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厉飞瑶脸色一变, 正要去拉采秋,身体蓦然一僵, 已被慕容岚点了穴道。

    “为了顺利回到镇南王府, 只能委屈你了!”

    厉飞瑶默了默,“你把我的丫鬟带上马车!”

    慕容岚跟她对视片刻,一挥手, 便有一名黑衣人将委顿的采秋扔上旁边的马车,慕容岚揽着厉飞瑶也掠进车厢, 黑衣人在外驾车。

    大概是为了更加便捷,他们所处的马车车厢较寻常马车偏小,这会儿车里坐了三个人,更显逼仄。

    慕容岚十分自然地将厉飞瑶环在胸前,下巴搁在她的肩上, 侧头轻嗅了嗅她发间的香气,喃喃道,“终于将你抱在怀里了, 这个场景我梦中不知幻想了多少次!”

    厉飞瑶默然不语,慕容岚不甘心地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微微使劲将她的脸转了过来, 几乎是痴迷般地凑近她的红唇, “瑶儿,瑶儿~!”

    厉飞瑶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请自重,慕容世子!你我均有婚约在身, 欣颜也等了你一年之久,但凡你有些良知,就不该如此!”

    慕容岚顿了顿,放开她,“我和厉欣颜的婚事本就是权宜之计!过了今晚,恐怕婚事就不由皇家说了算!”

    他定定看着她,“我会跟厉欣颜退婚,然后堂堂正正娶你为妻!”

    厉飞瑶闻言皱了皱眉,没想到他有这种执念,“你应该知道,我喜欢的人是……”

    慕容岚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那又怎样,顾寒寻现在远在西北,等他得到消息以后,我已经带着你回到镇南王府了!”他暧昧地看了看厉飞瑶的小腹,“而那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说不定肚子里连我的孩子都有了!”

    听懂他话里的含义,厉飞瑶脸色白了白,慕容岚反而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颊,“怕什么?你会喜欢那里的!那里四季如春,常年有鲜花盛开,我就在最美的山谷里给你建一座别院可好?”

    急速前行的马车忽然慢了下来,就听外面的黑衣人低声禀报道,“主子,已经到东城门了!”

    慕容岚不再说话,同时手指微动,点了厉飞瑶的哑穴。

    东城门比街道上还要吵闹,外面是数不清的人奔跑尖叫的声音,马车也行进困难。守城的将领正在全力疏通,嘶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喊着,“不要急,一辆车一辆车地通过!”

    马车随着车流缓缓前进时,厉飞瑶突然听到就在不远处,睿王妃焦急地大声责问着,“还没找到郡主吗?”

    “找,找到了郡主的马车,可是车边除了死去的车夫,空无一人!”

    厉飞瑶的心猛然提了起来,就听睿王妃沉默了半晌,才颤声开口,“找,给我继续找!不找到人,我们也不走!”

    厉飞瑶的眼泪倏然从眼眶里滚了下来,顺着雪白的脸颊滑落,慕容岚默默抬手擦去她的眼泪。放下手时,正对上她愤恨的眼神。

    这会儿马车已经出了城,离睿王府的车队越来越远。慕容岚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几眼,吩咐道,“去看看睿王府是不是还不肯走,如果不走,”他盯着厉飞瑶,慢慢说道,“就去信一封,告知她们,郡主无恙,不久自会携郡主归府!”马车外有人低低应了,慕容岚说道,“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厉飞瑶眼睫轻轻颤了颤,缓缓垂下目光。

    没一会儿,先前离开的人回来禀报,“主子,睿王爷夫妇先行离开了,但睿王世子留了下来,还在城中搜寻!”

    慕容岚看了厉飞瑶一眼,“你哥哥倒是执着!”他又对外吩咐道,“城中毕竟危险,将他们引出来吧!”

    马车星夜疾驰离开上京,厉飞瑶坐在慕容岚身边,哪怕她头脑已经昏昏沉沉,也不敢轻易睡着。慕容岚垂眸看着少女一脸困倦又肯歇息的样子,终是点了她的昏睡穴,她才沉沉软倒在他身上。

    慕容岚一行走小路,行了三四日,离上京越来越远,慕容岚才放松警惕,脸上也显出几分轻松自在来,这天居然难得地陪着厉飞瑶四处走了走。

    厉飞瑶本是想拒绝的,可是在马车里待了这么多天,她也确实需要出来透透气。于是下了马车,沿着湿润的泥土小道,缓缓走到不远处的湖泊,沿着湖边漫步。慕容岚背着双手,悠闲地跟在身后。

    这一片地方慕容岚的手下提前查探过,甚是偏僻荒凉,他才敢放心地让厉飞瑶下马车。可是走了没多远,他敏感地察觉到后面有人过来时,立即将厉飞瑶拉到怀中,转身绕到旁边的树后,隐匿身形。

    来的人是一对男女,男子身材肥硕,一双绿豆小眼色眯眯地黏在女子身上,一双手也不怀好意地四处游移。女子穿着一身轻薄的红裙,妆容艳丽,神色轻浮,偏偏嘴里娇声拒绝着,“公子,不要这样,让夫人看到了又要生妾身的气了!”

