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反派他有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收不回去也没事。”顾叶临轻轻地摸着沈如墨脑袋上的兔耳朵, 弯了弯唇,“到时候就说是发箍吧。”

    “谁家男孩子戴这种发箍啊?”沈如墨扁了扁嘴,斜了顾叶临一眼。

    “那怎么办?”顾叶临刮了刮他的鼻子, 笑着问道。

    沈如墨咬了咬下唇, 苦恼极了,他恨不得把耳朵剪掉。

    “好了, 这几天先住在酒店, 试试看能不能收回去,要是不行, 我们再想办法。”顾叶临有信心能把自家小孩儿保护好。

    “只能这样了。”沈如墨哼哼两声。

    两人腻歪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 沈如墨坐在顾叶临大腿上,开始磨蹭。

    “怎么了?不舒服吗?”顾叶临有些担心, 想扒下他的裤子检查检查。

    “不是。”沈如墨有些不好意思, 他眼尾泛红, 整个人添了几分媚.色, 小声嘟囔道,“就是、就是......”

    “怎么了?”顾叶临眉头紧皱,还是不放心。

    小孩儿咬了咬下唇,扭扭捏捏,凑到他耳边, 小声说了一句话。

    顾叶临忍俊不禁,咬了一下那略微红肿的嘴唇,将人抱起来, 大步流星往卧室走去。

    没一会儿,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少年的低.泣交织在一起,谱写了一首爱的乐章。

    成年了,代表身体成熟了,可以做一些大人的事情了。

    两个人都刚开荤,又心灵相通,可不得胡天胡地一番?

    一连七天,他们都呆在房间里面,偶尔趁着人少的时候,给沈如墨穿一件白色连帽卫衣,下楼逛逛,散散步,消消食。

    公司文件都是助理先生送过来处理的,实在避不开的会议,也是远程视频连线。

    顾叶临可舍不得把自家小孩儿孤零零丢在冷冰冰的酒店。

    好在发.情期过后,沈如墨重新掌控了身体,耳朵尾巴收缩自如,不用担惊受怕。

    这天,顾叶临在办公室处理文件。

    坐得太久,腿有些僵硬。

    助理进来汇报情况,顾叶临听着听着,视线情不自禁往腿上看。

    巴掌大的小白团子蜷缩在他腿上,安静地睡着,要不是呼吸带来丝丝的起伏,都以为是哪里买的毛绒玩偶。

    “总裁,总裁?”助理先生喊了好几声,顾叶临堪堪回神。

    “刚刚说道哪里了?”顾叶临不动声色,右手往下放,落到小白团子软乎乎的身体上,摸了两下,瞬间被治愈了。

    感觉到他的触碰,小白团子在他腿上拱了拱,迷迷瞪瞪仰起头,又蹭了蹭他的指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手掌上,顾叶临眼神飘忽,心猿意马。

    啧,失策了。

    小家伙在这里,他压根集中不了注意力工作,只想着亲亲抱抱举高高。

    以前看别人吸猫,他还嗤之以鼻,现在养了这样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家伙......

    真香!

    小奶兔软乎乎,毛绒绒,将脸埋到那小肚皮上,吸两口,蹭两下,别提多舒服了。

    还有那粉嫩嫩的小爪垫,亲一口.......

    顾叶临心底的小人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要是人形,顾叶临还能稍微克制一下,不给小孩儿找惹麻烦,但是小奶兔......

    不用顾忌旁人,想怎么亲昵就怎么亲昵,别人不会多想......

    助理先生看着顾叶临空洞的眸子,嘴角微微抽搐。

    这不是第一次汇报工作的时候顾叶临发呆了。

    要不是坚信社会主义无神论,他都以为这办公室里有什么山精妖怪把他们家总裁的魂儿勾走了,一天到晚魂不守舍的。

    红旗下长大的根正苗红的助理先生不知道,一只小兔妖每天都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

    “行了,你把文件放这里,我一会儿看。”顾叶临摆了摆手,让他先出去。

    “是。”助理先生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又看了一眼顾叶临,这才离开。

    “咔哒”一声,门关上了。

    顾叶临垂眸,看着大腿上的小白团子,眼中满是温柔缱绻。

    宽厚的大掌落在雪白柔软的毛毛上,他轻轻地喊道,“宝宝,醒醒,起来活动活动,睡太久会头晕。”

    小奶兔哼哼唧唧,抗议两声,又在他大腿上拱了拱,恨不得将身体埋到他腿缝里。

    顾叶临失笑,伸手,小心翼翼将小白团子捧起来,放到桌上,即将落下的前一秒,突然响起桌面太冷,于是,保持着托着小奶兔的姿势,好脾气地哄道,“我们起来喝胡萝卜汁好不好?你不是最喜欢喝胡萝卜汁了?”

