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正是上元佳节,上京城里难得不设宵禁,通宵达旦的庆贺让整个上京都热闹起来。

    街上张灯结彩,长长的花灯沿着洛河两岸延伸开去,像两条璀璨的火龙。权贵豪绅府上的画舫游船顺着洛河缓缓而下,一边观赏着两岸灯火,一边在舱内推杯换盏。

    忽然,一束闪亮的银花在天边炸开,随之五颜六色的烟花缓缓升空,响彻上京的锐响伴随着人群的欢呼声,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守城的城门将领却忽然收到急报,本该彻夜畅通无阻的城门,无声无息地关闭了。与此同时,一支训练有素的千人队伍缓缓地渗入到狂欢的人群里。

    厉飞瑶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似乎四周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她费力地睁开一只眼,模糊的目光所及,是靠墙的黑木桌上,一根歪歪倒倒的蜡烛,昏暗的烛光照亮这个狭小的房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这是——哪里?她不是应该在地铁上吗?!

    她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挣扎了一下就发现了不对劲。

    她的双手被牢牢缚在身后,嘴里也塞着一团破布,脑子里瞬间冒出“绑架”两个字,惊的寒毛都快立起来了。

    厉飞瑶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偷偷打量周边环境,越看越觉得心惊。

    “哎哟,那个小妞醒了!”

    门口突然传来的粗嘎笑声吓了她一跳。厉飞瑶定睛看去,两个蒙着脸的魁梧大汉推开摇摇欲坠的木门,脚步沉沉地走了进来。

    一个大汉率先端着桌上的烛台凑过来照亮她的脸,啧啧两声,“这小妞,漂亮啊,再长两年不定美成什么样子!”

    还不待她有所反应,毛手毛脚地就要来摸她的脸。只是手还碰到她,就被另一人挥手打开,“老大说了,这人不能碰!要带出城去的!”

    先前那个大汉不甘心地哼了一声,烛台一转,又照向另一边,“不过这小子,你抓来做什么?”

    厉飞瑶偏了偏头,这才发现离她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还坐着一人,一直一声不吭的像空气一样。

    这会儿被烛台的光照到,才迟缓地眨了眨眼睛。

    “嘿,你没看到这小子的脸,美的跟个娘们儿似的,人也呆呆傻傻的,我就顺手给掳过来了!”

    厉飞瑶仔细打量了一番,哪怕是这种环境,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了一声,好一个美如琼玉的少年!

    只见他一头黑如墨的青丝用月牙白的发带高高竖起,此时随着他垂头的动作,两根毛茸茸的带尾垂在肩头。

    玉白细腻的脸上,长眉斜飞入鬓,本是英气的眉形,偏偏又有着一双水润凤眸,雾蒙蒙的像含着江南烟雨,深邃的眼窝却有异族人之感。俊挺的鼻梁下,一双略薄的唇也如女子般红润,有种雌雄莫辨的美丽。

    不过,当真是个傻的,不然哪有人面对这种情况还一脸懵懵懂懂无所畏惧的!

    就在这时,破败的木门又被人一把掀开,进来的一人略微矮一点,虽然蒙着面,但能看到一道刀疤从左眉斜斜劈下来,最后隐进蒙面的面巾里。

    他粗略扫了厉飞瑶一眼,冷声说道,“城门已经关闭了,我们今天是走不了了!而且街上多了很多乔装的官兵,这几天我们要谨慎行事!”

    其中一个大汉听了,当即着急起来,“那怎么办老大,不是说只是一般的富家小姐吗?怎么会封城!”

    被称为“老大”的人双眼一瞪,“慌什么!只是封城而已,能封五天十天,难不成还能封一年?我们总会找到机会出城的!”他又一指另一人,“你,把他们两个押到地窖里去,熬过这几天,我们就出城!”

    厉飞瑶跟那个少年就跟小鸡仔一样被人拉起来,推推嚷嚷往黑暗的地窖口走去。

    听到头顶的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随后又是重物挪动的声音,似乎还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厉飞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从刚才到现在她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这会儿安静下来才有时间好好思索发生的事。

    她无疑是穿越了,至于穿越到哪个朝代,她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从自己身上穿着的粉色绣花袄裙和雪白的羊皮小靴子来看,她似乎——家庭条件不错!?

    厉飞瑶苦中作乐了一番,又转头去看旁边一直一声不吭的少年,他靠着背后的墙壁,脸拢在毛茸茸的的雪白毛领间,鼻息沉静悠长,似乎,已经——

    睡着了!!!

    这是谁家孩子,怎么这么心大啊!

    厉飞瑶愁眉苦脸地看着他,庆幸绑匪取掉了她嘴里的破布,于是她往少年那边挪了挪,轻声喊道,“嗨,小帅哥,少年,boy~”

    半晌毫无反应。

    就在她疑心少年是不是睡死过去了时,少年宛如蝶翼的长睫微微抖动,睁开了他水濛濛的眸子,静静看着她。

    “咳,”不知道为什么,厉飞瑶对上他安静的眸子时,莫名感觉有点紧张,只好清了清喉咙,小声问道,“你,你好呀!我们被绑在这里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呀?”