    来的人居然是宋德。

    他见左右无人,再也按捺不住地将女子一把按到树上。一边没头没脑地亲上去,一边哼哧道,“你别提那个扫兴的女人,我们自快活我们的!她要是敢多说什么,我再揍一顿就老实了!”

    女子面露得色,神情越发柔媚,羞答答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妾身任凭公子做主~!”

    话音刚落,宋德已经急躁地扯开她的衣裙,女子娇滴滴地惊呼一声。片刻,林间就传出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的声音。

    厉飞瑶被慕容岚搂在怀里,脸侧是他炽热的胸膛,前方是放浪形骸的一对男女。她稍作犹豫,还是直面着前面那对忘我的男女,也不想对着慕容岚的胸膛。

    耳边听得衣衫摩擦声,一只滚烫的手掌覆上她的眼,慕容岚低哑的声音响起,“不要看,也不嫌脏!”

    厉飞瑶愣了愣,正要拉下他的手,就听那边正跟宋德神魂颠倒的女子发出一声尖叫,徒生变故。

    那女子是无意中一抬眼,却没想宋德身后骤然出现个阴恻恻的女子。对上她冷寂的目光,她脑子一懵,本能地尖叫出声,吓得宋德一抖,顿时就萎了。

    等到看清他身后是什么人时,宋德气急败坏地提起裤子,骂道,“你是有病吗?”

    厉青荷阴郁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冷笑道,“狗男女,真是不要脸,这还是逃命的路上呢,就管不住自己了吗?”

    宋德当即一巴掌挥了过去,“贱/人!闭上你的臭嘴!”

    将厉青荷抽翻在地后,他犹自不解气,又上前踹了几脚,“一天到晚一脸晦气,娶了你有什么用?连讨好男人都不会!”

    他一脚比一脚重,最后一脚踹在厉青荷鼻子上,她霎时鼻血喷涌,把旁边的红衣女子都吓了一跳,“公,公子,别打了!”

    宋德这才收了脚,揽住红衣女子,“走,我们换一个地方!”

    厉飞瑶一直被慕容岚捂着眼睛,自是没看到这一幕,可是听声音,她也知道,厉青荷被宋德打了。

    等到慕容岚放下手时,她看到的就是厉青荷半撑起身体,习以为常般掏出手帕,细细擦拭脸上的血迹。

    可是脸上除了血迹,还有在地上蹭到的泥土,她擦了一会儿发现擦不干净,便挣扎着站起身,往湖泊边走来。

    厉飞瑶和慕容岚正站在树后,可谓是避无可避。厉青荷顺着树后露出来的一角裙摆,缓缓往上看去,就看到了她魂牵梦萦的男人和她最痛恨的女人亲密地站在一起,她嘴唇剧烈颤抖起来。

    半晌,她才嘶声道,“你刚才都看见了?看见我被打却不维护我!”她目光直直看向慕容岚,问的是他。

    慕容岚皱了皱眉头,心中不解,脸上露出来的神情也十分不耐,“你在说什么?你挨打或者怎样,又与我何干?”

    厉青荷像受到打击一样,往后退了一步,喃喃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你最心疼我了,为了我,你甚至……”

    慕容岚觉得厉青荷脑子似乎有问题,本来准备打晕她的动作也顿了顿,就是这一会儿的停顿,厉青荷已经不管不顾地飞扑上前,紧紧搂住他的脖子,“阿岚,你看看我啊,我是青荷,你曾经不是最喜欢我的吗?”

    慕容岚拧着眉去拉她的手腕,“你……”他的话音骤停,眼瞳遽缩间一手震开厉青荷,一手去拉厉飞瑶,可是已经晚了。

    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斜斜从半空劈下来,慕容岚飞速回撤,稍晚一点恐怕他的手腕都要被齐根削下来。他抬眼,阴冷地看向将厉飞瑶搂在怀里的男人。

    厉飞瑶反应过来时,已经被熟悉的怀抱所环绕,她怔忪片刻,眼圈蓦然红了。

    顾寒寻小心翼翼地松开她一些,“不要哭呀瑶宝,我不是来了嘛!”

    直到这会儿,厉飞瑶都不敢置信,远在千里之外的顾寒寻会寻到了这里。可是环抱着她的手臂是如此坚实有力,耳边的心跳沉稳平和,她慢慢的伸手,紧紧回抱住了他,“呆子,我还以为我真要被绑去西南,见不到你了!”

    她这些日子虽然极力保持镇定,跟慕容岚周旋,可是内心一直是恐慌不安的。如今见到亲近的人,心里的委屈害怕全然爆发出来。

    慕容岚目光从厉飞瑶身上移开,如毒蛇般落在顾寒寻身上,“你放开她!”话音未落,人已向顾寒寻猛攻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