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顾家军在天亮以后突然攻城。攻势迅猛, 上京城里的右卫军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地被破开了南城门。

    城墙上传令的的令官脸色煞白地退下城墙冲向王府,推开朱红色的大门, 就见王府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抓住一个奔逃的奴仆, 大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太子殿下呢?”

    那奴仆颤抖着手指向后院,半晌才发出声音, “殿下,殿下被人刺杀了!”

    令官怔愣着松开手, 踉跄着后退几步,知道大势已去。

    太子殿下被刺身亡的消息不胫而走。传到大街小巷时,正跟顾家军激战的右卫军更是没了斗志,纷纷弃械投降。而之前一直按兵不动的镇南军,也在顾家军攻城以后, 同时攻城,占据了一半的上京城,两军最终在皇宫门前相遇。

    象征着皇权的巍峨宫门, 重重屋宇,在夕阳的照耀下, 琉璃瓦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这一刻无上的权利, 似乎是唾手可得。

    慕容岚骑在马上, 侧头远眺半晌,才转过头来,缓缓抽出腰间悬挂的长剑,直指对面的顾寒寻,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顾国公,今日我们就做个了断吧!”后面的声音他压得极低,“不管是权势,还是厉飞瑶!”

    顾寒寻嗤笑了一声,懒洋洋地双手环胸,“从一开始,你就输了,不管是追逐权利,还是爱人!”

    慕容岚面色一紧,就听顾寒寻慢慢说道,“你对权利太过渴望,所以放弃了很多东西,我大概可以理解你渴望成功的心情。不过我这个人嘛,野心不大,唯一所愿不过是护住身边的人,如此,反而更加容易快活!”

    他转头,看向缓缓打开的宫门,“欲望遮蔽了你的眼睛,你以为所有人都是为着这至高无上的权利而来,却没想过,我可能只是想帮朋友拨乱反正而已?”

    鎏金铜钉的宫门打开,金色的御撵由十六名内侍抬出,面色憔悴但精神还不错的皇帝端坐其上。看到宫门口两军对垒的架势他神色不变,笑盈盈地道,“辛苦顾爱卿和慕容爱卿了。太子逼宫,乱江山社稷,多亏两位爱卿联手退敌,力挽狂澜!”一句话,就将此事下了定论。

    慕容岚眼瞧着顾寒寻脸上又深了几分的笑意,心知今日无法成事了,蓦然升出几分空荡荡之感。

    垂下眼,慕容岚终是跪在御驾前,“臣救驾来迟,请皇上赎罪!”

    浩浩荡荡的太子逼宫最终以太子身死,右京卫弃械投降告终。不过此事终究对皇帝的打击很大,没多久,皇帝传位于八皇子厉泽浩,自己搬去了行宫。

    继位大典以后,厉泽浩在乾元殿大宴群臣。作为朝廷新贵,顾寒寻刚携了厉飞瑶进殿,就有些大臣上前行礼问好。

    厉飞瑶不喜欢应付这些,打了声招呼便坐到了女席,隔着人群远远望着顾寒寻,心中满是不可思议。

    谁能想到短短几年时间,曾经被嘲笑的傻子会摇身一变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在各位大臣间游刃有余地周旋,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温和,威严又老练。

    正想着,面前晃过一片紫色的裙裾,一个明艳的女子亲亲热热地在厉飞瑶身边落座,“飞瑶!”

    厉飞瑶侧头,居然是好久没见的厉欣颜,她头上戴着繁复的步摇,却是做已婚女子的装扮。

    “你……”

    厉欣颜微微一笑,大大咧咧地说道,“那次宫变,我趁机去西南找到阿岚,便在那边成了亲!你没听顾国公说吗?”这事可以说在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顾寒寻不可能不知道。

    厉飞瑶略微一想,就猜到顾寒寻不说的原因,摇头失笑后就岔开了话题。

    “成婚以后你是待在上京还是跟着驸马去镇南王府呢?”

    厉欣颜理所当然说道,“当然是去镇南王府了。阿岚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厉飞瑶点点头,正要说话,那边和大臣寒暄完的顾寒寻走了过来,跟厉欣颜行了一礼,就牵着厉飞瑶离开。

    大殿中不乏年轻的朝臣和夫人,但是像他们这样,亲密无间地手拉着手的,实属少见。厉欣颜默默看着他们走远了,目光都不忍收回。虽然慕容岚待她很好,可是她总感觉两人之间似乎隔着什么。这种情不自禁的小动作他一次也没有过。

    想到这些,她惆怅地叹了一口,就听旁边一道低沉的女声笑道,“怎么,公主羡慕?”

