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反派他有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4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那你挺厉害的。”顾叶临笑着说道。

    “还好, 没有你厉害。”沈如墨有些不好意思。

    不知道怎么回事,跟顾叶临相处的时候,他感觉特别放松, 虽然认识没多久, 却像一个过了好几辈子一样。

    两个人也有默契,一个动作, 一个眼神, 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说什么。

    “我这样的, 免费当治疗师,人家都不要。”顾叶临摊开双手, 自黑道。

    看着沈如墨眉开眼笑的养自己,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我们这是, 商业互吹吗?”沈如墨眉眼弯弯, 他歪头, 看着顾叶临。

    “咳咳, 我是认真的。”顾叶临摸了摸鼻子,“对了,如墨,你有什么梦想吗?”

    “梦想?”沈如墨怔了一下。

    “就是毕业后想做什么。”在虚拟世界里面,沈如墨从事过不少行业, 画家,医生,总裁, 甚至是摄影师。

    他不知道沈如墨最喜欢哪个。

    “怎么,你想变成圣诞老人,给我圆梦?”沈如墨眼睛亮晶晶,打趣道。

    “也不是不可以。”顾叶临眉眼温和。

    “哈哈,要是我说想要天上的星星呢?”沈如墨开了个玩笑。

    “这个简单,你想要哪一颗?我给你买下来。”顾叶临拿出光脑,划了两下,递给沈如墨。

    “我说着玩玩,你怎么当真了?”沈如墨忍俊不禁。

    接下来几天,他们两个都在一起吃饭,有时候,顾叶临也会带沈如墨出去转转,泡泡温泉,吃吃饭,两个人的感情一日千里。

    有顾叶临陪伴着,沈如墨再没有那种心理空荡荡的感觉,每一天都很开心。

    这天,顾叶临约沈如墨爬山,开着悬浮车到郊外,然后往山上走。

    刚开始,沈如墨还挺轻松,跟顾叶临说说笑笑,爬到半山腰,就有些喘气。

    “还好吗?”顾叶临回头看他。

    “我觉得我还能坚持一下。”沈如墨笑着说道。

    “喝点水吧,休息一下,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出来拼命的。”顾叶临弯了弯唇,看到不远处有块石头,脱了外套披在上面,朝沈如墨招招手,“过来坐。”

    “衣服弄脏了怎么办?”沈如墨皱了皱眉。

    “没事,回去洗洗就好。”顾叶临拉着沈如墨坐下来,“还是说,你更喜欢坐一屁股泥?”

    “行吧,你的衣服,你说了算。”沈如墨耸了耸肩,拿出腰间的水杯,拧开喝了一口。

    他喝水的时候,微微扬起下巴,露出优美的天鹅颈和小巧精致的喉结,顾叶临看着,目光幽深。

    “怎么了?”沈如墨疑惑看他。

    “没什么。”顾叶临放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他反复念叨好几遍不能吓到沈如墨,慢慢来,心情才平复下来,没有凭着本能吻上去。

    明明是自己媳妇儿,睡了那么多次,还要从头开始认识,这种感觉......太憋屈了。

    就像玩游戏,辛辛苦苦登上巅峰,结果出了bug要从头开始,就算有经验少走弯路,还要花时间精力,唉。

    不过,他甘之如饴。

    谁让他栽了呢?

    爬到山顶,沈如墨俯视着脚下的森林,没有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反而有些腿软。

    他......他恐高啊!

    上山容易下山难,虽说下山不像上山那样累,但是步步惊心,要是一步踩空,滚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再加上沈如墨恐高,看着来路,他欲哭无泪,小腿肚子直打哆嗦。

    爬上来没感觉多高,怎么下去突然看不到底了?

    “我们走吧。”顾叶临察觉到他的害怕,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牵起沈如墨的手,带着他,慢慢往山下走。

    他的手宽厚温暖,安抚了沈如墨恐惧的内心。

    沈如墨舒了一口气,往旁边看去,正好对上顾叶临温煦的眸子,脸不自觉泛红。

    “那个,谢谢你。”

    顾叶临笑了笑,没说话,心里的小人却是跳起了舞。

    一个月零四天之后,他终于牵到了媳妇儿的小手手!

    可喜可贺!

    他都要喜极而泣了!

    长大之后,沈如墨没有跟人手牵手走路了,怪不好意思的。

    但是他特别眷恋这种感觉,恨不得下山的路长一点,再长一点。

    再长的路,都有走完的时候,到了山脚,沈如墨还有些可惜,他叹了一口气,准备把手抽出来,却发现没抽动。

    “嗯?”沈如墨有些疑惑。

    顾叶临握紧了沈如墨的手,不敢看他的眼睛,脸却是慢慢红了起来,“牵着吧,路滑,别摔了。”

    “呃......好。”沈如墨脸也红了。

    两个人跟刚谈恋爱的纯情小男生一样,手拉着手,沿着河边慢悠悠地走着。

    眼看着快到中午了,顾叶临提议道,“我们把烧烤架子摆好,烤东西吃吧。”

