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6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林中更快地跃出几个人影, 拦住慕容岚的攻势,顾寒寻便搂着厉飞瑶掠出林子, 显然是有备而来。

    拦截慕容岚的人一击得手也不久留, 纷纷跟在顾寒寻身后远去。只剩慕容岚站在原地,满脸暴怒,狠狠一拳捶在旁边的树干上。

    厉青荷被他一掌震开, 还倒在地上痛呼不止,眼角余光瞥见他的脸色, 生生打了一个寒颤,想说的话直到他走远,也没能说出来。

    等在远处的手下们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变故,只是看到慕容岚一个人走出林子时,不动声色地看了看他身后。

    “玄一, ”他冷声唤手下,“马上召集人马,随我去通往西北的应城。飞瑶, 被人劫走了!”

    唤玄一的黑衣人眼神一凛,本能地要应是, 可是想到出府前秦先生的叮嘱, 他犹豫道, “主子,如今西南方战势稍缓,而秦先生也已控制了镇南王爷,正是您回去接手的大好时机, 实在不应该再在别的事情上耽搁!”

    慕容岚倏地转头,眼神阴鹜,“现在连你也敢做我的主了!”

    玄一连忙跪下,“属下不敢,只是现在局势大好,主子隐忍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至于郡主,属下定会给主子带回来的!”

    慕容岚缓缓捏紧拳头,心中如火烧如油沸。一边是他毕生的追求,一边是他心之所向,不管是哪边他都不想放弃。可是以他的手下对上顾寒寻,能带回她来吗?

    良久,他闭上眼,“去吧!将人好好带回来!”

    顾寒寻揽着厉飞瑶,一路从枝头掠过,树叶轻颤间,人影已至几丈开外。等到他落地时,后面的属下才追了上来。

    他早已在此处安排好了马车,人一到齐,马车轱辘轱辘向着远方前行。

    厉飞瑶这会儿才有时间问他,“你怎么回来上京了?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顾寒寻伸手,细细给她理好鬓边的乱发,才道,“西北战事已了,我正准备回京复命,就接到上京出了瘟疫的消息。我担心你,便连夜赶了回来。知道你失踪以后,我跟你哥哥兵分两路寻找,好不容易发现慕容岚的踪迹,我担心被他发现,就一直跟在后面寻找下手的机会。”

    这话说的轻巧,可厉飞瑶却慢慢垂下了眼。从城郊瘟疫爆发,到难民深夜攻城,不过短短七日,从西北回到上京,又何止七日之遥。他定是不眠不休才能在七日赶到,随后又跟着慕容岚,一路疾行。

    她眼里都是心疼,便伸手将顾寒寻的头按在自己肩上,闷闷道,“你快休息吧!”

    顾寒寻看见她,哪里还有心思休息,但还是顺从地靠在她肩头,低低地笑,“心疼我了?”

    厉飞瑶没有否认,“嗯,心疼了!”

    顾寒寻又笑,低沉的笑声在马车里回荡,像有小钩子一样,撩人的紧。厉飞瑶渐渐脸红了,抬了抬肩膀,“你别笑了!快说说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们去西北,你父王母妃也一同去!”

    原来那天睿王爷夫妇留下厉飞庭在城里搜寻厉飞瑶,他们则等在城外接应,就没能赶上跟护卫皇帝的御羽军一起撤离。现在往东撤离的道路上已经被御羽军用山石阻拦,要过去已是十分麻烦。

    在顾寒寻的建议下,睿王爷夫妇同意先去西北,毕竟顾家几代镇守经营西北,那里反而更安全。

    到了最近的城镇,厉飞瑶远远就看见马车边焦急踱步的睿王妃,她飞快地跳下马车,冲她跑去,“娘亲!”

    睿王妃看见她,眼圈瞬间红了,“你这孩子,真是让娘担心死了!”

    厉飞瑶小心翼翼地擦去她的眼泪,“不哭了,我不是平平安安回来了吗?!”

    说起这个,睿王妃就想起了顾寒寻,关心地问道,“寒寻也没事吧?”

    落后几步的顾寒寻摇摇头,“都没事,我们先出发吧!”

    进了马车,厉飞瑶看到里面的人,又惊又喜,“采秋,西丽雅!”

    采秋本是跟她一起被慕容岚带出城的。路途上,厉飞瑶偷偷放跑了采秋,虽然后面慕容岚知道了,但因为是个丫鬟,他没有多说什么。

    采秋一把拉住她的手,“小姐,奴婢好不容易找到王爷王妃,知道顾世子去救你了,我就知道,您定能回来的!”

    厉飞瑶拍拍她的手,看向旁边的西丽雅。西丽雅耸耸肩,“我是被你哥哥带出城的。现在你们要去西北,我正好可以从那里出关,回到高昌!”

