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门外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顾寒寻骑在高头大马上, 一身喜庆的吉服。向来神色淡淡的脸上,难得的露出浅浅笑意。

    后面是由大小将领组成的傧相队伍, 个个粗犷豪放的脸上, 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厉飞瑶是由厉飞庭背出来的。踩着一路铺到婚车的红地毯,将她送上了马车,他才收手, 看向旁边已翻身下马的顾寒寻。他拱了拱手,正待说些什么, 看到顾寒寻望向马车的缠绵目光,他又住了嘴。

    这个妹夫,似乎没什么好让他担心的。

    迎亲的队伍一路敲敲打打,喜乐奏鸣,围着原城转了一圈, 才慢慢返回顾家老宅。沿途的路上都是满面笑容道喜的平民老百姓,可见顾家在此地颇受老百姓爱戴。

    迎亲队伍到了顾家老宅时,礼官引着两人在大堂前行了大礼, 礼成就引着厉飞瑶和顾寒寻进了早就布置好的婚房。

    顾家老宅已有百年历史,各处院子都有些老旧。为了此次大婚, 许多院子都翻新了一遍, 他们所处的主院更是按着厉飞瑶的喜好布置了假山流水, 亭台楼阁。

    厉飞瑶面前垂着金缕珍珠的头帘,自是看到院中的景致,跟在旁边的采秋却是看的暗暗点头。

    婚房里更是到处悬挂着团成一簇的红色花结,下坠珊瑚珠。喜床上铺着簇新的鸳鸯金丝被, 在龙凤红烛的照耀下,红的灼目,金的耀眼。

    厉飞瑶就端坐在喜床边,盯着头帘下可以窥到的几寸之地,心跳忽然加快。

    顾寒寻接过喜娘放在托盘里的长柄玉如意,缓缓勾起厉飞瑶面前垂落的珍珠头帘挂在冠上,露出她娇如春花的一张脸。

    厉飞瑶还是第一次作这种艳丽打扮,眉心描绘着一朵富贵的牡丹,红唇微勾,一双杏眼波光潋滟,让人一望之下就想要沉醉其中,整个人艳丽的令人不可逼视。

    周围的女宾也是怔忪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纷纷打趣道,“新娘子真美,瞧我们的新郎官都看呆了去!”

    听到这话,厉飞瑶脸颊又染上了红晕,偷偷抬眼去看顾寒寻,正对上他含笑的双眼,灿然如星。他也不反驳众人的话,只是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

    众女宾都是各个将领家的夫人,平常很少见到顾寒寻,哪怕偶尔见到一次,他也是俊脸冷漠,神色淡然,何时见过他如此温柔的模样。就那唇角带笑的样子,就让人脸红心跳的,不由羡慕起喜床上的新娘子。

    喜娘按着礼仪呈上合卺酒,两个玉杯间缠着红线,两人要靠的极近才能喝完,便又被众人哄笑了一番。不过她们也没有在喜房久留,又打趣了几句,就纷纷告退。

    等到人都离开了,顾寒寻才几步走到厉飞瑶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脖子,“累坏了吧!”

    厉飞瑶抬眼,嘴角抿出小小的笑涡,“被你发现了 !”

    顾寒寻低低应了一声,手上动作不停,又揉捏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我还要去宴客,你先把头冠拆了吧,厨房里有备好的点心,你等会吃一点!”

    厉飞瑶乖巧地点点头,目送着他出了门,便站起身去了后面的净室浴身。只是她没想到顾寒寻回来的如此快,她才坐在桌边吃采秋端回来的点心,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叠声的请安声。

    房门被推开,顾寒寻脚步平缓地走进来,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

    厉飞瑶愣愣地放下咬了一半的糕点,“这么快!”

    顾寒寻在她旁边落座,十分自然地拿起盘中她咬了一半的糕点塞进嘴里,“嗯,将军们体恤我今日成亲,就早早放我回来了!”

    守在门外的阿庆翻了一个白眼。就公子刚刚那表情,谁敢劝酒就揍谁的样子,哪个这么不识趣还敢上前啊!

    厉飞瑶默默将点心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那你可要用点糕点?”

    顾寒寻摇摇头站起身,“我先去沐浴。倒是你,多吃一点!”后面这句话他说的有点意味深长,可惜厉飞瑶一直沉浸在紧张的情绪当中,并没有发现。

    屋里伺候的丫鬟都退出了房间,厉飞瑶穿着红色的中衣忐忑地坐在床边。听到动静时,她慌张地抬眼,就见顾寒寻披着中衣从净室走了出来。

    他沐浴从来不用人伺候,但这会儿似乎是着急,胸膛上还有未干的水珠顺着结实的肌理缓缓下滑。厉飞瑶吞了吞口水,往后退了一步,只觉得这会儿的顾寒寻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充满了侵略性。