    少年像没听懂她的问话一样,望着虚空发了一会儿呆,眼睛一闭,似乎又要睡着了。

    这下厉飞瑶有点急了,真是莫名其妙的人,她可不想被关在这里!

    于是她又往少年那边凑了凑,终于,等到她伸腿就可以碰到他时,不客气地踹了他小腿两脚。

    少年立马睁眼瞧着雪白袍子上两个黑脚印,又转眼瞧她,她抽抽嘴角,收回作恶的脚,“你怎么不理我?很难回答吗?那你告诉我现在什么朝代也行啊!”

    少年这次总算开了金口,“你还是这么烦!”

    厉飞瑶敏锐地抓住了“还是”这个词,心中一动,“你认识我?”

    少年闭上眼转过身表示不想理她。

    于是厉飞瑶又伸出脚,对着他的小腿跃跃欲试。少年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急急说道,“你叫厉什么……你是青荷的妹妹!”

    姓厉,青荷的妹妹,这么熟悉的名字,厉飞瑶脑中电光火石闪过一个念头,艾玛,她居然不是穿越朝代,而是穿书了?!

    她这几天熬夜看了一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千金庶女》,里面的重生白莲花就叫厉青荷,而她有个嫡女妹妹,巧的是也叫厉飞瑶。

    前世厉飞瑶仗着嫡女的身份没少欺负厉青荷,更是在厉青荷怀孕以后爬上她夫君顾寒江的床,哄着他一碗堕胎药打掉了厉青荷的孩子。可以说是十分天怒人怨的一个反派了。

    而毫无疑问,厉青荷重生归来,第一个收拾的反派就是她了。

    厉飞瑶于十三岁那年的上元节失踪,再被找回来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曾经睿王府的尊贵郡主,沦落到民间,生下两个不知生父的孩子,回到上京以后,几乎成了整个贵女圈的笑柄。

    长年累月的压力和嘲笑下,厉飞瑶终于受不住刺激,一根白绫自尽了。

    作为书中的炮灰女反派,厉飞瑶的生平只有简简单单几句话,还是从睿王府的丫鬟唏嘘中了解了她的一生。

    想到书中厉飞瑶的结局,她打了个寒噤,太可怕了,她可不想还没上场就game over。可是看现在的情景,女主厉青荷已经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她伸出魔爪了,如果她不能顺利逃离这里,恐怕就是书中的下场了!

    作为一个反派,一个早早下线的反派,厉飞瑶表示,反派当自强!不说对抗女主角,她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啊喂!

    她坐在原地头脑已经疯狂转了很多念头,瞥到旁边的少年时,猛地一个机灵,这样的容貌,这样缺根筋的反应,这样对她反感的态度,有个名字在嘴边跃跃欲试,她试探着喊了一声,“顾寒寻?”

    少年侧头看了她一眼。厉飞瑶扯扯嘴角,还真是啊!

    如果说前世的厉飞瑶是个可恶的反派,那么顾寒寻就是可怜的冤大头。

    身为显国公府的世子,母亲贵为北朔的的长公主,顾南寻本是金尊玉贵的出身。奈何幼年丧母,接着高烧烧坏脑子,好好的聪明孩子就这么傻了。

    而父亲常年在外带兵,府里只剩下他和老弱的祖母,还有怀着狼子野心的庶母方氏和其子顾寒江。

    成年以后,他一心恋慕的厉青荷甘愿为顾寒江的棋子,嫁给他为妻,却为别人谋取他的世子之位,最后更是死于心爱之人的一杯毒酒。

    重生以后的白莲花虽然对他抱有很大的歉意,却并没有跟他再续前缘的意思,反而借着他的保护,接近前世的男二,最后跟男二双宿双飞。

    可以说,顾寒寻又绿又惨。

    面对这个惨绿少年,厉飞瑶头一次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关在地窖里不见天日的日子,厉飞瑶只能靠着绑匪的一日三餐来猜测,距离上元节应该才过了两天。

    这天,送饭的绑匪又过来了,却只有一个人。他把装着几个冷馒头的盘子丢在地上,这次连绳子都没解,转身往外走。

    厉飞瑶急急喊道,“你等一等!”

    绑匪不耐烦地转身,“做什么?”

    厉飞瑶掐了掐掌心,努力装出一副冷漠又高傲的样子,“我想和你做一笔买卖!”

    绑匪嗤笑一声,转身就要走。

    厉飞瑶急急说道,“你可知我的身份?我乃是睿王爷的嫡女容敏郡主,旁边这位是显国公府世子,我不知道你们绑架我们寓意何为,但若是求财,不若直接跟我合作!”

    厉飞瑶眼见着绑匪脚步一顿,心中刚升起一点喜意,就见他马上抬步继续走,离地窖口越来越近时,她心中漫上无边的失望。

    还是不行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