    听到她这么说,厉飞瑶有些吃惊,“你不是……?”

    西丽雅缓缓摇头,“我依然喜欢你哥哥,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我差点见不到我父皇母后了。我忽然想明白了,还是更想陪在家人身边!”

    骑马跟在马车旁边的厉飞庭,脸色微微沉了沉。顾寒寻也听到了马车里的谈话,便岔开话题道,“我在城里的探子来了密信,据说城郊的瘟疫已经被控制住了!”

    厉飞庭回过神,瞪大了眼睛,“怎么会怎么快,明明之前太医令都束手无策的!”他瞥到顾寒寻嘴角嘲讽的笑意,心中蓦然生出个可怕的猜想,“莫非,这瘟疫……是人为?”

    顾寒寻淡淡看着前方影影绰绰的树林,冷道,“我的人在隔离区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水源被人动过手脚,还有那晚没能及时赶到的左京卫,也是被人在水源里下了毒!”

    厉飞庭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相信真有人会为了一己私欲把数万人的性命当做草芥。他喃喃道,“都是为了太子之位吗?皇伯父慈爱宽和,没想到儿子居然……”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转而问道,“世子现如今是如何打算的?”

    “当然是匡扶社稷,迎圣上归京了!”

    这年的夏天,因为太子逼宫,皇帝仓皇出京,大齐各地诸侯高举匡扶皇室的大旗,纷纷向上京逼近。平静了数百年的大齐,乱了。

    而相比于别处如火如荼地战乱和吞并,西北顾家老宅所在的原城则一片喜气洋洋,欢喜鼓舞。道路两旁店铺挂上红绸,主干道上被百姓自发打扫的干干净净。而在道路尽头,古朴气派的顾家老宅,更是张灯结彩,红绸高挂,门口的两尊石狮子上也挂上了喜庆的红结。

    原因无他,护佑西北的顾国公要迎娶夫人了。

    睿王爷夫妇本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厉飞瑶和顾寒寻的婚事可能要推后,没想到还是如期举行了,甚至规格一点都不差,光是众人脸上那发自内心的祝福都让人妥帖不已。只是厉飞瑶出嫁要从另外一处三进宅子里。

    睿王爷夫妇都不是过于苛刻的人,知道在边关能办出这样的婚礼已是不易,便欢欢喜喜地准备送厉飞瑶出嫁。

    这日一大早厉飞瑶就被睿王妃从床上叫了起来,按坐在梳妆镜前,后面是一排丫鬟端着大婚要用的吉服和首饰。

    宫里绣娘做的吉服没能带出来,所以这套吉服是临时赶制的。虽然不如宫里做的精美,可是穿在厉飞瑶身上,也是华美异常。而头冠更是顾寒寻细细挑选,上缀十八颗大小相似的红宝石,辅以拇指大小的珍珠,熠熠生辉。

    睿王妃给她细细整理头冠后,俯身一同看向铜镜里这个集齐父母所有优点的女儿。脸上是欣慰与自豪,也有对女儿的担忧,忍不住絮絮叨叨。

    “男人就是要多收拾多调教!嫁去了显国公府,不要看他现在是手握重权的朝廷重臣,就怕了他!该说的该骂的那要拿出气势来,还有睿王府给你撑腰呢!”

    说到这个,睿王妃面露得色,“看你父王,开始还敢去妾室房里,所以才会有了厉青荷这个幺蛾子。现在呢!你下面可是再也没有弟弟妹妹出生了!”

    厉飞瑶摇头失笑,“那是因为父王后来爱您,才会敬您在乎您,否则岂是吵闹就能解决的!”

    睿王妃骤然红了脸,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少女般的娇羞,“老夫老妻了,说什么爱不爱的!”

    话是这么说,她脸上的笑意止也止不住。又细细端详了一遍她的妆容,就将挂在头冠上的珍珠头帘放了下来,隐隐约约遮住她璀璨的杏眼,反而让人生出想一探究竟的想法。

    旁边的喜娘笑眯眯地说道,“吉时快到了,夫人先去堂上吧!新嫁娘要去拜别父母!”睿王妃应了一声,就去了大堂里。

    睿王爷已经到了堂上,坐在高位上。厉飞瑶还没过来了,他自己先红了眼圈。睿王妃嫌弃地啧了一声,“收一收啊,你这是想等会抱着瑶宝一起哭吗?”

    睿王爷揉了揉眼眶,“有何不可!”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吸了吸鼻子,端正了神色,就听堂前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依着规矩,新娘父母是要训示些话的,可是睿王爷哽咽着什么话都说出来,全是睿王妃在说。临到出门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厉飞瑶上前,轻轻抱了抱睿王爷,“谢谢你啊,爹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