    “好啊。”沈如墨应了一声。

    他们走到悬浮车边上,捋起袖子搭烤架。

    顾叶临负责搭,沈如墨蹲在旁边给他打下手,其乐融融。

    食材带的挺丰富,荤的素的都有,出门前都用铁签子穿好了。

    “河里有鱼,我抓两条过来烤吧。”烤架搭好了,顾叶临将木炭放进去,用火点燃了,往河边看了一眼,说道。

    “我们没带钓竿和饵料。”沈如墨有些意动,想到这个,打起退堂鼓。

    “不用那个。”顾叶临捡了一根小臂粗的树枝,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工刀,将树枝一端削尖,提着往河边走。

    “阿临,你不会用这个当鱼叉吧?”沈如墨有些兴奋,屁颠屁颠跟过去。

    “我试试。”顾叶临脱掉鞋子,挽起裤腿,走进水里。

    这条河特别清澈,阳光照在水面上,风一吹,波光粼粼,漂亮极了。

    他刚踏进去,那一块的鱼全都吓跑了,顾叶临也不着急,举着鱼叉站了一会儿,又有鱼重新游回来。

    他盯着最肥的那条看了几秒,猛地抬起手,将树枝尖端往下一戳!

    鱼被钉死在水里。

    它拼命扑腾着,水都变浑了。

    顾叶临满意地勾勾唇,将树枝一挑,大鱼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到岸上。

    “哇!好厉害!”沈如墨一脸崇拜,鼓鼓掌。

    得到心上人的赞美,顾叶临更加卖力,恨不得将水里的鱼全都叉上来讨沈如墨欢心。

    他又抓了两条鱼,确保够吃,这才停手,蹲到岸边刮鱼鳞,去内脏。

    沈如墨蹲在顾叶临旁边,看着他利落地处理着鱼,“啧啧,阿临,我发现你有一种当家煮夫的潜质,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的了流氓,打得了蟑螂,简直是新时代的好男人!”

    “是吗?”顾叶临弯了弯唇,将鱼放到水里洗了洗,“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带回家?”

    “啊?”沈如墨愣住了。

    “我这么好,你还不抓紧一点?万一被人拐跑了怎么办?”要不是手脏着,顾叶临真想捏捏沈如墨的鼻尖。

    “哈哈,你开玩笑的吧?”沈如墨干笑两声。

    虽然顾叶临把他当朋友,这么久接触下来,他隐隐察觉顾叶临这个人很厉害,并不像在他面前这般人畜无害。

    他不过是一个孤儿院出来无依无靠的小百姓,怎么能对顾叶临这种天之骄子有非分之想?

    因此,心中虽然经常悸动,他还是牢牢地把控着一个度,担心自己过线。

    “我就算开玩笑,也不会拿感情来开。”顾叶临将鱼装到篮子里面,用洗手液把手洗干净,又用毛巾擦了擦,“你可以慢慢考虑,我不着急。”

    才怪!

    天知道他忍得有多绝望,都要变态了!

    沈如墨呆呆地看着顾叶临,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叶临的意思,是他想的那个吗?

    烧烤架下面的炭火熊熊燃烧,时不时发出噼啪的声音。

    顾叶临从食盒里面拿出穿好的食材,有些抹上蜂蜜,有些抹上食用油,一个一个放到烤架上面,隔一段时间,翻一下。

    沈如墨站在他旁边帮忙,不一会儿,羊肉烤好了,顾叶临往上面撒上孜然涂好酱料,吹了吹,递到沈如墨嘴边,“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好吃!”沈如墨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眼睛瞬间亮了。

    在美食面前,瞬间忘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挨到顾叶临身边,又咬了一口。

    “我尝尝。”顾叶临就着沈如墨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点点头,“确实不错。”

    接下来,每烤好一个东西,顾叶临就亲自投喂,你一口,我一口地吃着。

    沈如墨也从刚开始的不适应变成后来的习以为常。

    不得不说,习惯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单纯懵懂的小白兔,蹦蹦跳跳,顺着大灰狼布置的萝卜一步一步往陷阱里面走,进去之后,再也出不来了。

    顾叶临这头大灰狼站在陷阱旁边,看着往自己这里跑的小白兔,舔了舔唇瓣,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能不吃兔兔呢?

    他嘴上说着让沈如墨考虑,但是结果已经计算好了。

    这个陷阱,小白兔跳也跳,不跳也得跳,跑不了的。

    “如墨,你这里沾到酱料了。”顾叶临说了一句,不等沈如墨反应过来,凑过去,舔了舔他的嘴角。

    沈如墨脸色爆红,后退一步,神情无措。

    “嘴巴上也沾到了,我帮你舔舔。”顾叶临笑了一下,作势亲吻。

    “不、不用了!”沈如墨捂住他的嘴,心如擂鼓。

    “好了,不逗你了。”顾叶临掐了一下大腿,让自己克制住。

    不能把人吓跑了。

    他揉了揉沈如墨的头发,“烤茄子好了,要加蒜泥吗?”

    “不要!”注意力被转移了,沈如墨盯着烤茄子,赶紧摇头,“我不喜欢吃蒜泥!”

    “好,不放蒜泥。”顾叶临宠溺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阿临:总算牵到小手手了,喜极而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