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反派她貌美如花(穿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入了夜, 上京城渐渐下起小雨来,登门道贺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厉青荷坐在靠窗的美人榻边, 看着管家着急地指挥小厮们将朱红色的聘礼箱子往侧厢房里搬, 嘴角浮现出嘲讽的笑意,她这逼仄的小院还有地方装这些聘礼吗?

    管家一抬头看到坐在窗边的她,脸上堆出个满是褶子的笑容, “奴才跟大小姐道喜了!这显国公府送来的聘礼实在太多了,可见小姐在顾世子心中地位不一般啊!”

    厉青荷面无表情地将窗扇合上, 隔绝了窗外羡慕的,嘲讽的,看戏的眼神,游魂般走到床榻边。

    整个睿王府似乎都在庆贺这场和显国公府的联姻,每个人脸上都是或真心或假意的喜色, 只除了,她自己!

    窗外的家仆闹出的动静不小,厉青荷皱了皱眉, “红霞,让他们小点声音!”

    往常她是不敢对管家指手画脚的, 只是现在……

    她听到红霞打开门走了出去, 细声细气地跟管家说道, “小姐在休息,劳烦管家稍微小点声!”

    看不到管家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一叠声应着,“好好, 我们马上就搬完了!”她缓缓闭上眼,沉沉坠入梦乡里。

    梦里她似乎回到了崇德书院,从白色的石子小路走过去,一路分花拂柳,到了洞开的轩窗边,窗户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声音舒朗悦耳。

    她心中一喜,往前快走几步,就见临窗的书案边,坐着一个白衣翩然的少年。她忍不住笑着唤道,“寒……”

    少年应声转过头来,却是顾寒寻,“怎么了,青青?”

    厉青荷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起来,犹自被梦中场景所吓,不自禁地颤抖着。遮的严严实实的床幔被人从外面掀开,一只修长的手探进来,摸了摸她汗湿的额头,轻声问道,“做恶梦了吗?荷儿?”

    厉青荷怔忪地抬头看去,看到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猛地扑到他怀里。

    “寒江,我不想嫁给顾寒寻,你带我走好不好!去哪里都行,只要不嫁给顾寒寻!”

    顾寒江眼神幽暗,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好声好气地哄道,“荷儿,别任性!我为了我们两人的将来,隐忍良多,而你也该如此。现在顾寒寻正是恋慕着你,嫁给他以后,你才更有机会除掉他。以后,就没人能阻挡我们在一起了!”

    厉青荷还是有些担忧,“可是你的父亲显国公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顾寒江侧头吻了上她的嘴角,“别担心,等我成了世子,成了显国公,就没人能左右我的决定!”

    厉青荷嘤咛一声,双手搂上他的脖子,闭上眼喃喃道,“寒江,寒江,你要了我吧!”

    顾寒江眼中光芒闪动,只是克制地抱紧她,满脸歉意,“不行,荷儿,我不能这么委屈了你!况且我们谋划这么久,不能在这件事上给人留下把柄。等到你和顾寒寻成婚,成婚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厉青荷缓缓抓紧他的衣摆,脸色戚戚,只觉得满心委屈,既是因为她悲壮坎坷的爱情,又因为两人迷茫未知的未来!缓缓搂紧了顾寒江。

    外面锣鼓喧天,喜气洋洋。那人将手伸过来时,厉青荷犹豫了半晌,没有将自己的手放上去。

    幸而旁边的喜娘说道,“世子,这不合规矩!”

    没听到顾寒寻出声,但是半空中的手不退反进,强硬地拉住厉青荷的手,“我的媳妇,我想牵着她进洞房!”

    喜娘心想,这果然是个傻的,但碍于他尊贵的身份,还是喜笑颜开地说道,“哎哟,世子和世子夫人感情好,这是天大的福气啊,快送入洞房吧!”

    厉青荷听得旁边不断的恭祝声,眼中却一片冰凉,任由顾寒寻拉着她的手走向布置好的婚房。

    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了,然而路过旁边一双雪白的靴子时,她心中一跳,脚步还是不自觉慢了慢,她心中默念了一声,“寒江……”

    等到闹洞房的人都退出去了,厉青荷还是垂着眼,盯着自己的脚尖。

    头上的发冠微微一动,她惊慌地抬眼,就见顾寒寻立在面前,有些无措地收回手,“我,我只是想帮你把发冠取下来!”

    厉青荷嗫嚅了一下,眼角余光瞥到旁边侍立的嬷嬷,知道这是显国公怕自己儿子不懂,专门安排的教习嬷嬷,但还是令她深感耻辱。

    咬了咬唇,她轻声说道,“这位嬷嬷,可以出去吗?我……”

    嬷嬷当她拉不下面子,笑盈盈地行了一礼,“少夫人别害羞,夫妻人伦开枝散叶是人之常情,老奴只是在旁边指点。出了这道门,什么都不会多说!”

    厉青荷转而看向顾寒寻,“寒寻哥哥……”

    顾寒寻压根不知道接下来是要做什么,但是看到她委屈地红了眼,便顺着说道,“张嬷嬷,你出去吧!”

