发到了网上,喻倾的粉丝最多,他们很少见偶像这样打扮,纷纷表示要跪舔,再加上方茴发的图是知名摄影师拍的,对于婚礼的细节披露的很完全,也让大伙过了个瘾。

    乐力伟不乐意了,自家老板结婚,他虽然去了,也什么都拍了,却什么都不敢放,现在好了,裴孟洋把什么都放出来了,方茴也官宣了,最后才轮到他,他哼哼唧唧地把自己的图放出来,好在他的图有不少明星嘉宾互动,小细节特别多,跟官宣图不一样,倒是让粉丝过足了瘾,大家都夸他说他拍的才是最好的。

    婚礼办得热热闹闹,最终也结束了,后来郁文骞拉着方茴又去别的海岛补办了一次婚礼,这次什么嘉宾都没有。在蓝天白沙下,他们举办了独一无二的婚礼,郁文骞给穿着婚纱的方茴拍了婚纱照,之后又自拍了合照。

    如果说之前那场婚礼是属于郁家属于宾客属于所有人的,那么这次的婚礼是真的属于他们的,连婚纱照都是郁文骞拍的,这样的经验是此生难忘的。

    “喜欢这里吗?”

    方茴眨眨眼,马上点亮了拍马屁技能,笑着称赞:“老公安排的我都喜欢。”

    “那就好,我已经把这座岛买下了,以后你要过来随时可以。”

    “……”

    虽然方茴现在已经是豪门阔太,可她一直没有变成有钱人的自觉,这种说买飞机就买飞机,说买岛就买岛的生活,离她依旧很遥远,可郁总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买个岛而已,跟买包差不多,真的不值钱的。

    方茴马上献上香吻,笑眯眯接受了,虽然她之前也喜欢这里,可那是抱着度假者的心态,如今这岛属于自己了,她忽而觉得这里怎么看怎么美,椰林树影,水清沙幼,浮潜一流,水质完美!简直无可挑剔,作为岛主,她想永远生活在这里。

    “老公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爱你?”

    “现在说也来得及。”

    “我改变主意了,还是留着以后慢慢说吧……”方茴笑着跑了,她跑了很久却没见郁文骞跟上。

    她疑惑地回头,却见一身白衫的郁文骞正在向她走来,他身体平稳,每一步都走得很认真。

    方茴伸出手,做出迎接的姿态,很快,他的手牵住她,俩人紧紧握在一起。

    最近到处飞,还得应付郁文骞无节制的所求,方茴难免身心疲惫,她原想打坐引灵气来恢复体力的,可是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放弃了。毫无疑问,作为修炼者她会很长寿,最近方茴一直在想,她如果长寿了活个一两百岁甚至更久,那郁文骞怎么办?人活太久也没意思,她这一生只想和他白首到老,如果她熬走了男人又熬走了孩子,只剩下自己孤苦一人,那样的人生也没多大意思。

    方茴活了三个世界,实在活得太久了,她该尝试的事都尝试过了,并没太大遗憾,想来想去,她决定暂停自我修炼,不再用灵气修补自己,也不再用灵气来驻颜,而是让自己的脸和身体自然地老去,享受人类衰老的过程,不去与自然规律相对抗,这样一来,她或许无法永远保持年轻,可那又如何?人学会欣赏自己的皱纹也是一种修养,而她要做的,不过是平常心接受罢了。

    方茴只做了一个简单的打坐,打坐结束她身心平静,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

    窗外传来孩子们的哭声,似乎还有郁文骞独特的哄逗声,方茴笑笑,走向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