    听到“胡萝卜汁”这四个字,小奶兔耳朵抖了抖,又哼哼两声,动了动前爪。

    顾叶临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腿,耐心地看着小奶兔。

    又过了几分钟,小奶兔在顾叶临手心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打了一个呵欠,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看着顾叶临。

    顾叶临轻笑一声,抱着他出去。

    助理先生拿着一个小奶瓶进来,里面装着橙色的胡萝卜汁,色泽鲜艳,让兔一看就很有食欲,“总裁,这是您要的鲜榨胡萝卜汁。”

    这年头,当助理不容易啊,不但要解决工作上的事情,还要帮忙奶孩子,现在,连宠物都要帮忙照顾。

    助理先生心里苦。

    拿着一份工资,干着几份工作。

    呸!

    黄世仁!

    不过这份工资是其他人的三四倍,还是很划算的!

    助理先生自我安慰。

    “麻烦你了。”顾叶临跟他点点头,接过小奶瓶,重新回到办公室。

    看顾叶临一手拿奶瓶,一手抱奶兔,助理先生嘴角微微抽搐。

    怎么有种单亲爸爸养闺女的既视感?

    “来,喝吧。”顾叶临笑了一声,将奶瓶递到小奶兔嘴边。

    小奶兔就着顾叶临的手,将粉嫩嫩的三瓣嘴凑过去,吧嗒吧嗒喝起来。

    在顾叶临的精心伺候下,小奶兔变得越来越矫情,不喜欢吃整根的胡萝卜,嫌味儿大,但是煲汤或者爆炒就喜欢,哦,还有榨汁。

    要是人形,还顾忌着面子什么的,小奶兔形态就放飞自我,当真把自己当成小宝宝了,喝什么都要用奶瓶。

    顾叶临也愿意宠着他,不就是奶瓶吗?

    买买买!

    喝喝喝!

    没多久,沈如墨正式成为一名大一新生。

    开学第三天,正式开始军训,学校只发一套军训服,要是遇上下雨天或者阴天,洗了都晒不干。

    顾叶临早就买了三套换洗的,提前让家里的保姆洗好晾干,放在大学附近买的房子里。

    没错,顾叶临又在沈如墨学校附近买房子陪读了。

    沈如墨这一届还算轻松,时不时来个阴天,把上一届,上上届,再往上那几届学长学姐们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刚开始练习站军姿,还有那些沙雕学长在操场外肆无忌惮唱着《种太阳》和《日不落》,可以说非常拉仇恨值了。

    每天训练完,沈如墨都累得跟死狗似得,回家后,瘫在沙发上懒得动弹。

    顾叶临给他按摩发酸的肌肉,休息一天,第二天再次活蹦乱跳。

    看着累得不行的小孩儿,顾叶临心疼坏了,他跟沈如墨说可以找关系,说他身体不好,不用参加军训,沈如墨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这些天下来,他也交了几个朋友。

    更何况,训练强度虽然大,但是还在他接受范围内,回来会抱怨,只是想撒撒娇。

    见他摇头,顾叶临叹了一口气,没有坚持。

    只是第二天又从外面拿了几罐子精油回来,每天给沈如墨推拿。

    后来队伍打散,挑选国旗班,沈如墨这才摆脱了繁重的踢正步齐步走的无聊生涯,休息的时间多了。

    军训结束,他黑了不少,不过跟其他男孩子比起来,还能接受。

    刚开学,没少被任课老师打趣他们是最黑的一届。

    大学课程较松,但是大一新生还有早操和晚自习。

    刚开始,沈如墨还想摸鱼,早在开学前,他就成功摸进了班群,加了几个学长学姐,他们都说早操晚自习特别水,他们经常逃,没事的。

    但是,就因为他们无法无天,辅导员不得不跟他们打游击战,导致沈如墨这一届抓得异常严格,直接在晚自习教室座位下面贴了名字,上晚自习前点一下名,中间突击检查两次,晚自习结束再点一次名。

    可以说非常的凶残。

    沈如墨一脸懵逼,欲哭无泪。

    他们被学长学姐们坑惨了!

    有时候没课,他做完早操就回去陪顾叶临,一个看书,一个处理文件,倒也和乐,中午一起吃个饭,睡个午觉,下午再继续,吃完晚饭,顾叶临再送沈如墨会学校上晚自习,自己在家里加班,到时见再去接人。

    沈如墨有时候嫌麻烦,直接变成小奶兔,窝在顾叶临大衣口袋里,顾叶临走到哪儿,把他带到哪儿。

    一晃四年过去了,沈如墨毕业了,直接进顾叶临的公司给他当助理,顾叶临也不藏私,手把手教他怎么处理公务。

    眼看着顾叶临快三十了,顾爸爸坐不住,带着沈妈妈回来,问他什么时候结婚,顾叶临直言不讳,说他喜欢沈如墨,想跟他在一起。

    顾爸爸和沈妈妈惊呆了,没想到顾叶临会说出这番话。

    他们有心阻拦,但是对两个孩子亏欠的太多了,没有立场反对,再加上老管家从中说和,只能别别扭扭地接受了。

    通知完家里,顾叶临带着沈如墨去国外领结婚证,还办了一场小型婚礼,请了双方关系亲近的好友参加。

    沈如墨的户口一直跟着外公外婆,跟顾叶临的不在一个户口本上,办起来不麻烦。

    这个世界,他们一直在一起,和和美美的,没有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就是现实世界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毛线球、桃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会猫叫的兔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