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强暖婚之夫人太张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28章 大结局(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静文穿着居家服和旅游鞋,背着一些斜跨小包悄悄跑了出来。

    傅羽蒙的车就停在楼前,静文一下楼,便匆匆上了她的车,车绝尘而去。

    傅羽蒙侧眸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睡衣,满意的勾了勾唇角,看来,她果然没有把此事告诉秦念,也可见她出来的如何匆忙。

    “莱莱在哪?我不许你伤害她。”静文面色铁青。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两人姐妹之情二十几年,她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伤害自己。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莱莱的,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傅羽蒙轻巧的转动方向盘,一脸得意。

    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母女二人,不仅不会伤害,我还会送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只是要麻烦你写一封信,就说你还是很想念莱莱的爸爸,莱莱也很想念他,所以你们要回去找他,今晚,我会送你跟莱莱去一个小岛,那里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住处、佣人,你们就好好的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等我和晋扬结婚之后,我自然会放你们出来,但是,你们不能再回到t市,除了这里,去哪都行。”傅羽蒙兴奋的滔滔不绝。

    一想到未来的幸福生活,一想到自己可以成为席太太,她就兴奋的要命。

    静文沉默了几秒,勉强的点了头,“好,只要你不伤害莱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会保证你们母女的平安。”傅羽蒙眼底闪着光亮,为自己这招险棋而庆幸。

    她算准了,静文一定会为莱莱放弃席晋扬,现在这样的结局,可谓是皆大欢喜了。

    傅羽蒙开车带着静文去了郊区一处安静的仓库,莱莱就被关在里面。

    静文走进去的时候,只见莱莱被捆在角落里,仓库中央,几个高大的男人正在打扑克,她认得出,就是这几个人抢走了莱莱。

    “莱莱,妈妈来了。”她朝着莱莱快步跑去,莱莱看见飞奔而来的妈妈,眼底含着泪水,又惊又怕,“妈妈,你也被坏人带来了吗?妈妈,你快跑,不要管我。”

    小小的年纪,说出这样让人心疼的话来,静文冲过去,一把将她拥入怀中,静静的抱了一会,感受到她真的在面前,在自己怀里,才忙不迭的帮她解开绳子,看着她手臂和身上的勒痕,默默的掉着眼泪。

    “看好她们母女。”傅羽蒙手里拿着静文的包和手机,对着几人吩咐着。

    “您放心,我们拿钱就是做事的,绝对不会出差错。”几人中的头领邪邪一笑。

    这傅羽蒙谁不认识啊,可是大明星,没想到,她还会做出这种事来,果然娱乐圈里没几个干净的人。

    不过,这些事也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只管收钱办事。

    “晚上送她们离开,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知道了吗?”

    “知道。”

    傅羽蒙这才点点头,放心的走到静文面前,递给她纸和笔,“按我们刚刚说的写好信,晚上我送你们离开。”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静文看着地上的纸笔,无声的抿了唇,眼底划过一抹坚定。

    深夜,星空中泛着点点星光,几个大汉带着静文母女驱车直奔港口。

    这个港口很荒凉,基本上已经被弃用了,现在,船舶基本都停在新建的港口。

    静文抱着莱莱,面色镇定,莱莱紧紧的趴在妈妈怀中,甚至忘记了害怕,无论去哪里,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有妈妈在身边就好。

    几人赶到船边,傅羽蒙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她看着抱着孩子的静文,幽幽一笑,“信呢?写好了吗?”

    静文点了头,从口袋里拿出信纸,递了过去。

    傅羽蒙打开手电,借着微弱的光芒,细细查看,确认没有任何不妥之后,点了点头,“好了,带着她们去岛上,看好她们,对任何人不能透露一丝风声。”

    “是。”大汉们押着母女二人朝船走去。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亮了起来,十几名警察齐齐冲了过来,将众人包围,qiang口对准了大汉以及傅羽蒙。

    大汉们知道,绑架是大罪,袭警却是要命的,哪里敢反抗,纷纷蹲下,手高高举起,傅羽蒙愣怔的站在那里,惊恐的瞪大眼睛。

    “静文、莱莱!”席晋扬冲了过来。

    莱莱挥着小手,“爸爸,爸爸,我和妈妈在这里。”

    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秦念和璟睿从警车后走了出来,看着三人,眼底满是欣慰。

    傅羽蒙和大汉们被警察带走了,静文走到秦念面前,握住她的手,“念念,这次谢谢你了,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和莱莱不会这样轻易的脱险。”

    秦念反握住她的手,“不必谢我,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亲人,我真心希望你和晋扬哥还有莱莱能够幸福快乐。”

    原来,静文接到傅羽蒙的信息,深知她不怀好意,便把此事告诉了秦念。

    秦念让她沉住气,假装谁也没告诉,跟着傅羽蒙离开,否则莱莱一定会有危险。

    静文离开之前,秦念取下身上的迷你定位器,别在了静文的内衣上,这个追踪器是璟睿为她量身定做的。

    本来,她并不想戴着,但璟睿说他之前执行任务,怕被报复,还是带上些安心,无奈,秦念只能每天戴在身上,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大用处。

    傅羽蒙绝对不会想到,穿着睡衣匆忙赶来的静文,身上竟会有定位追踪器,她只是把静文的手机和包拿走了,却忘了应该搜身。

    定位追踪器不仅可以定位,还可以接收到静文身边的声音,秦念把傅羽蒙的计划听得清清楚楚,报警之后,协助警察将所有人一网打尽。

    第二天,傅羽蒙绑架的事上了新闻,所有人都震惊了。

    天啊,她不是江天羽的女朋友吗?不等着嫁入江家,偏又去蹚席家的浑水?莫不是疯了?