    厉欣颜冷冷转头,就见厉青荷不知何时在她身边落座,目光也盯着那边的一对璧人,轻轻笑道,“我这妹妹也真是好命,不仅得显国公的宠爱,就连,”她用手帕捂住嘴,眼中露出阴冷笑意,“驸马爷,也倾心于她呢!”

    她仔细打量厉欣颜的脸色,却见她神色不变地端起茶杯喝茶,微感诧异,“你居然知道,知道你还执意嫁给慕容岚?”

    她见厉欣颜没有回应她的意思,眼珠一转,又笑道,“你当真甘心就这么放过她?明明已经嫁人了,还在外面招惹别人的夫君!”

    厉欣颜眸光微动,缓缓放下茶杯,直直看向她,“那你想怎样?”

    厉青荷这时才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公主,还请您附耳过来!”

    厉欣颜只在上京呆了几日,又去行宫看望了皇帝,就要跟慕容岚回西南了。此去一别千里,临行前约了厉飞瑶去她的别院喝酒。

    别院在城郊,之前厉飞瑶和西丽雅来过。乘着马车到了别院,她熟门熟路地走到主院,就见大厅里已经摆上了好酒好菜。

    “该是我给你饯行才是,怎么好意思让你请我呢!”话是这么说,她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

    厉欣颜白了她一眼,“别饯行不饯行的,听着就难受。今天你只当我是请你来喝酒的!这可是西丽雅上次送给我的一坛酒,我埋在地下,才挖出来的!”

    厉飞瑶凑上前去轻轻嗅了嗅,果然是一股子葡萄酒味,忍不住愤愤不平,“她怎么就没给我送一坛呢!”

    厉欣颜摇头失笑,举起酒壶给她满上一杯,“你今天就在我这里一次喝个够!”

    葡萄酒入口甘甜,可是后劲十足,两人你来我往不过数杯,厉欣颜就脸颊绯红,慢悠悠地趴在桌上。

    “飞瑶,我心里难受!”

    厉飞瑶正拿着酒杯,无意识地用指甲扣上面的花纹,闻言抬起头,就听她继续道,“曾经你劝过我,慕容岚不是良配,他有野心。我当时想着,我厉欣颜的男人就是要有野心,没野心的我还看不上呢!”

    厉飞瑶渐渐停下动作,看向她。

    “他想要的我都会努力帮他,可是他为什么要喜欢上你呢!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妹啊!”她又猛灌了一杯酒,“我一腔怨气不知道向谁发!可它日日夜夜烧灼着我的心,告诉我,我是多么可悲的一个女人!”

    厉飞瑶手中的酒杯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人也开始酸软无力,“欣颜,你……”

    厉欣颜冷冷看着她无力地委顿在地上,“我过的不好,我为什么又要让你过的舒心美满呢!”

    “放心,这不是毒药,只是一些让人筋骨松软的药……”

    等到地上的厉飞瑶没了动静,屏风后突然绕出个人来。她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意,围着厉飞瑶转了几圈,笑道,“我还以为公主会不忍心下手,可现在看来是我多心了!”

    厉欣颜刚才的醉眼朦胧转瞬不见,冷淡地落座,“现在你打算做什么?”

    厉青荷跟着在她旁边坐下,笑眯眯地说道,“厉飞瑶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我已经安排人从街上带了一些乞丐回来,喂了药都丢在旁边的房间里,等会就让我们尊贵的国公夫人好好享受享受吧!”

    厉欣颜没想到她打的是这个主意,手指一颤间,杯中酒水就洒出来一些,“我以为你只是想教训一下她!”

    “当然是教训,这难道不是刻骨的教训吗?难道公主觉得她还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吗?”

    厉欣颜默然良久,忽而一笑,“说的也是,有什么可同情的!”

    她给厉青荷倒了一杯酒,推到她面前,“既然达成共识,一起喝一杯吧!”

    厉青荷轻笑着将酒一饮而尽。

    两人又讲了些话,厉青荷却渐渐感觉到不对劲。她刚准备说话,手指一软,酒杯“咕噜咕噜”沿着桌面滚了下去,还未落地,就被一人伸手接住,反手放在了桌边。

    她眼珠也动不了,只用眼角余光看见,厉飞瑶从地上翻身而起。

    “你……”她想说“你没事?”可舌头软麻无力,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厉飞瑶懂了她的意思,“你是想问我怎么没事?简单,欣颜根本就没给我下药!”

    厉青荷瞪大眼,满是不可置信,她明明看见厉欣颜在酒壶里下了药,又给厉飞瑶倒的酒。

    厉欣颜拿起那个样式平常的酒壶,微微晃了晃,“宫中常用的夹层酒壶,没想到居然骗过了你!”