    听到世子发话,张嬷嬷犹豫了一瞬,又叮嘱了一句,“那,劳烦世子夫人多主动些!”就退了出去。房间了霎时只剩下他们两人,厉青荷的紧张感淡了一些。

    今晚她本是准备蒙头睡觉混过去,可她也知道张嬷嬷没走远,就在门口守着。不看到两人圆房,怕是不会轻易离开。

    于是她思索了一会儿,一咬牙就将顾寒寻推倒在床榻上。放下金钩,拉上床幔,思索着顾寒江教给她的,坐到了顾寒寻身上,抖着手解开他的外跑。

    顾寒寻满脸不解,微微抬起脖子想开口,就被厉青荷一把捂住嘴。

    她的指尖有馥郁的香味,顾寒寻只嗅了瞬息,便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勉力睁开眼,想抵住这股困意,可终究沉沉睡了过去。

    厉青荷一屁股瘫坐在旁边望着他的脸发呆,床幔忽然被人掀开。

    她吓了一跳,惊惶地转头看去,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时,眼泪顺着她洁白的脸颊缓缓滑落。

    顾寒江笑着亲了她一口,凑到她耳边耳语,“做的好,我的小姑娘!现在,”他缓缓挑开她衣襟的系带,“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了!”

    厉青荷没想到他初时给她迷药是打算做这个,有些着急地按住他的手,连连摆头,“不行,嬷嬷在外面!”况且,他名义上的夫君还躺在旁边啊!

    顾寒江看了看旁边睡死过去的顾寒寻,掩住眼里一闪而逝的得意和讥讽,将厉青荷推倒在喜床上,“不这样,你觉得可能蒙混过关吗?放心,这事,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

    张嬷嬷听着房里传来的动静,老脸上笑出一朵花。这样子国公爷就能放心了,用不了多久估计就能有小孙孙了

    翌日,厉青荷是在顾寒寻怀里醒来的。看着对面那张毫无防备的睡颜,她心里闪过短暂的心虚,可想到昨晚的销魂蚀骨和被爱人所拥有的满足感,很快就将这点心虚冲淡。

    她推了推顾寒寻,“寒寻哥哥,起来了,我们还要去敬茶!”

    张嬷嬷听到房里的动静,带着丫鬟进来收拾。当看到狼藉一片的床榻和元帕上的点点红梅时,她会心一笑,连声招呼着丫鬟来换寝具。

    等两人收拾妥当以后,就去了大厅。

    向来有早起练剑习惯的显国公顾昀已经练完了一套剑法,正坐在大厅里喝茶。抬眼时看到廊下携手而来的一对男女,他微微眯了眯眼。

    站在后面的张嬷嬷上前几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顾昀点点头,将目光落在顾寒寻身上,随后又看向旁边的厉青荷。

    厉青荷脚步微顿,在这如炬的目光下,莫名心跳如雷,只能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昨晚的事,没人会知道。

    所幸顾昀的目光很快又回到了顾寒寻身上,“府里就这么几个人,敬茶也不是什么紧要事,你们可以多休息一会儿的!”

    顾寒寻听不懂父亲的言外之意,厉青荷却是红了脸,偷偷看向顾寒江的方向。

    顾寒江正低头喝茶,没有向她的方向看上一眼,她心里空了空,垂下眼,恭敬地回道,“谢谢父亲体恤!”

    两边的丫鬟奉上茶,顾寒寻和厉青荷依着规矩上前敬茶,顾昀轻抿了一口,就细细叮嘱了一些事。

    厉青荷默默听着,忽然就想到顾寒江曾经说过,显国公对他漠不关心的话。可是看着此刻的显国公,一脸都是为人父的慈爱担忧,哪里有对着顾寒江的漠然。

    她心尖一动,密密麻麻的心疼起来。

    叮嘱完顾昀就站了起来,旁边的方氏也连忙跟着站起,“老爷?”

    顾昀没有看她,而是对顾寒寻说道,“我是为着你成亲的事回来几日,马上又要赶去西北了,你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厉青荷,“和青荷好好过日子,早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

    此后的日子平淡如水般,厉青荷只有偶尔和顾寒江在假山相会,才能感受到短暂的幸福。她知道自己对不起顾寒寻,可是只能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饮鸩止渴般贪慕着顾寒江给予的快乐。

    这日,她们像往常一样,在假山里私会。顾寒江懒洋洋地坐在铺垫在地上的披风上,看着厉青荷跪坐着,细细整理完衣襟,又用手指梳理散乱的头发,忽然出声,“荷儿,我们的机会来了!”

    厉青荷一愣,回头问道,“什么机会?”

    顾寒江倾身用拇指摩擦她殷红的嘴唇,低低笑道,“我接到消息,父亲在西北中了流矢,伤情严重。如今,正是我们的大好机会!你只需要……”他在她耳边轻声讲了几句,厉青荷听完脸都白了。

    “不行!”

    顾寒江眼神有一瞬间的阴沉,但很快他又勾着唇角笑道,“荷儿,你是怎么了!这不是我们一开始就商量好的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意了,你莫不是对顾寒寻……”

    厉青荷急急打断他的话,眼圈都红了,“你说的是些什么话,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我若,若不是心悦你,怎会做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来!”

    顾寒江一脸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是我的错,我只是有些嫉妒罢了。你是顾寒寻名正言顺的妻子,我却只能跟你偷偷摸摸的在假山里相会,你明明是我的女人啊!”

    厉青荷低着头垂泪,“我也想跟你堂堂正正在一起!”

    顾寒江轻轻摸着她的头发,“所以,荷儿,你不要心软!对顾寒寻心软就是对我们两人心狠!”

    他又看向她的小腹,“而且以我们私会的次数,说不定你现在肚子里都怀了我的孩子,你难道想让他认顾寒寻做爹爹吗?”

    厉青荷眼簌簌落下来,但总算没有再说拒绝的话了。顾寒江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就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白瓷小瓶,“这药无色无味,你悄悄下在顾寒寻的水里,每日一次。不过三五日,他就会像感染风寒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了!”

    厉青荷看着瓷瓶,眼中神色渐渐从动摇变的坚定,颤抖着手接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们看到这里。因为是我的第一本书,很多设定及情节都不完善,但是很感谢大家的支持。下本书,我会努力的,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