    江太太看到新闻的时候,正和儿子江天羽坐在餐厅里吃饭,她喝了一口牛奶,淡淡道,“天羽,你看,这娱乐圈就是乱,这明星竟然去绑架,哎。”

    江天羽没有说话,妈妈又怎会不知自己和傅羽蒙在一起的事呢?在傅羽蒙家里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过那枚玉镯,是妈妈珍爱的,价值不菲,便瞬间明白了。

    妈妈用那枚玉镯,收买了傅羽蒙,虽然她还在自己身边,可却从没想过永远跟自己在一起。

    他清清楚楚的明白一切,却没有挑明,只想给她一个机会。

    从那之后,她的资源果然好了起来,那些资源不是自己给她的,那么就只能是妈妈帮她找的了。

    他本以为,终有一天,她会忘记席晋扬,可没想到,她竟然为了席晋扬做出这样的错事,到底,自己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席晋扬才是一切。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切,都该结束了,守着这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只是轻贱自己罢了。

    江妈妈暗中观察着儿子的神色,见他释然的吐了一口气,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儿子从小便理智而克制,就算他再喜欢傅羽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她,这次,两人算是彻底结束了。

    傅羽蒙被关押的第三天,傅静文去看她。

    傅羽蒙面色憔悴而苍白,整个人惴惴不安,她见到静文之后,干脆的跪倒在地,“静文,静文我知道错了,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

    傅静文眉眼间全无波澜,“你伤害了我,伤害了莱莱,伤害了我们之间这么多年来的姐妹之情,你触犯了法律,我绝对不会姑息你,法院判你多少年,你变接受吧,希望你在狱中好好改过自新。”

    傅羽蒙不可置信的望着她那张决绝的面孔,“静文,你那样善良,对我那样好,你一定不忍心让我坐牢的对吗?我求求你了,去求席晋扬,去求璟睿,让他们想办法把我放出去。”

    “不,别说他们没有这个权利,就算有,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做,傅羽蒙,你做了恶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次我绝对不会心软。”静文的手攥得紧紧的。

    一想到女儿每晚都在做噩梦,都在喊着妈妈救我,她就心痛不已,生怕女儿会再次回到自闭的状态,生怕再过那了无希望的日子。

    “傅静文!你就是伪善!你去做什么志愿医生,救助那些根本不认识的人,却不肯帮我,我们可是堂姐妹,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的!”傅羽蒙叫嚣着。

    “是,我们是堂姐妹,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可那又怎样呢?当你狠心绑架莱莱,当你不顾多年的情分逼我离开晋扬的时候,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静文风淡云轻的挑眉,这个女人,已经不配让她同情,不配让她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如此对我!为什么席晋扬宁愿要你这么个二手货,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好恨好恨啊!我努力的往上爬,让自己看起来耀眼,为什么,他还是不爱我!”傅羽蒙死死拉扯着头发,眼瞳猩红。

    “老天爷对你不薄,你我一样,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你童年比我凄苦一些,可爷爷奶奶一直在资助你,我也一直在帮你,后来,你更是在秦念的帮助下成了模特,又在奶奶的支持下成了大明星,你本可以越来越耀眼,本可以找一个深爱的人结婚,幸福一生。可你错就错在放不下过去,非要纠缠一个不属于你的人,我听说,你本来和江少在一起,可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晋扬?是你太过贪心,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不会同情你,也不会帮你,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静文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了,只留下傅羽蒙捶着胸口,凄厉的哭喊。

    或许是静文的话给了傅羽蒙启示,她想到了江天羽。

    他爱她,他一定会帮她。

    费劲千辛万苦,才把信息传给了江天羽,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准备去看看傅羽蒙。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两人在一起这么久,结束了,总该说清楚,也不枉自己真心喜欢她一场。

    傅羽蒙洗了脸,用手指捋了捋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状态好一些。

    她被带到了江天羽面前,看着他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容,心里咯噔一下。

    他不应该心疼自己吗?为什么是这幅样子?