    她摇头冷笑,然后拍了拍厉飞瑶的肩膀,“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你回去吧!此去一别,可能很难再见到了!”

    厉飞瑶点点头,犹豫了半晌终是问道,“欣颜,你当真怪我吗?”

    厉欣颜定定看着她,片刻就别开了目光,苦笑道,“说不怪你是假的。可我也有我的骄傲,我不想变得跟厉青荷一样卑鄙无耻,我不会让灵魂都变得肮脏!”

    等到厉飞瑶转身离开后,厉欣颜重新走回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自酌自饮仿佛没看到脚下的人。

    等到一壶酒见底了,她才低咒一声,“我可真高尚!”她踹了踹躺在地上的厉青荷,“你刚才是想怎么对付飞瑶来着?我现在就送你去享受吧!”

    厉青荷现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厉欣颜召来仆从,将她扔到旁边的房间里,外面“咔擦”一声落了锁。身后,一股恶臭扑来,无数双手往她身上摸来。

    ……

    厉青荷躺在肮脏的地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屋顶,身体像死鱼一样,偶尔抽搐一下。

    又一个乞丐提起裤子从她身上站起来,无意中的一低头,就受惊般瞪大眼,“血,血……”

    厉青荷这才迟缓地感觉到,身下冰冰凉凉的,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她身体里流逝了。意识到是什么,她反而笑了,那是一种解脱般的笑容。

    鲜血的流逝带走了身体的热度。昏昏沉沉的时候,她脑中最后想起的,居然是成婚那日,顾寒寻噙着笑意,满脸喜色地掀开她的盖头,一双凤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快活!

    寒寻,寒寻哥哥啊~

    顾寒寻敏锐地感觉到,厉飞瑶自从厉欣颜的别院赴宴归来,情绪就一直不大好,问她也不肯说,一直闷在府里。

    采秋担心的紧,一直守在她身边。这日就去库房的一小会儿,回来就不见她的人影,急的连忙招呼下人,四处找人。

    窗外天色渐黑,下起了阵阵秋雨,雨水打在芭蕉上,沙沙作响。

    厉飞瑶坐在凉亭里,双脚翘起,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檐下落下来的水滴。

    不经意间一个回眸,就见一道修长的朱红色的人影,脚步匆匆地往亭子里走来。

    到了檐下,他收起伞。露出来的一张脸,眉眼俊逸,潇洒天成。他也没有问厉飞瑶怎么躲在这里,而是在她面前蹲下,十分自然地道,“走吧!我背你回家!”

    听到他这句话,萦绕在厉飞瑶心间许久的郁气似乎都散了。她勾了勾唇,坏心眼地跳到他背上,“那你可要背好我呀!”

    顾寒寻轻轻一笑,将伞递给她后,就迈步走进雨中,一步一步走的沉稳安定。

    厉飞瑶正伸手绕着他鬓角的一缕发丝,就听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瑶宝,你还记得有一次下雨天,我在书院背你吗?那时我就想着,背你一辈子才好!”

    厉飞瑶的动作猛然停住,良久,将他搂的更紧了些,“嗯!”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文已完结,后面还有一篇番外奉上。新文将于下周一(7月8日)开文,感兴趣的可戳专栏收藏~

    新文《宝福攻略(重生)》欢迎收藏~~

    上辈子正值碧玉年华,萧宝福却死在了和亲路上。重生回来,萧宝福将目光瞄向了体弱多病,随时会一命呜呼的皇帝——

    萧宝福:入宫好啊!生了崽我就是太妃,不生崽我就是住在太庙里的太妃!

    不曾想,旁边却早有人暗搓搓地盯上了她——

    苏沉央:想勾引病秧子,他有我玉树临风,有我身强体壮,有我……这样爱你吗?

    阻挠萧宝福成妃的路上,不仅有旗鼓相当的女人,还有阴险狡诈的狗男人!

    【萧宝福篇】

    前世已经见识过苏沉央杀人如切瓜的狠厉,旁边那个温柔和煦的帝王怎么看都比他顺眼。可皇城的世家小姐不知道怎么都纷纷看上他!难道瞧不见他看过来的眼神是多么凶狠吗?!看,他又瞪她了!

    【苏沉央篇】

    人人都道他苏沉央芝兰玉树,智计无双,一身完美皮囊引得京中无数少女趋之如骛。却鲜有人知,他拢在宽袍大袖下的手背上,有个女人留下的狰狞疤痕。他是剁了她好呢还是剁了她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