    好不容易娶到手的媳妇儿顾寒寻又怎会放手。顺着她后退的动作上前一步,就将她推到了床榻上,火热强健的身躯随之欺压而上,堵住了她欲出口的话。

    亲吻也是从前不曾有过的激烈强势,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厉飞瑶的双手无措地攀上他赤裸的胸膛,这反而更刺激了他。

    只听顾寒寻粗喘了一声,动作越发激动,火热的手顺着蹭开的衣襟,缓缓往雪玉堆就的地方探去。

    ……

    阿庆听到房间里传来女子似痛似喜的一声低呼,随即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只有靡靡的轻哼声传出。

    他这个大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红了脸,跟守在门外的采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又往远处走远了些,屋里动静总算听不清了。

    他看了一眼遥遥挂在天幕的弯月,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公子要到什么时候结束。正是迷糊间,忽然听到了屋子里要水,他连忙推醒靠在柱子上快睡着的采秋,领着一群丫鬟鱼贯而入。

    采秋心疼自家小姐,进了屋子就忍不住往喜床上看去,可惜床幔拉的严严实实,她什么都看不到。正是犹豫间,就听里面厉飞瑶哑着嗓子唤了一声,“我要采秋服侍我沐浴!不要你!”

    顾寒寻覆在她耳边低低的笑,“你想让她看到你这身样子吗?”他的目光顺着她殷红的唇往下滑,眼神蓦然又深了。

    厉飞瑶恨得咬牙,提脚踹向他的小腿。可一动,她自己先低低“嘶”了一声。

    顾寒寻神色一变,掐着她的腰就要去看,“伤着了吗?”

    厉飞瑶哼哧着哪里肯让他看。采秋就眼瞧着床幔鼓动起来,里面传来自家小姐娇声的抗议,她脸一红,带着人匆匆退了下去。

    等到人都退光了,顾寒寻才掀开床幔,露出凌乱狼藉的床榻。塌上美人玉体横陈,脸上尤带红晕,一双玉润的胳膊环在他颈间,上面都是斑驳如桃花瓣的痕迹。

    他微一使劲就将人打横抱了起来,绕过屏风走到后面的净室里。净室里的木桶已经换上干净的热水,他才将人放进水里,便直起身脱衣,一副也要入水的样子。

    厉飞瑶双手环胸,满眼防备地看着他,“你干什么?要是沐浴的话,你等我沐浴完,你再来!”

    顾寒寻慢吞吞地拉开中衣的衣带,缓缓露出紧致的胸膛,“可是我很困了,想浴完身去睡觉!”

    “……”很困还折腾这么久,任她哭泣求饶都不肯停下来。

    顾寒寻含着笑意打量她不断变化的脸色,决定不再逗她了,“你先洗吧!我就在外面,洗完了唤我,我抱你出去!”

    厉飞瑶轻哼一声,“不用你抱,我自己能走!”

    顾寒寻目光在她身上转了转,笑道,“有力气,说明为夫刚才还不够尽力,才让夫人有力气!”

    厉飞瑶再也忍不了了,捧了一捧水泼到他脸上,“顾寒寻!”之前那么冷淡的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镇南王府

    清晨洒扫的下人在院子里打扫,都不约而同放轻了手脚,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秦先生从青石小路上走来,一路看到下人们噤若寒蝉的样子,皱了皱眉,脚步一转去了主院。主院书房的灯还未歇,暖黄的光从窗纸上透出来,却带着淡淡的凉。

    门口的护卫进去通禀,返回来时脸上带着尴尬,“秦先生,世子说,他现在谁都不见!”

    秦先生冷哼一声,推开门口的护卫就要往里走。几个护卫对视一眼,连忙赶上来拦住他,“秦先生,还望不要让我们难做!”

    “我是他师傅,有什么事我自会一力承担!”

    几个护卫犹犹豫豫间,当真没有再上前拦他。

    秦先生怒气冲冲地推开门,就见一道黑色人影站在窗边。听到动静回头,是张淡漠寡情的脸,“我刚才应该让护卫传过话,我现在谁都不见!”

    秦先生反手关上门,冷笑一声,“不就是容敏郡主和顾国公成亲了吗?瞧你这天塌了的样子!”

    慕容岚皱了皱眉,强自抑制住将要喷涌而出的怒气,“师傅若是来说这些的,请回吧!”

    “你!”秦先生上前几步,“自从遇见容敏郡主,你就变得不像你了。为了她一再迟疑,一再更改计划,如今,就是连我这个师傅也不肯认了吗?”

    慕容岚转过身,“师傅多虑了!”

    “真是我多虑了吗?从前我进你的书房,何时需要通传?”

    慕容岚没出声,半晌又说了一遍,“师傅多虑了!”

    秦先生被他油盐不进的态度气了个仰倒,一挥袖子气冲冲地往外走。还没离开院子,就听书房门被打开,慕容岚冷声道,“今日守院的护卫放闲杂人等进院,拉下去打五十大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