    “天羽,我……我真的好害怕。”她娇滴滴的开口。

    每次,无论她想要什么,奢侈品或是某个资源机会,只要这样求他,他都会答应。

    “你要见我,有什么事?”他的声音很平很淡,仿若两人只是陌生人一样。

    “天羽,你……”她愣住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喷涌而出,“你别误会,我只是气不过傅静文那么命好,我……我没有别的意思。”

    “好了,傅羽蒙,别再骗我了,我知道,你心里从来都只有席晋扬,我以为我可以让你爱上我,或许是我太自信了,现在我明白了,无论我为你做多少事,你都不会安心跟我在一起,不,应该这么说,你从没想过我们的未来。”

    “不,天羽,你听我说,我……我和喜欢跟你在一起,我当然想过我们的未来,只要你想办法救我出去,我们就一定有未来。”她说着拙劣的谎言,这种时候,她只能孤注一掷。

    江天羽看着她,突然笑了,“傅羽蒙,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当你收下我妈妈那枚玉镯的时候,你就已经放弃了我们的未来。”

    什么?!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傅羽蒙惊呆了,摇摇头,再摇摇头,“不是的,天羽,我没有办法!江太太找到我,逼我离开你,我能怎么样?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我也想跟你结婚,可我没有办法!”

    “你可以没有办法,但你至少可以拒绝玉镯,你可以把一切告诉我,你可以依靠我,但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只是收下了玉镯,开始安心接受我妈妈安排给你的所有资源。”

    江天羽只是平铺出事实,语气里没有任何波澜,他已经认清事实了,就算心里难过,也会逼自己忘记。

    他一直是理性的人,就算很喜欢她,也不代表没有她就不能活。

    傅羽蒙痴痴的看着他,突然笑了,“你只会指责我,可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我从来都不觉得,你宠我,就像宠一只宠物一样,你指责我不曾想过我和你的未来,你又何曾想过?你妈妈找我谈话,不肯接受我,可我有什么办法?难道你会为了我离开江家,不要江家的财产吗?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抓住最后的机会,让自己越来越有名,而不是以卵击石,那真是太傻了!“

    江天羽静静的听着她说,目光突然柔软了下来,“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为了你跟家里决裂?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像席晋扬为了傅静文那样为你争取一切呢?我之所以对你淡淡的,因为我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身上,我不想让自己陷的太深,也不想让你看轻我,但我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我要娶你,不顾一切,可是你,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他的唇角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这一辈子,他只有这么一次不理智,只有这一次,他想疯狂一次,真可惜,他还是没有机会。

    傅羽蒙彻底蒙了,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再摇摇头,“你骗我,你不可能想娶我,更不可能为了我违背家里。”

    “羽蒙,是你没问过我,你也没有试图过走入我心里。”他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这是我在国外买下的一处房产,早已按照你喜欢的风格装修了,我早就想好,若是家里真的不接受,我就带你走,这些年来,我手里还是存下了一笔款子,足够我们重新开始了,只可惜,我计划好了一切,你却从未想过和我生活在一起。我真心爱过你,但现在,你做出这样的事,我也明白了,你心里只爱席晋扬。我努力争取过了,但我不后悔,今天,我是来跟你告别,跟我们那段感情告别的,从今天起,我会深藏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回忆。你保重。”

    他挥挥手,准备离开,只听背后一声凄厉,“不!天羽!不要放弃我!我想跟你在一起,你救我出去,我们在一起,还来得及!”

    他没有回头,为什么,她永远都不懂自己的心思?

    “我可以原谅你作任何事,除了这件,若是你因为其他事情犯罪入狱,我一定会等你出来,可是你为了别的男人入狱,我没办法接受,羽蒙,你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了。”

    说完,他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只留下傅羽蒙凄厉的喊叫着,疯了一般。

    她不敢想象!无法想象!她那样期盼着嫁入豪门,原来,她一直有这样的机会!

    傅羽蒙疯了,就在她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那天,从监狱转到疯人院,自此,她的人生只剩下混沌。

    席晋扬和静文坚持在一起,无论遇到怎样的阻力。

    席妈妈屡次上门,都被傅家二老挡了回去,她不敢惹怒傅家,最终只得默认了这个事实。

    席爸爸叫嚣着,若是儿子胆敢娶傅静文,就让他滚出席氏,滚出席家。

    席晋扬果然滚了,他在傅家和纪家的支持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准备和静文一起白手起家。

    这年春天,两人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婚礼,在一个毫不知名的教堂。

    两人只请了最亲近的人,最亲近的朋友,来参加婚礼的只有二十几个人,对两人来说,却足够了。

    莱莱和小端木是小花童,两人跟在新郎新娘身后,洒着竹篮里的花瓣,秦念和璟睿分别抱着女儿和儿子,静静的看着这一场简单却又无比幸福的婚礼。

    静文和晋扬互相望着对方,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誓言,在一起的路,他们走了很久,走得好辛苦,可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放弃过对方,他们永远深爱着对方。

    在两人结婚半年后,席家还是接受了二人,能怎样呢?席家爸妈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难道真的老死不相往来吗?除了妥协,还能怎样?

    那时,静文已经怀孕2个月了,得知这个好消息,席家爸妈高兴坏了,两人盼着当爷爷奶奶盼了很久了,终于马上就要实现这个心愿了。

    ------题外话------

    大结局(下)会很晚,明天再看吧,嘿嘿,别熬夜了宝贝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